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有不死身
我有不死身 連載中

我有不死身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王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皓 陳慶文

被惡靈掐死,被五馬分屍
被靈車撞死,被艷鬼睡死
一次一次的死,一次一次的讀檔復活
對不起,我有不死系統
「求求你再殺我一次,之前那個死法一點都不疼
」郝烏抱着漂亮女鬼的大腿賤兮兮的說道
展開

《我有不死身》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死亡停車場


  我叫郝烏,一大三學生。
  又是一個周五,約了幾個朋友去網吧開黑吃雞,玩了幾把外掛太多,遊戲體驗賊差,我一氣之下退出遊戲,打開b站隨便找了一部動漫看了起來。
  動漫的名字叫《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剛看了兩集,我就被劇情深深的吸引了,男主進入異世界,擁有了死而復生的異能,每死一次,都會在固定點復活……   正看的入神呢,我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掃了一眼手機屏幕,是璐姐打來的,璐姐是學生會主席,我也是學生會的成員,她對我一直挺照顧。
  我接通道:「喂,璐姐,什麼事?」
  「小烏,我給你找了份兼職,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干。」
  平時璐姐喜歡在群里發佈一些兼職信息,像我這種一個月生活費都不夠交女朋友的是特別積極的,只要周六周日有兼職,一個字:干!
  我連忙問道:「姐,什麼工作?」
  「東城區的事故車停車場缺一個值夜班的,今晚和明晚,一共五百塊,包吃包住,你干不?」
  一聽這話,我愣了好幾秒,隨即激動道:「干,必須干。」
  但我轉念一想不對,這錢有點多啊,兩個晚上五百塊?
  璐姐繼續道:「小烏,我表哥是交警隊的,我跟他打過招呼了,你直接去就行了。」
  我小聲道:「姐,你沒騙我吧,兩晚五百,進去到底負責幹嘛啊?」
  「我也不清楚,你去就知道了。」
  「行,那就謝謝姐了。」
  「嗯嗯,我還有事,就先掛了,再見。」
  收起手機,一看時間。
已經下午四點多了,我跟幾個室友打了個招呼,隨即趕緊起身躥出網吧,朝東城區趕去。
  快五點的時候,我終於趕到了東城區。
  問人我才知道,事故車停車場還在東城區郊區。
  等我找到事故車停車場,天已經快黑了。
  站在事故車停車場大門口,我四下看了看,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荒涼。
  除了門口的泊油路,整個事故車停車場四周都是雜草,高高的圍牆,大鐵門,隔着鐵門隱約可見裏面的幾間小房子。
  鐵門沒鎖,我走了進去。
  裏面停了很多事故車,有的車撞的已經散架,還有一些車只有半個車身,離我最近的一輛白色轎車車門上還有血跡,很是觸目驚心。
  走到大門旁的小房子門口,我正準備敲門呢,「吱呀。」
一聲,門開了,一個滿臉胡茬的中年大叔走了出來,他穿着一身黑衣服,帶着一頂皮帽,雙手背在身後,面露陰冷的盯着我。
  我莫名的心裏一顫,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掏出煙遞給他:「你好,我是……」   話還沒說完,他拿過我手裡的煙,眯着眼道:「新來的?」
  我嗯了一聲:「沒錯。」
  「跟我進來。」
說完,他進了屋子裡。
  我去,這傢伙冷的有點過分啊。
  房間里很簡陋,一台空調,一張桌子,一個靠椅。
  他坐在靠椅上,打開抽屜拿出一份文件:「來,登記一下。」
  我走到桌邊拿起那張紙看了起來。
  原來是事故車停車場的臨時工作人員信息表。
  我問道:「叔叔,這……」   他再次打斷我:「別叫我叔叔,叫我強哥,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我值白班,你值夜班,裏面的幾間屋子是住宿的地方,幹完今晚和明晚,周日給你結工資。」
  我一邊填表一邊問道:「那我具體負責什麼呢?」
  他淡淡道:「當然是看那些破車,不然能幹什麼,如果夜裡有交警隊的車子拖車過來,你就開個門,然後登記一下就行了,一般那些車主的家人都是白天來領車,而且來領車的也沒幾個。」
  我不禁問了一句:「為什麼。」
  他聲音突然變的有些陰測測的:「因為大部分車主都死了,車都撞成那逼-樣了,能不死嘛?」
  我冷不丁打了個寒顫,心裏有些發毛。
  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這份工作為什麼這麼高薪了,這他娘的跟看守陵墓的有什麼區別?
  這一霎那,我腦子閃過了很多念頭。
  他似乎捕捉到了我的神色變化,也有可能是猜到了我的心裏所想,咧嘴笑道:「怎麼,害怕了?」
  男子漢大丈夫,我怎麼會害怕。
  我擺手道:「沒有,不怕。」
  他笑了笑:「不怕就好。」
接着,拿出一包煙遞給我一根。
  我接過煙,是硬中,再想想剛剛自己給他五塊錢的煙,我有些尷尬。
  他繼續道:「在你之前,來了很多傢伙,都是幹了一夜就不幹了,你可別讓我失望。」
  我心裏再次發毛,嘴上問道:「為什麼幹了一夜就不幹了?」
  他咧嘴笑道:「我怎麼知道,你今晚在這呆一夜不就有答案了。」
  冷汗順着我的額頭滲出,我隱隱感覺到這份工作有些不適合我,此時我很想說一句:那我也不幹了。
  話到嘴邊,我還是咽了下去。
  他又來了一句:「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嘛?」
  媽的,這算是進入正題了嘛?
我暗罵了一句,笑道:「強哥,你這話什麼意思?」
  嘴上雖然這麼說,我心裏思忖:難不成這停車場鬧鬼?
可這世上哪有鬼這種東西。
  我是個無神論者,從小到大都是不信鬼神的,平時半夜三更看恐怖片我都是一點感覺都沒有,高中的時候在學校宿舍,和幾個室友一起看咒怨,幾個室友嚇得屁滾尿流,我則是很淡定。
還有一些網上的靈異事件視頻,小說,這些我都有看過,每次看完我都波瀾不驚,所以我自認為我天生就膽子大。
  他緊緊的盯着我,一字一頓道:「我問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
  我答道:「不相信。」
  他站起身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有這樣的覺悟我很欣慰,我也不相信。」
  既而,他拿起椅背上的大衣穿上:「我該下班了,對了,我差點忘了提醒你,晚上你就呆在房間里,不要出去,除非是交警隊的車子來了,有時候晚上發生事故,他們會拖車過來,他們到了會在外面叫你的。
但如果聽到停車場有其他奇怪的聲音,千萬不要開門,若有東西敲你門,就更不要開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