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超仙超甜,秦爺超寵超黏
夫人超仙超甜,秦爺超寵超黏 連載中

夫人超仙超甜,秦爺超寵超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暴躁荔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嬴摘星 現代言情 秦無肆

嬴摘星是誰? 沒見過世面的鄉野丫頭? 無父無母的俞家養女? 平庸無才的小透明? 老公從不回家的活寡婦? 眾人笑她,嘲她,直至後來, 國際賽場生殺予奪的黑客大佬是她, 馳騁文物界的頂級修復專家是她, 橫霸西洋的天才賭神是她, 神秘家族繼承人是她, 調香、茶道、刺繡、雕刻、制琉璃……她在各界熠熠生輝,引千萬粉絲膜拜
忽然一日,網上爆出天才已婚,微博癱瘓
嬴摘星發博澄清:「暫時已婚
」 - 秦無肆,秦家嫡子嫡孫,一身反骨桀驁不馴,周身都繞着一股禁慾冷感,沒有媒體敢報道這位爺的任何事,但他卻依舊讓人慾罷不能
最近,忽有媒體爆出秦爺身畔已有美人,眾人好奇究竟是誰拿下了這位一身桀驁的爺
直至中秋,秦爺註冊微博恭賀自己的小丫頭勇奪冠軍
粉絲評論:「歡迎秦爺加入老婆粉軍團
」 秦無肆拿着嬴摘星手機宣示主權:「這是我先生
合法的,有證的,我才是大房!永久的!」展開

《夫人超仙超甜,秦爺超寵超黏》章節試讀:

第3章 驚語,住手


「買完葯。」嬴摘星拉住他,「讓我放心點兒。」

「又不知道他賣不賣。」嬴驚語沒好氣的說,「他要是不賣不浪費我們時間!」

葯?

來這裡買葯?

確實看着是有問題的樣子。

好好一小姑娘找個有病的,不會是被**了吧。

他朝身後抬抬手,低聲吩咐兩句。

「轟」——

整個會場燈光瞬間亮起,明亮如晝。

嬴驚語臉上不耐煩的神情全數落入他眼底,忽的,他朝身後道:「上藥。」

白子稷懵逼的看向他,「上什麼?」

賣場經理點頭,吩咐人呈上檀木盒子,親自走到電子屏前。

「各位貴賓,打擾各位兩分鐘。」他抬手示意助理放下盒子,「這是肆爺新得的寶貝,一劑藥方,各位可以自由競價,起拍價,八千萬。」

他話音落下,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嬴摘星凝着那個盒子,準備拼一把。

「八……」她剛吐出個氣音就被時青霧攥住手。

「我錢不夠。」時青霧小聲說,「你還有多錢。」

「五千多個。」嬴摘星道。

「我在樓下還壓着五百多個了。」嬴驚語說。

時青霧扯扯嘴角:「我還有一千多個。」

三人同時陷入沉默。

他們的錢湊在一起都不夠,這是只能找秦無肆了。

「不要了。」嬴驚語拉着走,「我不會有事的。」

嬴摘星拉住他,坐下,摸出手機添加俞母給她那個手機號微信。

秦無肆手機在桌面振一下,他沒管,饒有興趣的看着對面吃癟的三人。

好好一丫頭,漂漂亮亮的,找個有病的幹什麼。

嬴摘星發出去的添加消息石沉大海,眉心慢慢蹙起。

時間一分一秒過着,賣場一直陷在寂靜里,氣氛越發低沉。

「沒有人拍的話,我可要宣布流拍了。」經理掃了圈眾人說。

嬴摘星緩緩攥緊手心。

流拍了她就得找秦無肆再買,沒見過人,她摸不清他脾氣秉性,不如在這裡拍來的痛快。

問二叔借錢……

「砰。」

一聲槍響,檀木盒子被打落在地,場內燈光瞬時暗下去。

喧鬧聲不絕於耳,嬴摘星冷漠視線掃過四周,落到被逃竄的人群踢到牆角的檀木盒子上。

「青姐,帶他走。」

她竄入人群,慢慢靠近那個盒子。

「姐。」嬴驚語喊了聲,掙脫時青霧的手,朝她奔去。

時青霧懵了一瞬,迅速跟上。

混亂人群中,盒子被踢了幾下,踢到一張沙發下,嬴摘星看準時機低身往沙發旁一翻,手夠到盒子。

忽然,燈光亮起。

「咣、咣、咣。」三個黑衣人被人從二樓直接砸到會場**里,頎長的身影從二樓跳下,手臂里圈着兩把槍,另一把抗在肩上,雙眼猩紅。

「姐。」嬴驚語乖乖喊了聲,手裡槍抵上口吐鮮血的人後腦勺。

他勾起扳機,眼神固執。

「驚語,住手。」

嬴摘星輕輕的聲音淹沒在下一瞬,嬴驚語被氣勢強悍的男人反剪住胳膊按在冰涼的黑瓷地上,卸了手裡槍。

「來人,帶下去。」

「等等。」嬴摘星大步邁過去,想救救這個不要命的男人。

話音剛落,被按在地上的嬴驚語猛力掙開鉗制,反手扼住人胳膊便是一個過肩摔。

「肆爺…」

隱匿在各個角落的安保立即掏出槍指向發狂的人。

「住手。」嬴摘星擋到嬴驚語身前,迅速抬手一個手刀砸到他後頸。

扶住人往下落的身子後,她看向幾步開外神色冷然的男人。

「秦無肆,嬴摘星。」

秦無肆冷淡眸光滯了一瞬。

「我弟。」她把懷裡人交給窩在角落看好戲的女人,輕輕頷首,「不好意思攪了肆爺的場子。」

秦無肆回神,伸手:「東西給我。」

他的手長得着實好看,熾白燈光下蘊着血色的指腹因為動手顏色更深了些,襯得肌膚更加冷白。

嬴摘星有些不甘心就這樣還回得手的東西,扣着盒子的手緊了緊,面無表情的把盒子擱到他手心。

「去後場休息?」

秦無肆掃了眼白子稷,示意他收拾爛攤子,轉身往後場走。

嬴摘星看了眼時青霧,示意她帶人走,自己跟上男人不緊不慢的步伐。

時青霧怔了怔,朝白子稷扯開一個笑:「白少,找個人幫我抬抬你家肆爺的小舅子唄。」

白子稷還在震驚自己兄弟就這樣放過一個把他過肩摔的「小舅子」,啊了聲,打量眸光落向時青霧。

「你是問鼎娛樂的經紀人總監?」

時青霧沒想到有人能認出她,嘴角漾開笑,指尖點了點嬴驚語,「我剛看上的藝人,麻煩了。」

-

後場。

嬴摘星跟男人面對面坐着,手裡捧着溫水,神色淡然。

「這個點兒是回家還是去民政局。」

秦無肆倚靠在沙發里,閑適的看着她,嗓音暗含着兩分倦意。

打量的目光一寸一寸掠過她小臉兒,往下落。

一身黑,襯得她更瘦一些,卻把身線的弧度勾勒的更明顯些。

身材很好。

「回家。」嬴摘星掃了眼腕錶時間,淡道,視線掠過身前茶几上的古檀盒子,心裏有幾分不甘。

「想要?」秦無肆視線垂給桌面的盒子,抬起時對上她那雙含情脈脈卻瞳底冷淡的眼,「想要賣給你,八千萬。」

「三天。」嬴摘星開口。

「那不行。」秦無肆唇角淺勾,「三天我得錯過多少個客戶,看在咱倆的關係上,三天,溢價百分之三十,怎麼樣?」

嬴摘星回視他一眼,擱下手裡水杯,起身轉身就走。

沒誠意的生意談了也是浪費時間。

「請我吃頓飯,我再考慮考慮。」

秦無肆起身跟上她纖細挺直的背影,唇角弧度更明顯些。

「不考慮一下嗎?小丫頭,你弟弟看着挺難控制的。」

嬴摘星沒理,雙手抄兜,徑直往外走。

「他這年紀,不好好控制,再長大點……」

嬴摘星懶得聽他廢話,加快步伐。

「一頓飯而已,小丫頭。」秦無肆放慢步伐,「吃完給你。」

嬴摘星腳步倏地滯住,轉頭,表情冷冷的,「吃什麼?」

「開車轉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