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混沌稱霸路
重生:混沌稱霸路 連載中

重生:混沌稱霸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雨無渡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夜雨無渡 鍾明

架空世界,講述主角逐鹿天下的故事
前世逃亡時,偶然跌下山崖,使得他重回二十歲那年
他立下決心,這次一定要將自己的摯親摯愛從悲慘命運中解救出來
前世,他放蕩不羈,縱情山水
雖有天資,可惜並無大志,整日遊樂,從未想過自己家族還會面臨滅頂之災
本意只是為保全自己和家人,他奮發圖強,不再渾噩度日,立誓向害他家破人亡的幕後黑手以及命運抗爭
誰料事情似乎在朝另一個方向發展…… 是被迫,還是雄心顯露? 這一次,他要爭霸天下!展開

《重生:混沌稱霸路》章節試讀:

第5章 舊友新人


鍾明清了清嗓子,將眾人視線拉回到自己身上,然後說道:「我帶弟弟妹妹去山裡逛逛,就不打擾各位雅興了,先行告辭。」

「怎麼這麼著急?去涼亭內喝杯茶閑聊會如何?」張伯修提議道。

「不了,本就與小妹約好,要帶她去山裡走走,這要是與你們喝起茶來,怕是最後變成喝酒喝一天,小妹會不高興啊。」

他婉拒道,同時看了眼鍾晴。

鍾晴立馬領會,帶着撒嬌氣開口:「對啊,我好不容易才逮到哥不跟你們一起的時候呢。」

這一番話逗樂了在場的人,不由得都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不要勉強鍾明了,不如回去將剛剛的畫作完成。」萬維賢適時開口。

「也好,那就不留你們了。」

幾人互相作揖告別。

萬維忠略顯失望和不舍,鍾明見他那樣,自然明白他是不舍什麼。

臭小子。鍾明在心中暗哼一聲上了馬車,又招呼鍾晴和鍾熠上車。

鍾明駕着馬車離開,向群山內緩緩駛去。

想到這些混小子覬覦小妹的美色,鍾明就生氣,頗有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自家小妹這麼可愛。

聲若天音,氣似柔蘭,皓齒紅唇,星眸美目……

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像是一隻翩飛的蝴蝶……

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精心梳理成少女髮型,佩戴着典雅的髮飾……

一顰一笑都能擾動人的心,再鐵石心腸的人見了她都會柔化……

膚如凝脂,玉手纖纖……

一群臭小子!

他越想越氣。

「哥?」鍾晴用手在他眼前揮揮。

鍾明回神,「嗯?怎麼了?」

小妹不知何時坐在了他身側。

「我都跟你說好久話了,你發什麼呆呀?」

他嗯呀了幾句,說了句沒什麼糊弄過去。

還好是鍾晴喊了他幾聲,剛剛路上有一塊石頭,萬一出了事驚了馬就不好了。

鍾明心有餘悸,認真駕車,放慢了速度。

鍾晴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哥,你現在怎麼不一樣了?」

「什麼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不還是我嗎?」鍾明又是一驚。

「平日里你見了張伯修,就跟個狗皮膏藥一樣貼上去,今天竟然這麼冷淡。」

「什麼狗皮膏藥?我那是去結交好友,你一個女孩家家,混一群大男人裏面不好。」

「你還說呢,天天跟他們遊山玩水,到處鬼混,那什麼樓的姑娘你都該抱完了吧?」

「這都誰跟你說的?這麼離譜的事你也信?」讓他知道是誰跟小妹亂說,非得揪出來治一頓。

「嘻嘻嘻。」鍾晴促狹一笑。

鍾明撇撇嘴,「小妹,我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愛取笑人呢?」

「那不還是你不關心我。」鍾晴偏頭昂着下巴道。

「行完冠禮,大哥好像確實變了點。」坐後面的鐘熠說了一句。

鍾明心一跳,他有這麼明顯嗎?

他怎麼沒感覺到。

鍾熠繼續道:「以前大哥可是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的,昨天我竟然發現大哥在掃落葉——」

「我只是看地上灰多。」

「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大哥掃地。」

「是嗎是嗎?還有嗎?」鍾晴聽得津津有味,興緻盎然地追問着。

「咳,你倆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鍾明自知已關不掉這個話匣子,只好在一邊聽他們聊天。

「昨兒晚上,大哥竟然拿着一本兵書在那兒看,坐了很久沒動,我還以為大哥在偷偷看什麼雜書,湊到他身邊一瞧,還真就是兵書。」

只是他在想事情而已。

鍾明默默給自己爭辯。

「哎呀,那爹要是知道了一定很開心,就是大哥不爭氣,二哥才那麼辛苦去從軍的。」

「可惜爹不讓我跟着二哥去。」鍾熠有些氣。

鍾明無奈地摸摸額頭,一邊聽着一邊想着。

抄家入獄後,哪還有人來服侍自己,兩年的流放和逃亡,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吃口飯挖個野菜都不容易——

「到了,正好也晌午頭了,我們就在這歇息吧。」

鍾明勒住馬,等他二人下了馬車,又將韁繩拴在樹榦上。

這裡是一處開闊的草地,不遠處就是一條小溪流。

前世他經常帶着鍾熠來這裡釣魚。

鍾晴已經開始歡快地查看四周。

「這裡也好美啊,好多花花,還有小蜜蜂小蝴蝶~」

鍾明又是無奈搖頭,小妹到哪都這麼精力旺盛。

「小心別被蜜蜂蟄了,不然爹回來知道後,又該訓我了。」

「是啊,三姐,現在正熱,先休息會,喝點水吧。」

鍾明拿出軟席鋪在草地上,又將涼枕擺放好。

這都是他出行必備的東西。

前世,他就愛遊山玩水,隨車攜帶了各類出遊用具。

吃了些點心乾糧後,他取出車上的釣具,鍾熠見他取了釣具也拿着馬扎跟了過去。

河邊有一顆松樹,這個時候剛好可以用來擋太陽,樹下算是一個不錯的釣位。

河水清澈,不停地流淌着,偶爾還能看見魚兒在水草中暢遊的身影。

鍾晴跑了一上午,這時有些犯困,已經回車上小憩。

……

這釣魚還真是個耐心活,偶爾看見魚浮子動了,但是拉上來都是空桿,再不然就是魚餌都被吃光了,還有就是與魚來回拉扯幾番後,魚就脫鉤遊走了。

哎……又是空桿。

鍾明嘆了口氣,繼續掛餌,鍾熠也有些迷糊,靠在樹邊打着瞌睡。

他看著鐘熠打瞌睡,笑了笑。

這樣寧靜的午後,他也得以可以思考不久後會發生的事情。

再有三個多月,秋收時節,皇帝將為太后舉辦壽辰大典。

林伯父會帶着他女兒林嫣回國都,給太后慶壽,同時也是來向皇帝述職。

一直以來林伯父都鎮守着西陲邊關重地西魯,與黎川僅一江之隔。

之後,林伯父會來找爹商議親事,讓他入贅林家做上門女婿。

他鬱悶地晃着桿,這都什麼事。

他爹和林伯父是生死之交,年輕時也是一起打天下的人。

兩家一直交好,早年就有結親家的想法。

但因為林伯父只有一個女兒,就提了要他入贅的事情,爹還答應了。

鍾明抿着唇,一臉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