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從全職獵人開始走向諸天
從全職獵人開始走向諸天 連載中

從全職獵人開始走向諸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雙喜不愛悲劇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雙喜不愛悲劇 遊戲動漫 陳雙喜

雙喜意外穿越全職獵人,覺醒特質系能力空間傳送
看他憑此能力浪蕩諸天
(新人作者,不喜歡系統文,書荒讀者自己學習寫小說,希望各位讀者多多支持
展開

《從全職獵人開始走向諸天》章節試讀:

第3章 訓練開始


太陽微升,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穿過茂密的樹葉形成了點點金斑。微風徐來,一顆顆飽滿的露珠從翠嫩的小草滑落到地上,滴答……滴答……聲音清脆悅耳!

一位小孩一本正經的盤坐在一塊石頭上。他面向太陽、雙眼緊閉,身體一動不動。

這位孩子正是開始訓練的陳雙喜,他正在集中精神進行冥想,也就是念能力四大行當中的「燃」。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晨紫氣東來,正是修鍊意志的絕佳時刻,要是能夠吸收到紫氣那就賺大了。

可是陳雙喜時不時跳動的眉毛說明了此時的他難以集中精力讓心靜下來。早上的陽光直接照射到他身上,直射雙眼的陽光讓他注意力難以集中,冥想難以進行。

不過陳雙喜並不氣餒。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唯有堅持修鍊,才能使人變強。

陳雙喜昨天回家查閱了網上的資料再結合前世看的一些動漫修鍊方法,就制定了一份關於修鍊的計劃。今天開始正式實行。

陳雙喜早上花費一個小時進行冥想,然後就是十五分鐘的馬步,休息三分鐘後,慢跑半小時。即使最後他汗流浹背頭暈目眩,他也堅持了下來。

中午陳雙喜請求木匠師傅給他製作了一柄木刀,為了這個木刀他在木匠家徘徊了很久。「現在去找木匠師傅會不會打擾他工作啊,要不明天再來?」陳雙喜心中遲疑

「喂,小子你一直在我家門前走來走去,走得我頭都暈了。你有什麼事找我啊?」一聲粗獷的聲音從陳雙喜頭上傳來。只見一位一米九的四十多歲大漢滿身橫肉趴在二樓陽台對着陳雙喜喊道。

陳雙喜被這位木匠師傅的樣子給嚇了一跳。他也只是詢問鎮上居民木匠住處,沒想到這位木匠師傅竟然長得如此凶神惡煞。

雖然被嚇了一跳,但是陳雙喜還是向木匠說明了來意。「木匠哥哥,我這有兩百戒尼(相當於4元)你能幫我打造一柄木刀嗎?」

木匠聽見陳雙喜叫他木匠哥哥十分高興,當即拍了拍胸口表示大方道:「沒問題,不過以後不要叫我木匠哥哥了,我叫勞倫斯,叫我勞倫斯大哥吧。」

達到目的的陳雙喜當然不會吝嗇幾句讚美的話:「帥氣的勞倫斯大哥,謝謝你!」

事實上,並不是所有人拍勞倫斯馬屁,就能夠得到他的幫助,實在是陳雙喜兩歲的年齡太具有欺騙性了。根本沒有人會想到一位兩歲的孩子會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去拍馬屁。這個年齡的孩子根本不會騙人,他們只會說出他們所認為的事。

因此勞倫斯聽見陳雙喜喊他哥哥的時候,他心情愉悅,沒想到四十歲的自己在小孩子眼裡還這麼年輕。好心情的勞倫斯很快就為陳雙喜打造好了木刀。

剛拿到木刀的陳雙喜學習前世網上查閱的用刀劈的正確姿勢,然後他就要求自己的每一次劈擊都必須標準。

雖然他剛開始的劈擊無比緩慢,但是他每次劈下去後都標準無比並且十分有力,同時他每次劈擊後都會保持這個動作十幾秒不動。

陳雙喜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劈擊這個動作形成肌肉記憶,讓他今後每次的劈擊都達到理論的最好。而不會因為自己早期貪圖速度,導致後面留下致命的破綻。

當陳雙喜揮刀一百次時,他的手就已經開始顫抖了。當他揮刀三百次時,手已經軟弱無力,連刀都快抓不住了。他明白自己已經到極限了。

陳雙喜看着到自己的手臂顫抖個不停嘆道:「高估自己了,沒想到現在的身體劈刀三百次就到了極限。今天的劈擊訓練就到此為止了。後面就是高抬腿訓練,繼續!」

陳雙喜並不會為了追求所謂的突破極限而去傷害自己的身體,只有將身體養好,變強之路才會更加的順利。而不會一味地追求極限,最後導致身體暗傷遍布,實力止步不前。

傍晚太陽正準備下班了,在那之前它留下了一天之中最美的金色餘暉。

陳雙喜拿着木刀拖着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家中。他走進了二樓的房間裏面,將木刀放在了床旁邊就坐在床上,用自己的雙手按摩自己的全身,讓自己緊繃疲勞的身體放鬆。之後就是今天最後的一個項目—柔韌性訓練。

陳雙喜將腿壓在了一個凳子上,兩條腿都必須打直不能有彎曲。然後他的上半身向自己的腿壓去,腿在這個過程依然不能彎曲,沒錯這就是前世舞蹈生每天必做的壓腿訓練。還有金雞獨立、一字馬、腹背運動等鍛煉身體柔韌性的方法。

做完了一天訓練的陳雙喜雖然疲憊但是高興,因為他完成了自己的訓練計劃。

陳雙喜還是太疲憊了。他洗個澡後就躺在床上進入了夢鄉。

米特祖母在一樓大聲喊到:「小喜,快起來吃飯了。」

陳雙喜則因為睡著了沒有聽見,正當米特祖母要上二樓進房間叫醒小喜時。

米特出現阻止了她解釋道:「奶奶,小喜今天太累了!讓他睡一會吧。我看見今天一整天都在鍛煉。一會在跑步、一會又在拿着木刀在那裡練習!」

米特祖母疑惑道:「小喜這麼做是為了什麼?難道他也想學金一樣成為一名獵人嗎。」

聽到奶奶提起金,米特滿臉怨念反駁道:「小喜和金不一樣,小喜說了成為獵人是為了保護我們。金那傢伙成為獵人後也不回來看一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死在外面了。」

米特祖母看着米特口是心非的樣子很心疼,她知道米特從小就喜歡金,但是金為了成為獵人直接離開了她。甚至成為獵人後也沒有回來看一眼。即使金這樣做,米特依然很擔心金在外面的生活。

米特祖母嘆道:「兒孫自有兒孫福,我是管不了了。你和金的事自己解決吧!」

米特聽到米特祖母的話,臉色變得紅彤彤一片。掩耳盜鈴道:「我才不喜歡金那個傲嬌的傢伙,成為獵人後連自己的家人都不管了。」

其實米特對金的怨念不僅是他成為獵人後有家不回。更是因為他的父母出車禍和金的父親失蹤的時候,金都沒有回來。甚至這些事很可能和金成為獵人有關係。

咕嚕,咕嚕。

夜晚的房間里一片漆黑,房間之中傳來了幾聲咕嚕的聲音。突然房間里的燈被打開,原來是陳雙喜打開了電燈開關。咕嚕聲也是從他的肚子里傳來。

陳雙喜輕手輕腳走到了樓下,他看見桌子上的蚊罩裏面為他留下了飯菜。

菜盤子下面還有一條紙條,陳雙喜將紙條拿在手中觀看了起來。

「小喜,我從昨天聽見你說自己要成為獵人時的表情和金一樣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勸不了你了。但是請你在訓練的時候一樣要愛護自己,每天的晚飯一定要吃,不然哪裡來的力氣訓練呢?米特姐姐留!」

陳雙喜看見紙條裏面的內容會心一笑:「米特姐姐,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