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知青嬌嬌,糙漢抱抱
重生七零:知青嬌嬌,糙漢抱抱 連載中

重生七零:知青嬌嬌,糙漢抱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等魚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雪生 現代言情 陸嬌嬌

【重生 空間 甜寵 白富美知青 不良糙漢】 陸嬌嬌上輩子被人算計,成了渣男成功路上的墊腳石,死後都不得安息
沒想到最後讓她入土為安的竟是當初出了名的混混夏雪生
更讓她驚訝的是夏雪生原來早對自己動了心,因此終生未娶
重生後,有怨的報怨,有仇的報仇,有恩的……以身相許夠不夠? 夏雪生:陸知青原來只是看着清冷,熟絡了以後竟如此熱情……展開

《重生七零:知青嬌嬌,糙漢抱抱》章節試讀:

第2章 空間


回到自己屋子,看着這個才十來個平方,小的連轉個身都不容易的地兒,還有些恍惚。

她真的重生了……

在床上呆坐了一會兒,大概是太累的緣故,竟然睡了過去。

夢裡,一個臉上帶着刀疤的的男人跪坐在自己的墓碑前。

陸嬌嬌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人正是當日為自己收屍的好心人!

之間他用帶着厚繭的手輕輕撫上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女孩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剪着江姐頭,笑的燦爛。

她想了很久才想起來,這張照片是自己在下鄉時拍的,一直放在錢包里。

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找不到了。

沒想到再見時,竟然是自己的墓碑上。

「這是我們祖傳的玉佩,阿奶說以後是要給我媳婦的。」

「只是那麼多年,我都沒把玉佩送出去。」

男子的聲音有些哽咽,他將墓碑前的大理石稍稍掀起一角。

玉佩被他放在了骨灰盒上。

「下輩子,別再錯過我了……」

男子說著,眼淚順着眼角滑落。

陸嬌嬌早已遺忘的記憶猛然被翻起。

她想起來了,這人名叫夏雪生,因是村裡出了名的混混,剛下鄉時就被老同志叮囑離他遠點。

當初自己秉着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的態度,剛開始的時候對他還一視同仁。

行吧,她承認,她一眼就愛上了這副皮囊。

帥氣中帶着一絲痞氣。

直到……

是啦,自己出事前幾天,他天天尾隨自己,直到出事那天早上,自己將他臭罵了一頓……

然後,自己就出事了……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他尾隨了自己那麼多天,自然被當成最大的嫌疑人。

從那以後,她就再沒有見過這個人。

腦海中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會不會是他早就看出了端倪,所以一直在暗中保護自己。

想到這裡,她的心臟驟然縮緊,大腦一陣暈眩。

她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等這暈眩感消失了以後,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眼前變成了一處古色古香的府邸,亭台樓閣,雕龍畫棟。

「夫人。」

一個嬌俏可人的小丫鬟柔柔地喚着。

陸嬌嬌一愣,饒是她見多識廣,也猜不透這是哪兒。

難道是天庭?畢竟電視劇里的地府可沒這麼美輪美奐。

「你是誰?」

陸嬌嬌看着眼前的小丫鬟,警惕地問。

小丫鬟淺淺一笑,道:「奴婢吉祥。」

說著,她朝着空曠地院子喊道:「咱們的新夫人出現了,大家都來見個禮。」

一時間,原本寂靜的府邸熱鬧起來。

不時有人上前給陸嬌嬌行禮,這些人容貌各異,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長得都很漂亮,不管男女。

見陸嬌嬌只是有些警惕,並未表現出害怕,吉祥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這是哪兒?」

陸嬌嬌不着痕迹地遠離了一點吉祥和其他丫鬟小廝。

「這兒是神虛之境。」

吉祥依舊是一臉的笑意。

「為什麼叫我新夫人。」

陸嬌嬌小臉依舊繃著,並未有所放鬆。

即使這個地方給她的感覺很安全。

吉祥並未說話,只是指了指她脖子上的玉佩。

陸嬌嬌低頭一看,這不正是夏雪生放在她骨灰盒上的那塊祖傳的玉佩嘛!

「你們只認玉佩嗎?」

吉祥點點頭,又搖搖頭。

「玉佩只是進入這兒的一個媒介,主要還是緣分。」

一句緣分,讓陸嬌嬌問不下去了。

也是,要是所有人都能進來,夏雪生的奶奶為什麼不告訴他。

隨後,吉祥帶着陸嬌嬌參觀了整個神虛之境。

這地兒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府邸約莫佔地百來畝,裏面假山流水,倒是詩意。

府邸外一片白茫茫的,像極了冬日的清晨,可見度幾乎為零。

逛完整個府邸,一個小丫鬟端着一盤點心和茶水進來了。

「夫人,您逛累了,先吃點東西墊墊飢。」

吉祥笑着從小丫鬟手上接過托盤。

陸嬌嬌原本想拒絕,畢竟對這個陌生的環境,她還是心存戒心的。

只是看到粉色的桃花酥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很是勾人食慾。

纖細的手指鬼使神差地捻起一小塊,輕輕一咬。

若有似無的桃花香在唇齒間瀰漫開來,這是她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糕點了。

兩塊下肚,只覺得之前的疲憊一掃而光。

又輕抿了一口桃花釀。

甜而不膩,清神不醉,這什麼神仙飲品啊!

當她再次拿起一塊桃花酥時,忽然想到自己已經重生了,那這玉佩是哪來的?

心中一驚,躺在床上的她猛然睜開了眼睛。

如夢初醒。

看着眼前狹小但整潔的屋子。

陸嬌嬌鬆了口氣,這是她在知青之家的屋子。

她的確是重生了!

相比於生活在那個神虛之境,她更渴望重生。

她要改變父母的命運,要報復渣男一家,當然……當日的斂屍之恩,她也會報答的。

「嬌嬌,嬌嬌,你在嗎?」

門口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一起下隊的女知青溫蘭。

今日她請假去了鎮上的供銷社,所以沒有跟陸嬌嬌一起出工。

回村聽說了今天的事情,她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

陸嬌嬌起身去開門,卻意外發現自己手上還捻着一塊桃花酥。

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她的手摸上了脖間。

玉佩竟然安安靜靜地掛在了脖子上。

來不及思考,房門被敲的更大聲了。

陸嬌嬌連忙將桃花酥放進了乾燥的搪瓷杯,用乾淨的碗倒扣着,防止被蟲蟻吃掉。

做完這一切,她才匆匆忙忙開了門。

「阿蘭!」

像是跨世紀的見面,陸嬌嬌一把抱住了溫蘭。

上輩子,千帆閱盡,只有阿蘭一直陪着她。

她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將孫立明人面獸心的事情告訴了她。

在得知了整件事情之後沒多久,溫蘭在一場車禍中去世了。

不用想也知道,這裏面多少有孫立明的影子。

此刻的溫蘭並不知道後面的事情,只當是她被孫立民嚇的不輕。

反手抱住了她,輕拍着她的脊背。

「沒事兒了,以後出工我都會陪着你的。」

她小聲地哄着,直到陸嬌嬌的抽泣聲漸止。

「嗯,我也會一直陪着你,保護你的。」

陸嬌嬌抽噎着說道。

見她似乎緩過來了,溫蘭才開口提醒:「你要不要洗個澡……身上的味兒都發酵了。」

之前只當是自己的房間陰暗潮濕的霉味兒,現在被她這麼一提醒,陸嬌嬌才後知後覺地看到自己一身污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