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多元之我
多元之我 連載中

多元之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鏡止若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中立 遊戲動漫 齊紀

「當所有平行宇宙,多元世界的你,將目光,都聚焦在你身上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 「大伙兒該吃吃該喝喝啊,別客氣,今兒不醉不歸!」 「……」 良久的沉默在一個人身上發生,顯得怪異且無趣,直到,他伸出手,就要做出那個需要慎重,且影響重大的選擇
「你說,搞了這麼久,最後用一種無所謂的態度,將這一切終結,是不是顯得很沒水準?」 他喃喃自語,顯得有些悵然,可最後,卻突然猛地轉過了頭
那裡,一個他,面無表情出現,手中,卻拿着一個令他驟然色變的東西
…… PS:本書慢熱,鋪墊很多,會有各種類型出現,所以也不知道具體分類是什麼,但總體,算是系統與諸天,不局限於遊戲動漫,當然,更不局限於已有的一切
正如本書主角的想法一樣,基於已知的未知冒險,才能勾起人類最為本能的好奇與探知欲
望諸君勿忘,人類的想像力,才是最強大的存在
展開

《多元之我》章節試讀:

第7章 令人抓狂的身份


齊紀此時十分奇怪,本來劇情裏面沒有這一出啊,和之前在酒吧時開始變動一樣,他有些搞不清楚當下的狀況。

雖然自己作為穿越者,最大的優勢就是對於劇情走向與人物的了解,但現在他明白,要想讓自己有冒險的體驗,卻能安然無恙地回去,那必定還是需要找約翰·威克去問一下今晚發生了什麼。

想着想着,齊紀也沒有問系統,上前攙扶着約翰·威克,走向他的房間。

而在齊紀攙扶自己的瞬間,約翰·威克淡淡地看了齊紀一眼,卻沒有拒絕。

進了屋內,溫斯頓已經將帶來的威士忌倒好,然後看向攙扶約翰·威克的齊紀,神色有些古怪,但並未開口詢問,只是開始說另外的事。

「決定了嗎?喬納森。」

喬納森?是不是還有喬達尼?齊紀眉頭一動,憋住變化的臉色,沒有在意。

「我想先問問……」約翰·威克搖了搖頭,開始將身上的西服與防彈衣脫下,「維戈真的下定決心,為了我一個人,將他的全身家當都放在那裡了嗎?」

齊紀愣了一下,便想起維戈是誰,就是那個作死的孩子的老爹,黑幫的老大,幾乎所有的財產放在某個教堂,電影劇情中被約翰·威克找到,然後一把火燒了個乾乾淨淨,最後激得維戈開始找約翰算賬,當然,最後是約翰·威克活下來。

然後齊紀看向溫斯頓的臉色,他聽到約翰的話似乎早有預料,並未覺得奇怪,畢竟他可是見證約翰·威克擁有「夜魔」這個稱號的人之一。

不過溫斯頓並未正面回答,反而扯開話題,感嘆道:「約翰你真的還是如當初一樣啊。」

約翰·威克卻搖了搖頭,似乎是對溫斯頓不解釋的態度,有些感到不滿:「安東尼奧不知為什麼刺激到了維戈,特拉索夫身邊的防衛少得可憐,這兩件事恐怕跟你脫不了關係吧,溫斯頓。」

溫斯頓輕輕笑了笑,知道自己還是應該將事情和盤托出,畢竟他很了解約翰,如果不說,用他的手段那就是另外一場事故,而不是故事。

「看來什麼都瞞不住你啊,我也很難想像,你是怎麼從帕金斯三個人手裡跑出來的。」

嗯?齊紀貌似聽到了一些熟悉的東西,耳朵豎了起來。

「至於安東尼奧先生,利用了他姐姐的權利,聯繫上了一位『審判者』,這位『審判者』為了討好即將接手權利的『高桌』之一,就派了一支小隊協助,但也僅此一次,安東尼奧先生為此也付出了不少代價。」

「至於你,喬納森,你應該感謝我。」

溫斯頓一臉的勝券在握,從懷中將一個徽章拿了出來,將其扭開,放在約翰·威克身前,接著說道:「我現在,才是拿到你血契的那個人。」

約翰解開襯衫的動作微微一滯,看向桌上的徽章,便分辨了出來,繼續自己的動作,卻對着一旁的齊紀說道:「以後對溫斯頓,多一點兒心眼。」

齊紀還處於懵逼狀態,兩個人談話透露出來的東西,讓他思維有些爆炸,這不就去殺個倒霉孩子嗎?怎麼第二部的人物安東尼奧,第三部的設定,隸屬「高桌」的特種小隊與「審判者」都出來了?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還有帕金斯那三個人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們也去紅圈俱樂部了?那馬庫斯呢,如果準備在酒店刺殺約翰的帕金斯都去了那兒,這位馬庫斯恐怕也跟了上去吧……

「所以,今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錯過了多少?系統。」

【別問,問就還是那句話。】

好嘛,怪我多嘴,不好意思。

不過齊紀也僅僅只是這一瞬間,因為信息太多有些無法理清,想了一會兒明白之後倒是理清了關係,畢竟疾速追殺系列的劇情很簡單,根據劇情,輕鬆就能推測出後面如果出續集,肯定是對抗高桌的走向。

但現在卻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這反而令他對於當下世界這劇情的未知走向,多了一些興趣,雖然有些危險,但是卻令他有些熱血沸騰,心裏更是隱隱有種期待。

至於這個血契……齊紀聽約翰的意思,似乎是假的?

「我還要拜託麥基先生一些事,可不能讓他對我的印象有所惡劣。」溫斯頓微微一笑看了眼齊紀,又將徽章收了起來,「喬納森你的眼力還是一如既往,這下,我也能放心地跟你合作了。」

「是嗎?溫斯頓,除了你,還有誰……敢呢?」

「這件事……恐怕也不止你一個人吧。」

瞬間,雖然兩個人一個沒有表情,一個微微含笑,但齊紀卻能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變換,變得有些凝重與微妙起來。

兩人這會兒都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對方,但也讓齊紀在一邊站着,莫名感覺自己的呼吸開始越來越弱,最後甚至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這個狀態持續了一陣,就在齊紀快要憋不住想要出聲的時候,有人敲門了。

兩人之間莫名的氣氛也鬆懈了下來,互相舉起了酒杯,卻自顧自喝了起來,齊紀趕緊深吸一口氣,然後默默去開門。

是醫生到了。

「麥基先生?」醫生看着來人點了點頭,然後向著裏面看去,問道,「米斯特威克?經理?」

溫斯頓並未理會醫生,只是小口地喝了點威士忌,有些不適應般地皺了皺眉,接著說道:「全球的大陸酒店經理,每個分設點的配套服務機構,包括情報,裝備,貨幣等等,幾乎都已經成為了一體,『高桌』的統治,將不復存在。」

醫生的腳步定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心道你們說的這個我能聽嗎?能不能不要當著我面說啊,我不會被滅口吧。

但隨後,他瞥見那兩個人並沒有看着自己,只有齊紀似是憐憫的眼神,彷彿同病相憐,頓時激起心裏不知為何出現的一股豪氣,直接硬着頭皮走了上去,開始檢查約翰的傷勢。

兩人的確沒有在意醫生,只是約翰·威克將襯衫扣子全部解開,然後躺在沙發上交給醫生,拿着威士忌開始止痛。

「包括莫里街?甚至在那個地方安享生活的索菲亞?」

「當然,莫里街不用多說,鮑厄里享受着國王的待遇,他怎麼可能讓人站在他的頭上?至於索菲亞,她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但你手上有着她的血契,我想……」

「暫時讓我想想吧,維戈那裡我還要去找他算賬,安東尼奧先生那裡的血契,你有什麼辦法?溫斯頓?」

「兩條鐵律,徽記不容拒絕,執血之人必踐其契,還有,大陸酒店之內,不能殺人,此乃中立之地。」

「你完全可以在執行完血契後,再將安東尼奧先生解決,到時候,就是你們之間的事了。」

溫斯頓笑了笑,隨後沒有再管約翰的態度,而是放下杯子,走到齊紀身邊,說道:「麥基先生,雖然你沒有什麼能力,甚至三流殺手都算不上……」

齊紀聽着這句話,臉色難看的同時,也是看向醫生,那老傢伙投來一個憐憫的眼神,如之前自己一般,頓時有些不爽。

可隨後,溫斯頓的話,卻是引起了他的震驚,沒有再在意醫生的眼神。

「但請不要輕易給別人,自己的血契……」說著,溫斯頓將之前那個徽章拿了出來,放在了齊紀的手上,「當然,我想你自己也知道,到底給了多少血契出去。」

我……

齊紀瞪大了眼睛,自己這個身份這麼牛逼的嗎?我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