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生存戰場:從蛟龍進化到東方神龍
生存戰場:從蛟龍進化到東方神龍 連載中

生存戰場:從蛟龍進化到東方神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趁年少多碼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慈令 都市小說 黃粱

黃粱穿越到了異世界中
這個世界很是奇怪,年滿十八歲以後,都有可能隨機進入到【生存戰場】之中,變成隱藏在自己血脈之中的存在
黃粱也是進入【生存戰場】之中,化為一條蛟龍,從此走上進化的不歸路
神龍之威,統領萬族
海陸空三地,無論是多麼恐怕的生存之地
對於黃粱來說,都是不是一件大事
生存戰場本殘酷,一遇黃粱直速通
...... 無數年以後,黃粱化為絕世神龍,傲然於生存戰場的頂端
竟意外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真相....展開

《生存戰場:從蛟龍進化到東方神龍》章節試讀:

第5章 擊殺好友?不,我要當老六


【你擊殺生存者{迅如雷電},獲得一百積分,當前積分總額為兩百五十積分。】

【你吸收生存者{迅如雷電}的生命精華,獲得1%生存進化值,當前總進化值為2%】

黃粱的腦海之中傳來這麼一句話。

聽到這裡,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不好意思,不是我想當老六,但偶爾當一下,是真的挺爽的。」

黃粱說完這句話。

感受了一下自己腦海之中的信息,以及血脈之力提升的氣息,臉上露出陣陣笑意。

隨後,目光如電,望向前方的棕熊。

淡笑道:「你的話,是打算怎麼死?」

黃粱的話語,宛如九天之上的雷霆,蓄勢待發。

等待片刻,便會帶着森寒,破敗之氣,朝着棕熊劈去,瞬間隕滅。

讓棕熊那棕色的面容之上,染上了一層白霜。

有些畏懼。

不過,他也感覺有些奇怪。

生存者之間,是可以互相說話的。

並且,也不會掩飾。

不管你是會偽音,還是自帶變身器什麼的。

都會將自己最正確的聲音展現出來。

無法改變。

所以,棕熊才感覺有些奇特,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糾結之意。

他感覺,自己面前這一條大蛇很恐怖。

雖然搶了自己的獵物,但自己卻因為其威壓不敢生氣,也不敢有絲毫意見,免得其生氣,對自己也動手。

不過...他也...

最後,將自己的狀態淪為戰鬥的狀態,雙目猩紅,等待問題結束最後的必死之戰。

「你是,黃粱嗎?」棕熊無奈說著。

嗯。

他是之前黃粱前身的好友。

慈令。

此刻的他,在進入到此處以後,覺醒了棕熊的生存本體。

「你是?」黃粱疑惑問着。

他大致明白這人是誰。

「我是慈令啊!」棕熊大聲說著。

他有些激動,在這個時候,以至於迷失了自己的心智,因為一直以來的信任,所以他沒有一絲猶豫。

他和黃粱,乃是從小到大的好友。

自然,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即使進入到生存戰場之中,一旦具體確認完畢,那他們兩個絕對是不會自相殘殺。

這是一直以來的約定!

「你真是慈令?」

黃粱離開水中,眼中閃爍出奇特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朝着慈令走去。

腦海之中,似乎有一道想法,緩緩孕育而來。

而兩人也在默默靠近。

看起來。

這倒是好友的相認時刻啊。

兩人在要接近的時候,黃粱雙目閃過金光,自身的天賦神通在一剎那之間,閃過奇特的氣息。

慈令雙目同樣閃過一絲金光,算是被黃粱召喚。

黃粱速度很快,將慈令直接纏住。

並且催動自身肌肉。

宛如一代毫無感情的絕世殺神。

雙目的金光出現了一層血紅之色。

很是恐怖。

慈令很快就因為痛苦,從威壓之中出現,察覺到的是黃粱纏繞在自己的身上,壓力很大,宛如窒息一般。

他說不出話。

要不然,他肯定想要想要問候一下,為啥黃粱要這麼做。

「我是要死了?」

「為啥他要對我出手?」

「密謀已久了?」

慈令困惑,但沒辦法問話。

他的臉上已被死亡的恐懼籠罩。

恐怕,在下一刻,他會徹底死去。

最後,他選擇性的閉上了眼睛,迎接着自己的死亡。

等待,這一次生存試煉結束以後,自己真正的死亡來到...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黃粱的肌肉卻是慢慢鬆弛下去,將慈令丟在了地上。

眼神不再閃過金光,反倒是有絲絲白眼被他翻了出來。

「咋樣,剛剛的味道好受不?」

黃粱問道。

慈令疑惑的站起身來,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有些不解:「我還沒死。」

最後,看向黃粱,眼中露出迷惘:「你是黃粱?」

「廢話。」黃粱翻了個白眼。

「那你為啥要這麼對我?」慈令再次問道。

「給你個教訓罷了,如果這一次是聲音和我差不多的生存者,恐怕你就死了。」黃粱吐槽着:「你得幸虧,咱倆這關係,我不會殺你。」

黃粱嘆了口氣。

慈令剛剛在面對那一隻獵豹的時候,雖然理智智商佔領了高地。

但看到自己的老友,即使不清楚真假,也是選擇放下戒心。

這雖然很是暖心,但在這極為殘酷的世界當中,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

身為好友,自己定要教導一下他這件事情。

嗯...

好吧,其實是根據前身的仇,過來選擇性的報復慈令。

曾經還在外界,都是人類的情況之下。

前身可不是慈令這胖子的對手,自然被其一直壓制,甚至從小到大都是這麼過來的,

眼下來說,能報復一下,自然要找機會報復一下。

以後可就沒有這一個機會了。

嗯,偶爾噹噹老六,其實還是不錯的。

「走吧。」黃粱朝着剛剛慈令他們衝來的位置走去。

「去哪?」慈令不解,他現在還是有些迷惘。

「看起來我就應該多捆一段時間。」黃粱內心無語:「自然是去你們剛剛戰鬥的地方,那都是生存點,你不要嗎?」

「哦好。」

......

剛剛那幾隻猛獸在戰鬥的地方。

此刻的孟加拉虎,站在原地,雙目發紅,口中還有利爪之中,都染上了一層鮮血,靜靜的望着前方。

閃過一絲殺伐之色。

雖然身上挂彩,但他卻宛如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等待着下一輪的進攻。

宛如一隻為殺戮而生的巨獸。

而他面前的那三隻猛獸,卻沒有這麼好運了。

身上鮮血直流,而且還沒有和孟加拉虎一樣自愈。

這就很難受了。

「該死,他這到底是啥情況?」

「為什麼這麼恐怖?」

「我現在,感覺現在即使不戰鬥,我也會因為流血而死啊!」

犀牛眼中閃過困惑,他又不是沒殺過生存本體為老虎的生存者。

但你這實力,未免有些開掛了吧?

正當犀牛遲疑之時,孟加拉虎也察覺到了這一個空隙。

露出猩紅的雙眼,不再言語,快速的朝着犀牛衝去,直接咬住了他的脖頸,狠狠襲殺而去。

瞬間,犀牛的生命蹤跡,也在一瞬間消失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