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連載中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來源:idejian 作者:葉雪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山 懸疑驚悚 白七七

【好奇心重瘋批大佬女主×靈魂切片主神男主】白七七意外來到被稱之為『逃生獵殺』的無限輪迴遊戲,並被定時投放到不同的遊戲主題副本中完成任務
神秘的薔薇莊園,荒廢的聖誕樂園,靜謐的幽靈學校,日不落的童話小鎮……開始,所有人都以為白七七是個軟萌無害的蘿莉
後來,玩家們:「這特么就是個瘋批!救命啊啊!!」鬼怪們:「快跑啊!這個瘋批又來了!!」白七七抓住送上門來的鬼怪,笑得一臉無害:「別怕,我研究一下就放了你們
」落入魔爪的鬼怪們:「嚶嚶嚶!大佬求放過!」男女主相處日常之一:「水怪,喜愛食血,具有毒素,吸附力很強,小心別被碰到
」池郁話音剛落,水怪就被切成了片兒
白七七熱情的舉着水怪片:「明天請你吃水怪大餐
」池·反派boss·郁:「……」求問,媳婦比我還兇殘怎麼辦?展開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章節試讀:

第6章 鏡中怪!折磨?


第6章 鏡中怪!折磨? [劇情任務已刷新,玩家需在屋內渡過今晚,成功活到明天,並保證精神值不被污染] [任務完成,獎勵50積分。] [任務失敗,選擇自殺或許是你最好的結果。] 白七七對於這個任務,沒有感到絲毫意外。 而是遁着聲音來到洗手間。 原來是水龍頭沒擰緊。 她正準備順手擰緊,緊接着就看到滴落下來的液體還帶着一縷不知名的物體。 白七七下意識的準備去按洗手間的開關。 噠。 噠。 沒有任何反應。 洗手間的燈壞了? 白七七隻能藉助卧室內投射進來的暗黃燈光,從水龍頭溢出來的水滴中去扯過那掛在上面的東西。 就在她指尖觸碰到那個東西時。 她感覺到洗手間內溫度一瞬間下降,一陣陰涼籠罩住她。 白七七擰了一下眉間,隨後用力一扯。 「啊!!!」 一道尖細的讓人聽了極其不舒服,彷彿指甲從黑板上划過的尖銳的聲音乍然在空間狹窄的洗手間內響起! 白七七幾乎在這個聲音出現的同一時間抬頭。 接着她就看到鏡中一個面對自己,臉色青紫,猙獰面孔,披肩散發,渾身濕漉漉的女人用她那雙長着細長指甲的慘白手指捂着腦袋。 隔着一面鏡子,對着自己嘶叫。 白七七見到這人。 呃,鬼怪? 隨後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掌心。 赫然是一縷髮絲。 噢。 原來扯到人家的頭髮了。 白七七淡定的撒手。 那縷頭髮嘶溜一聲,又原路返回了。 無視鏡子中那女鬼猙獰恐怖的鐵青臉色,白七七慢悠悠的抱起了雙手,瞅着她,開口: 「你剛才從客廳就一路跟着我進來房間?」 從進別墅,畫作里朦朧美的女人,到客廳里看不見的存在。 鏡中女怪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緩慢的伸出那雙瘦骨嶙峋如被馬爾福林狠狠浸泡過的手,似乎想要穿過鏡子來抓她。 白七七眼眸微彎,非常有耐心的在鏡前等待着。 周身越發陰寒,如同身處冰窖,鏡中手眼看着就要穿出鏡面。 白七七半點驚慌也沒有。 鏡中女怪猙獰的笑容微僵,在確認這人啥反應都不會有之後,撇下嘴,一臉不高興的瞪了眼白七七。 白七七催促道:「你這動作也太慢了點,這樣可不行,要換成其他人早在你慢悠悠伸手的時候就跑了,你什麼也抓不着。」 鏡中女怪:「……」 要的就是被嚇跑! 不嚇跑,她怎麼有機會動手? 「你該不會就沒想着從鏡子里出來吧?」 白七七從鏡中女怪臉上看到答案,頓感無趣:「所以你整這一出就是為了嚇我,害我在這裡白等,浪費時間,無聊。」 鏡中女怪聽到她的話,深覺被侮辱,面部扭曲,伸出的手重重擊在鏡面上。 鏡面發出讓人心驚膽戰的震動聲響。但對方的手沒有穿過鏡子,只在鏡面上留下一個紅血印。 白七七無視掉被激怒的女怪,仔細瞧了瞧這血手印,。 血,是真的人血。 「你看着也不是不可以透過鏡子攻擊我,為什麼這血手印沒有落到我身上,剛剛也只是為了嚇唬我,難道……」 白七七唇角微微勾起,笑的軟萌無害的模樣:「在這房間里你不能攻擊我,只能將我嚇出房間,破壞規矩?」 在管家宣讀的三條規則中,第一條着重說明了玩家不可在午夜12點以後離開室內。 結合這次畫家邀請所有人來參觀畫展的第2條規則。 在大家還沒有正式參觀畫展前,白七七自然不會認為,管家宣讀第1條規則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待在室內,好被鬼怪屠殺,否則這個遊戲的主題將毫無意義。 所以管家的警告,很明顯在提示玩家,午夜12點以後,室外的空間會存在未知的危險。 那麼鏡中怪出現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它在室內受到規則的束縛,無法迫害玩家。卻又非要出現恫嚇玩家,目的也只能是為了將玩家趕出房間內。 當然,膽子小的玩家說不定因為鏡中怪的這個行為,無視管家先前的提示,逃離房間。 那麼在室外,等待玩家的必然是更加危險的事情。 「……」 大概是被揭穿了心思,鏡中女怪雙手抓着自己腦袋上濕漉漉的頭髮,瘋狂咆哮,非常不滿。 白七七看到一行行紅色的字像打印機一般出現在鏡面上: 「在房間里,我的確不能傷害你,可不代表我不能折磨你,讓你夜不能寐。 你是人,五天五夜被厲鬼纏身,無法入眠,精神崩潰是遲早得事。 等着吧,你會為剛剛的言行付出代價。」 夜,還很長。 她有的是時間折磨這個侮辱她的人類女孩。 白七七點點頭:「你說的對,五天不睡覺是挺折磨人的,所以咱們速戰速決吧。」 鏡中女怪:「??」速戰速決? 不等女怪想明白,白七七就已離開洗手間,打開房門,走出了房間。 鏡中女怪:「……」 現在的人類都怎麼回事,居然自己上趕着找死? 白七七走出房間後琢磨着這女怪看着不是個膽大的,她站門口,估計對方會擔心她會反悔跑回房間,不如四處走走逛逛。 一來給女怪下手的機會,二來還可以熟悉下地形環境。 她可沒忘記系統所交代的任務。 想要完成任務,熟悉下地形環境有利無害,不是嗎? 走到樓梯處,她望着上三樓的樓梯。 咔噠,她邊上的房間被打開,池郁從裏面走了出來。 墨色短髮濕漉漉的貼在額前,發梢掛着晶瑩剔透的水珠,正好垂在他濃密的眼睫毛上。 身上的白襯衫,衣角處**一大半。 可以看到隱隱約約的腹肌線條和勁廋的人魚線。 原來,只是看着弱不禁風而已。 白七七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又默默收回視線,暗自做了這個評價。 難道這人和她一樣在洗手間也碰到鏡中女怪了? 就是不知道兩人遇到的是不是同一隻了。 「想上去看看嗎?」 見到走廊上的白七七時,池郁並未流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似是吃定了這個性格奇怪的少女能做出不按套路出牌的事情。 他走到她身側,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