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消失的終章
消失的終章 連載中

消失的終章

來源:idejian 作者:眼睛瞪得像銅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偉 羅小剪

爆款懸疑小說「俱隕」完結在即,作者卻遭人謀害,小說的結局也隨之消失
然而,隨着案件的調查,小說里的罪案一件又一件照進了現實,是有人模仿作案,還是巧合?嫌疑最重的羅小剪,除了是死者的責編,她和死者還有什麼隱秘關係?十五年前的家暴致死案,又和現在發生的案子存在什麼聯繫?擺在卜垚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謎題,但在揭曉真相後,他發現,有些秘密不說穿,反而皆大歡喜
關鍵詞:懸疑小說照進現實、貓系責編VS犬系刑警、神反轉、家暴、灰姑娘慘死王子之手(現實版血腥童話)展開

《消失的終章》章節試讀:

第四章:消失的結局


第四章:消失的結局 返回局裡後,卜垚趁着午休時間,繼續翻看《俱隕》的第二十三章: 「鈿鈿,我感覺自己活着就是一個負擔,你的大負擔!」 剛做完透析,魏秀萍全身乏力地靠在病床上,看着女兒魏鈿鈿悉心給自己擦拭身上的汗漬,她眼眶一紅,又說起了喪氣的話。 「媽,你才不是我的負擔,而是我的依靠。」 魏鈿鈿轉身放下手帕,順手拿起床頭柜上的一束鮮花,遞給了母親,「媽,你快聞聞,香嗎?這是蘭姐專門為你做的插花作品,她說最近打算開個花藝沙龍,會有插花、茶藝、繪畫等項目,讓我有空就過去玩,不收我的錢。」 「香!」 魏秀萍抱着鮮花聞了聞,破涕一笑。 少頃,她又感慨道:「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你和她年歲相當,但她兒子都兩歲了,你卻還單着。」 「要是你能像她那樣,找個對你好,家世又不錯的男人就好了。」 聞言,魏鈿鈿微微蹙眉,小聲嘀咕:「哪有你想的那麼好,不過是表面風光罷了。」 「阿嚏!阿嚏!」 正坐在客廳里插花的沈蘭猛地打了兩個大噴嚏,剛要起身去抽紙巾,就見自己的老公陳俊中帶着一身酒氣推門而入。 「別把空調的溫度開那麼低,小心着涼。」 走到沈蘭身旁,陳俊中輕摟着她關切一句後,就朝二樓走去。 香水味? 在他轉身之際,沈蘭清楚地聞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水味從他的脖頸間散發出來,透着挑釁的氣息…… 不知是自己多疑,還是心神不寧產生的幻覺,這幾日,沈蘭總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可當她回頭探尋時,又沒有瞧見可疑的人影。 「大嫂,你今天打扮得可真性感!」 就在她走到花店門口,正要進去時,身後傳來了小叔子陳文中的聲音。 如往常一般,沒個正經。 但這次不同的是,他打量沈蘭的眼神絲毫不加掩飾,大刺刺地盯着她的低胸領口,久不移目,令她渾身不適,理都沒理他,就一頭鑽進了店裡。 「大嫂,你今天是要去約會嗎?跟我大哥?」 陳文中跟隨而入,趁着店裡的員工忙着打掃衛生沒注意這裡,貼着沈蘭亦步亦趨。 沈蘭沒有理會他,努力與他保持距離,但又不敢太過明顯,以免引起店員的注意。 陳文中見狀,越發大膽,伸手在她背上回來輕撫,又對着她的耳朵小聲說道:「可惜大哥晚上要去陪其他美女,沒法跟你約會,要不,我請你看電影,然後告訴你我大哥的新歡是誰。」 「我沒興趣知道!」 沈蘭冷聲回應,又一把扯開他的咸豬手,向就近的一名店員走去,「小羅,為花藝沙龍準備的那批鮮花到了嗎?」 「嘖!」 對着沈蘭婀娜的背影好一陣剔抽禿刷,陳文中才悻悻離去…… 看完這章後,卜垚放下了手機,又揉了揉眼睛,感覺用手機看小說實在費眼,比他在犯罪現場尋找可疑足跡還要累。 「說起足跡…王偉屍體被找到的那個垃圾庫外面,確實有不少足跡和車輪印,那麼,屍體是被兇手扛着走過去扔掉的,還是用車子載過去的?」 想到此,他立馬給痕檢科的同事打去電話,詢問可有發現垃圾庫外的可疑腳印或車輪印。 「還在查,那裡的取證條件實在太差,光是車輪印都分辨出了好幾十種,形形**的車輛都有。」 痕檢員袁方的聲音透着疲憊,卜垚推測,對方估計熬了一整宿。 「形形**的車輛都有?可其他車輛去哪裡幹嘛?」卜垚疑惑道。 袁方打趣:「反正不是去看風景的。」 卜垚想了想,又說:「你把在那裡有過停留跡象的車輪印挑出來,再把諸如垃圾車之類的車輪印排除,把剩下的車輪印所對應的車輛型號發我。」 「好的,沒問題。」袁方爽快答應。 掛了電話,卜垚又點開了《俱隕》,但沒有繼續往下看,而是一頁一頁回頭翻,並喃喃自語:「以目前的劇情來看,都是在做鋪墊,交代出了一些重要角色,而關鍵似乎在沈蘭的身上,這名看似家庭美滿的年輕闊太,實際過得並不幸福,老公有出軌的嫌疑,小叔子對她又虎視眈眈,同時,她與魏秀萍的女兒算是閨蜜。」 「這兩個女孩看似身份相差很大,但他們其實有着相似的處境。沈蘭和老公門不當戶不對,嫁進來後就出現了各種問題;魏鈿鈿的母親身患重病,為了給母親治病,她輟學打工,日子過得很辛苦。前者物質豐沛,但精神空虛;後者物質缺乏,卻有着寶貴的親情。」 「所以,二人能成為朋友,不只是年齡相近。」 「魏鈿鈿曾提醒沈蘭提防她的小叔子,而沈蘭也察覺到,自家小叔子對自己有一些齷齪的覬覦。她還發現自己似乎被人跟蹤了,那跟蹤她的人會是小叔子嗎?」 帶着這個疑問,卜垚直接翻到最後一章,發現劇情卡在了一個關鍵點,那就是書里的警方在沈蘭的家裡發現了新的線索。 「什麼線索?沈蘭是死者還是兇手?」 由於只看了開頭和最後一章的結尾處,卜垚尚不清楚,沈蘭的命運走向,只是被最後卡章的內容弄得疑惑好奇。 「看來,答案都在羅小剪尋找的終章里。」 想到羅小剪,卜垚就忍不住回想起了二人上次告別時的場景。 就在他丟下那句充滿潛台詞的話後,羅小剪沒說什麼,而是指向了他的身後。 卜垚好奇轉身,並未看到什麼可疑的東西。 而等他回頭時,羅小剪才一本正經地告訴他,剛才有隻蟑螂從他身後竄過。 他當即倒吸了一口涼氣,又在羅小剪充滿戲謔的凝視下,迅速恢復淡定…… 「呵!故意捉弄我?」 卜垚錯了錯後槽牙,隨即點開手機通訊錄,準備撥出劉敏波的號碼。 卻不想,對方先打給了他。 他立刻接起,「喂!找到《俱隕》的終章原稿了嗎?」 「沒,王偉的電腦壞了,但還沒找到壞的原因,得抱回去給技術部檢查看看,才知道還能不能再開機。」劉敏波略顯頹然地說道。 「哎!這電腦一壞,許多東西都查不到了。我仔細檢查過王偉的家裡,發現生前沒有用紙筆的習慣,恐怕重要資料全都存在電腦里。」他接着又嘆氣道。 「照這麼說,《俱隕》的結局也隨之消失了?」卜垚皺眉。 如果王偉只用電腦寫作,那原稿算是暫時丟失了,就看能不能修好電腦,再找出終章的原稿。 可這電腦壞得是不是有點兒巧? 那有沒有可能,是電腦早就壞了,壞在王偉寫出終章以前? 「你再仔仔細細地搜查一遍,看王偉有沒有留下什麼紙質資料。」 向劉敏波叮囑一句後,卜垚便掛了電話,然後給羅小剪撥了過去。 「抱歉,沒有找到《俱隕》的終章,王偉的電腦壞了。」 「壞了?」 羅小剪驚訝地拔高了嗓音。 「怎麼會壞掉?」 跟着又低喃了一句,似是在問卜垚,又似在自言自語。 「除了電腦存檔,王偉還有手寫稿嗎?」卜垚向她確認。 「應該沒有,他寫字跟狗爬似的,所以特別抗拒用手寫。」羅小剪說道。 卜垚又說:「王偉的電腦會抱回局裡讓技術人員進行檢查,如果能修好,就能找到終章的原稿了,不過,我們還會繼續搜查其他地方,萬一他有紙質原稿呢?」 「那就麻煩你們了。」羅小剪由衷道謝。 儘管知道這種可能性不大。 菠蘿的電腦壞了,他為什麼沒告訴我? 還有,如果電腦早就壞了,那是不是說明,他沒有寫出終章? 「小剪刀呀,現在《俱隕》越來越火,而讀者對於結局的討論也更加激烈了。你看,要不要從讀者那裡選一個結局補上?一來讓這書有始有終,二來,有讀者參與,這書的話題又多了一個,熱度肯定會再度高升。」 下班前,主編在QQ上向羅小剪提出了詢問和建議。 但羅小剪立馬否決了,理由是:「《俱隕》是菠蘿的心血,他肯定不希望別人來幫他寫結局。」 將回復消息發出去後,羅小剪又對着聊天框自言自語:「我也不希望…這是我和他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