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密藏沉浮錄
密藏沉浮錄 連載中

密藏沉浮錄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老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祖業 趙瑞文

"誰都想讓故事裏更有故事,可是王祖業聽老爹的話,把祖產贖了回來,卻招來了一個個的驚恐,但又不得不去掀開他陳封的往事,於是一個個的鮮活的舊人又重新走了出來,那曾經的愛,曾經的仇又隨着親人的入殮煙消雲散了……
這就是故事,故事裏的故事還是故事……"展開

《密藏沉浮錄》章節試讀:

第三章:女屍失蹤


選定的黃道吉日到了,王祖業讓弟弟妹妹悄悄地來到了王家大院,他們寂靜無聲的進了秋園,四人排好,向貢台里的先人跪下磕了三個頭。

王祖業泣聲的說:「先人,晚輩請先入土為安,待真象大白之日再隆重歸宗!」

王祖業說完起身點燃三炷香,把壽材抬了進來,請的在魯中一帶最有名的李神婆帶領的團隊,負責入殮先人。

可就在打開封木時,李神婆愣住了,她回過頭來看着王祖業說:「你耍我七姑啊?」

王祖業一愣,聽這話不對,就湊了過去,向里一看,啥也沒有空空如也。

這下王祖業真傻了,冷汗頻淋淋的從臉上冒了出來,他不知道祖宗跑那裡了?

好半天王祖業才回過神來,他忙向李神婆又賠情又加錢,反正翻了一翻李神婆才抬着棺材晚上出了王家大院。

王祖業不淡定了,這是祖宗出來耍後人,好端端的在那裡怎麼就無蹤無影了。

虧的沒大操大辦講究,要是那樣可賠大了。王祖業一屁股坐在那裡,就想不明白,祖宗跑那兒呢?這院里還沒進修繕人員,鑰匙在他手裡,再說這年頭誰偷死屍!

人都走了,剩下了他自己圍着三個院里找了個遍,可一就連影子都沒有。

這讓他非常沮喪,只好到寺廟裡向老娘彙報這稀奇古怪的事了。

老娘聽他說完後沉默了良久後說:「這死人不會走路,活人可會啊!」

「你是說有人搬走了屍體?」王祖業兩眼望着老娘問。

「別聽那些迷信的東西,好好想想還有誰又鑰匙?」

「沒有了,當初我是給尤三一把,出了這檔子事後,我又要回來了。」

「那就靜觀其變,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老娘很淡然,他本想問問那畫的事,可看到老娘的表情似乎不願提這檔子事,也就咽了回去。

「既然贖回了,也得抓緊修繕,我還想過過大家人的生活呢!」老娘看了他一眼說。

他點了點頭,他從小就佩服老娘,不管家怎麼到了啥絕境,她總能挽回來,在家裡老娘說了算,但只有那次畫的事沒做得了主。

她的一生剛強、樂觀、善良從不怕吃苦,她常說:「人吃苦是福,知道了苦才明白那是甜。」

所以王祖業也養成了堅定吃苦耐勞的精神,這都歸功於老人家。

王祖業無耐也實在無法,就只好讓修繕隊進住了進來,這三個院的工程量不小,兩個古建修繕隊,先從前院春園開始。

可曾想剛住了三天,尤三就找到王祖業說:「老闆,古建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能住在修繕的古屋裡,大家想換換環境。」

這種要求是人家的規矩,當然得同意了,王祖業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把公司的保安隊調來了晚上值班的。

可誰知第二天保安隊的隊長就找到王祖業了,說什麼,三個保安昨晚在大街上站了一晚。

王祖業說:「他站在大街上管我屁用!」保安隊長唔唔了一會兒,狠了狠心說:「他們深夜看到了一具走動的女屍。」

王祖業一聽立刻瞪起了眼:「真的?去把那三人叫來!」過了半個小時後,那三個小夥子臉色蒼白,一臉驚嚇的樣子。

「誰說說咋看到的?」王祖業瞅着這三個的樣,就知道嚇着了。

好長時間三個都低着頭,迴避着,很不請願去想。「看眼花了吧!」王祖業顧意激他們。

「只有說出來,才能給調工作!」王祖業嚴肅的說。

一個瘦高個的小夥子,象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說:「我們三打牌到了零晨一點多了,就到後兩個院里巡查,夏園裡的通道里聽到了有瘮人的咯咯笑聲,我們就打開了強光燈,照了過去,只看到一個影子飄向了後院秋園。」

小夥子身子又哆嗦了起來,臉上開始抽搐了,王祖業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說:「別怕,這世上都是自己嚇自已。」

「我說的都是真的,請老闆一定相信俺。」

「相信你,說吧。」王祖業聲音柔和的說,盡量讓他放鬆。

小夥子沉了沉氣,放鬆了一下自己的情續說:「我們追到了秋園,就看到上房屋的門咣當一下關上了,我們三個人悄悄地圍了過去,當強光燈照到門窗時,立刻我們同時大叫了起來,扔下手裡的燈和警棍就跑了出來,一直跑到了大街上。」

「看到了什麼?」王祖業問。

「一具女屍在門前晃動,還聽到那瘮人的咯咯聲……。」小夥子又哆嗦了起來,王祖業為了打消他們的恐懼哼了一聲說:「別自嚇自了,今晚我就住在那裡,看看是真是假!膽小別去了。」

打發他們走後,他把保鏢卓然和邱金剛兩人叫進了屋,說:「今晚我要住王家大院,你們願意去就去,不願意就算,不強求。」

他們兩個一聽,老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有不去之理。忙說:「當然去!」

就這樣三人當晚就住進了王家大院,先從前院睡,睡了三天一個院一晚,什麼動靜也沒有,這讓王祖業對那三個保安有了看法,第四天後就把三個保安開除了,他不容別人給他王家祖宗臉上抹黑。就在他準備讓保安隊再派人去時,趙瑞文來到了他公司,一個勁兒承認了前段時間的錯誤。

說實在的王祖業早忘了,成天這事那事,哪有心存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他不知這趙瑞文安的什麼心就問:「趙哥來有啥事?」

趙瑞文很難為情的說:「老弟啊,也不怕你笑話,我養了個啃老族,把家裡的錢都禍害沒了想請給個活干,我就拉下臉皮來說吧,重活幹不了,看個門行,那大院不缺人嘛,讓俺去行不?」

王祖業知道他又在打啥注意,也行,反正屍體找不着了,他去看門也無所謂了,總比年青人強。

「行啊,啥時上班?」王祖業問。

「今天就成。」趙瑞文殷勤的跟在王祖業身後說。

「好,去保安隊登記一下,你可聽傳言說了,你信不?」

「我從小在那裡長大的,我才不信呢!院里的那塊磚我都熟!」

就這樣趙瑞文主動來值班王家大院了,現如今的王家大院,沒有了往日的嘈雜和喧鬧,寂靜的連樹上掉下一片葉子都能聽到。搬遷後的院子雜亂無續,到處是磚石,顯得特別荒廢。

趙瑞文按理說家裡是不缺錢,老兩口都是事業單位退休,每月進家一萬多,兩人再怎麼花銷也就三千多,說他缺錢也沒人信,但都知道他兩口子攤上了個啃老族的閨女,三十多了,光打離婚也得三次了。

據她說,結婚就是穿衣服不合適就脫下來,三次婚三個孩子,一個歸男方外,兩個跟着她,當然這撫養的大任歸老兩口了。她只管生不管養,生個兒子也行,可偏偏給他們生了三個丫頭。

趙瑞文嘴上不說,心裏那個苦無法說,誰叫他兩口子太嬌慣女人呢,在家帶着兩小的啃老。

要說這退休金也夠花的,就是聽說在王家大院,他住過的房裡發現了女屍,他坐不住了,想去看個究竟,可王祖業根本不讓踏進王家大院半步。

從心裏來講他也不信,他家在那三間正房屋裡住過三代人了,咋沒發現,偏偏搬出去了,就出現了。

趙瑞文終於從搬走後又能進生他的地方了,說沒感情那是假的,他對王家大院的感情非常深,每天做的夢都是在這裡,如今住上了高樓大廈,不知咋的就是不露這大院里舒服。

王祖業不放心,又把保安派到大門樓看門,一防趙瑞文玩花樣。趙瑞文又回到了他的上房屋,東瞅瞅西看看,除了迎門貢台上的大理石板沒有了外,沒有任何改動。

他把遊行用的鋼絲床鋪開,把被褥一放就算上班了。大院里都搬走了,的確冷清。

趙瑞文從秋園轉到夏園又從夏園轉到了春園,小時候沒感覺到什麼,也可能是亂搭亂建擋住了王家大院的輝宏。

這人都搬出後,仔細看看才隱隱約約感受到這所大宅子的氣勢宏大,他邊看邊想,這爺爺趙匡迪咋能把王祖業的爺爺書獃子王尚庸的大院子賭到手呢?

當然,一個好漢三個幫,他的馮、袁、蔣三兄弟協手把這三大套院吃了下來,不能不說爺爺當年的英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