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連載中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旺仔小章魚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麟奕 武俠修真 鶴時月

穿成國公府女扮男裝的小公爺怎麼辦?! 那當然是繼續演下去
且看她如何虐惡人,爭家產,走上人生巔峰! 只是這攝政王怎麼看她的眼神越來越奇怪?!...展開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章節試讀:

第8章 親自上門會會他


  鶴知行不悅的看向鶴時月,「你這又是要做什麼?」

  「說來也奇怪,今日一早,銀鈴路過月亮門,見一個小丫鬟在那兒鬼鬼祟祟的,我擔心此人是盜竊賊,就讓她把人抓了起來。誰知這一問,才知曉一個驚天大秘密。」

  她故意不說完,視線若有若無的朝着南氏看去。

  南氏白着臉,眼珠子亂轉,顯然已經亂了陣腳。

  鶴知行冷着臉,「什麼秘密?」

  國公府跟鶴府不來往已經有些年頭了,月亮門又在後院最偏僻的位置,南氏的貼身丫鬟沒事兒去那兒做什麼?

  種種念頭湧起,鶴知行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黑了下來。

  鶴時月只當看不見,不答反而勸道:「還請父親保重,畢竟……姨娘年輕貌美,父親雖然依風采依舊,可配姨娘難免……所以姨娘做出這種事兒,也能理解的。」

  她說的含糊不清,可是個男人又怎會聽不懂?

  不等鶴知行開口,上首位突然傳來一聲輕笑,意有所指道,「難怪方才那人不向旁人求救,偏偏找一個八竿子打不着的妾氏呢。」

  「蕭公子!你別血口噴人!」南氏做賊心虛,況且鶴時月和君麟奕兩人話有所指,矛頭直指!

  「女人家的事情,我勸你少管!」

  南氏話音未落,只聽『咔嚓』一聲,下巴便掉了下來。

  她白着臉,又是震驚又是惶恐的望着君麟奕。

  剛才旁人沒看清楚,她卻清楚的看見君麟奕一掌卸了她的下巴!

  南氏一動不動,鶴知行半句話都不敢多說,只是眼下這情形,再鬧下去……

  「來人!把這個丫鬟拖出去打!亂棍打死」

  鶴知行一開口,鶴時月就明白了。

  他這是要保南氏。

  她看了鶴知行一眼,諷刺道:「父親打算就這麼處置了?」

  「今日之事終歸是家醜!傳出去對你名聲也不好!依我看,不如就此作罷。」

  「如果我說不呢?」

  「放肆!你還想怎樣!這賤婢居心不良,謀害主上,發賣出去還不夠?」

  「那姨娘做錯了事,難道就這麼算了?」

  鶴時月直直的對上鶴知行的視線,絲毫不避讓。

  她知道不能一口咬死南氏,但是這個公道,她必須要!

  鶴知行咬着牙,要不是君麟奕在這兒,他都想再賞鶴時月一頓板子了!

  「那你還想如何!」

  鶴時月笑了一下,緩緩來到南氏跟前,「姨娘縱容丫鬟陷害主子清白,罪無可恕,但念及國公府的名聲,罰姨娘清洗夜壺一個月,如何?」

  比起直接讓南氏去死,這種羞辱才會讓她痛不欲生。

  「小公爺,你這是要逼死妾身啊……」南氏剛要哭鬧,就被鶴知行一聲喝斷,「你還嫌鬧的不夠!」

  「國公爺……」

  「就按她的意思辦!」

  鶴知行一甩袖子,臨走前,意味深長的瞪了鶴時月一眼,那眼神兒,她心中再清楚不過了,這是責怪她不分輕重,當著外人的面兒丟了臉面!

  她的清白,竟抵不過一個所謂的面子……

  呵,真是可笑!

  事情告一段落,鶴時月懶得理會哭哭啼啼的南氏,轉身便要回自己的紫雲軒。

  可她沒走兩步,卻發現身後跟着一個人。

  那人腿長,跟在她身後就像是在閑庭漫步,可周身強烈的壓迫感讓人實在無法忽視。

  鶴時月停下腳步,扭頭看他,「你跟着我做什麼?」

  「你要是想哭,本……本公子的肩膀可以借你。」

  他沒想到,鶴時月身為小公爺,在府中的日子竟這麼艱難。

  可以她的性子,怎麼能忍受這麼多年卻不反抗?

  難道,她有什麼難言之隱?

  鶴時月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她冷笑一聲,靜靜地看着他,「我說蕭公子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裡了?」

  君麟奕暗道一聲不好,看她這臉色,絕對算不上是歡喜。

  「鶴時月,你……」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看我這個國公府的小公爺在自己的府邸,是如何貓嫌狗棄,任人**的?」

  鶴時月語氣譏諷,並非是她有意要針對蕭肆。

  只是她自認為自己跟蕭肆並沒有太多的交情,可如今想來,無論是當日青樓下藥還是昨日達成聯盟,此人倒好像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感覺。

  就好像,她不管做什麼,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不憤怒,不還擊,彷彿是在逗弄一隻上躥下跳的貓。

  此時的鶴時月,像是一隻刺蝟,說話間,她突然看了君麟奕一眼,冷漠開口:「如果熱鬧看夠了,就請你別跟着我。」

  「……」

  「鶴時月,你就這麼看我?」

  君麟奕心頭有一團怒火,卻偏偏發不出來。

  鶴時月眸子閃了閃,隨即冷笑,「蕭肆,我跟君麟奕有仇,牽連到你本就不該。」

  「所以我的事,日後你還是少管。」

  「你的意思是,那日你在溫泉對我說的話……」

  「不作數。」

  「那瓷娃娃呢?」穆元揉着眉心,腦仁被氣的突突的疼,「你不想讓他回到你身邊了?」

  只要鶴時月說需要,他就能順桿爬,藉機示好。

  可誰知,鶴時月面無表情,淡淡的吐出幾個字:「我會用自己的辦法把他帶回來,不牢你費心。」

  「好,好,很好!」

  接連說了三個好,君麟奕不怒反笑。

  他深深的看了鶴時月一眼後,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等人走遠了,鶴時月這才整個人松垮下來,像是被人抽去了渾身力氣一般。

  「小公爺,那位蕭公子看起來,似乎是向著您的。」

  銀鈴不知何時來到身邊,低聲說道。

  她家小公爺這些年外面的狐朋狗友倒是不少,只是都是些圖謀不軌的。

  平日里在外面闖了禍就報自家小公爺的名號不說,但凡來了府里,哪怕是見着小公爺被奚落,也從來沒有一個人替她出過頭。

  今日那蕭公子,能讓國公爺都忍讓三分,想來必定不簡單。

  聞言,鶴時月搖搖頭,苦笑:「他是尚書府的公子,如果只是離開君麟奕,尚書府也能給他一片光明前途。可如果真的跟我結盟……」

  鶴時月想了想自己眼下的處境,眉頭皺的更深了,「之前是我思慮不周,險些牽連無辜。幸好他沒有太把我當回事,懸崖勒馬倒是還來得及。」

  「小公爺的意思是……」

  「我要親自上門,去會會君麟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