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兩界之斬靈
兩界之斬靈 連載中

兩界之斬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執筆南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執筆南下 李曜

【無系統!!!】 「鬼要滅世?沒事,這鬼,由我來殺! ... 一個從小失去母親的少年,為了找出母親消失的真相,機緣巧合之下,踏入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隨着捲入這個複雜世界的事情越來越多,現世和魂界的聯繫,鬼與鬼人的秘密,不斷被他挖掘而出
在不斷努力變強的他,在尋找自己母親的道路上,慢慢的擔起了一個責任
展開

《兩界之斬靈》章節試讀:

第7章 這人,比鬼還狠


「曜小子,做好覺悟了嗎?」

小花貓身影一閃,從李曜身後跳到了靈雙月身上,繼續幽幽的說道。

「殺這隻鬼,我不會出手。」

它的意思很明顯,人殺鬼,還是鬼殺人,全憑實力,它不干預。

「還沒有。」

李曜的回答,讓小花貓雙眼微眯。

「不過,覺悟什麼的我才不管呢,因為我想殺鬼,所以我來了,就是這麼簡單。

還有,我如今有殺鬼的本錢。」

李曜看着已經覆蓋了黑芒的雙手,雖然不穩定,但也沒有出現突然消退下去的跡象。

他,殺鬼的信念,從沒有如此的堅定過。

小花貓感應到李曜的意志,頓時雙眼一亮。

而此時,蜘蛛鬼張着血盆大口,快速的向李曜撲過來。

它要把這個壞它好事的鬼人,撕成碎片。

「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尤其是...」

李曜低語,突然猛的轉身,覆蓋著黑芒的右手,狠狠的一拳轟在蜘蛛鬼的下顎上。

「轟~」

蜘蛛鬼被一拳轟飛了出去,把大樓的一根承重柱都撞出了裂痕。

頓時,煙塵瀰漫。

李曜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一步一步的向蜘蛛鬼走去。

「嗷!」

煙塵中,蜘蛛鬼躍上空中,向著李曜狠狠的壓下。

李曜一腳踏在承重柱上,身子一扭,接着一拉一根蜘蛛腿,借力跳到了蜘蛛鬼的後背上。

「在那之前,我是不會隨隨便便的倒下的。」

李曜努力穩住身形,抬起雙手,對着蜘蛛鬼的腦袋就是一頓連環閃電轟。

打得蜘蛛鬼慘嚎不止。

一人一鬼在空地板上不斷翻滾,但蜘蛛鬼就是甩不掉李曜,也就意味着,它腦袋所遭受的轟擊,從未停止過。

時間快速流逝,蜘蛛鬼被李曜錘得撐不住了。

「這人,比鬼還狠。」

這是蜘蛛鬼在被轟得消散前,腦海中留下的唯一念想。

咔嚓~

剛才蜘蛛鬼被轟散的地面,裂開了好幾條裂縫,讓人不得不懷疑,這層樓板會不會突然垮掉。

小花貓站在靈雙月的大月亮上,仔細凝視那獃獃站着,渾身有點狼狽的少年。

作為一個野生菜雞,第一天施展鬼力,就能掌握到如此地步。

儘管小花貓不想承認,他的天賦,確實是上上之選。

「只要多加練習,掌握純屬之後,他就有資格去考核鬼道眾的正式成員了。

但這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敢殺!」

這時。

剛才蜘蛛鬼消散的地方,突然飄出一絲純潔黑霧,眼看就要化去。

心思起伏的李曜也沒有發現,他自己的額頭,突然伸出一條黑霧觸手,捲起那絲蜘蛛鬼的黑霧,刷的一下,就拉入了他的腦海中。

這一幕,只有一直在注視他的小花貓看到。

它,瞬間震驚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菜雞少年,居然有吞噬鬼源的伴生天賦...

這他喵的,老天他爺是在逗我嗎?

這可是傳說中的伴生天賦,只存在於傳說中啊!

啊~他姥姥個大長腿,哈哈哈哈...」

小花貓心緒起伏劇烈,彷彿看到了一個希望,它尋找了幾百年的希望,頓時在心中咆哮起來。

「呼~」

李曜可不知道小花貓的心理活動,他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終於消化完自己殺死一隻鬼的事實。

這可是他親手殺的第一隻鬼,對他內心的震動程度,可想而知。

他再次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感覺自己的鬼力,好像莫名其妙的變強了一點。

但好像又沒有。

「果然,要想增強實力,就得親自下手。」

李曜最後確認,自己是強了那麼一絲,但這是苦勞,他把這苦勞歸咎於實戰之後的實力提升。

這要是讓小花貓知道,它絕對會吐一口濃痰,然後再罵一句沙比。

實戰就能變強?

沒錯,能變強,但那些普通鬼人要戰上百十次,才能提升有你剛才「呲溜」吸的那一絲鬼源的強度。

要不然,鬼道眾怎麼會越往上的人越少?

因為,很多鬼人,戰着戰着,就死了。

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

李曜背着靈雙月慢慢的往回走。

那雙「大月亮」死死的壓着他的後背,由圓變扁,讓小花貓羨慕得不得了。

因為它剛才踩過。

不但大,還圓潤富有彈性。

不錯,真的不錯,嘿嘿。

「嗯~」

靈雙月輕哼一聲,悠悠轉醒。

她此刻趴在李曜的後背上,覺得無比的安全和溫暖,讓她好想不顧一切的睡上一覺。

「既然醒了,就下來吧。」

李曜淡淡的聲音,讓有點眷戀這種感覺的靈雙月俏臉發燙,急忙跳了下來。

「李曜,你又救了我。」

靈雙月低語,有點不知所措。

雙眼不斷瞟着李曜的一身擦傷和灰塵。

她雖然月亮大,但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人。

其實,她在李曜激戰,不,毆打蜘蛛鬼的時候,已經醒過來了。

但只來得及掃了幾眼,剛想仔細去看清一切時,就不知道被什麼東西踩了幾下「大月亮」,給生生震暈過去了。

在再次蘇醒之前,她被小花貓施展鬼咒,篡改了記憶。

她的記憶中,她被流氓迷暈帶到了爛尾樓,然後被李曜給救了出來。

雖然狗血,但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確信她在危險時,李曜就踩着七彩戰雲,從天而降,打跑了那些臭流氓,救了她。

這,就足夠了。

這,何其幸福。

李曜看着有點扭捏,偶爾還嘻嘻笑一聲的靈雙月,有點莫名其妙,摸不着頭腦。

「難道是嚇傻了?」

李曜伸出手,敲了靈雙月一個栗子。

「哎呀,好痛,你怎麼打人家...」

「呃~,我以為你被嚇傻了...」

「你才傻,你個大傻蛋,我不理你了。」

說完,靈雙月完全不顧胸前大月亮的質量,帶着波濤的晃動,快速的走在最前面,頭也不回的向家裡走去。

柔順的長髮向後飄揚,彷彿在說,傻蛋,快追上我...

留下滿腦黑線的李曜。

「ε=(´ο`*)))唉,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吧。一方面妖孽得逆天,另一方面就像個獃子一樣,豬都比他優秀。」

在書包里的小花貓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

...

一個星期後。

周日午夜。

一條無人小暗巷中。

「小花,這是第五隻了吧。」

李曜閉上眼睛,仔細的感應着那種慢慢變強大的快感。

他雙手上的黑芒在慢慢消退。

但那種黑色質感,比殺蜘蛛鬼時的黑色,要厚重不少。

果然,只有主動出擊,才能有掌握自己命運的可能。

由獵物,變成獵人。

「嗯,你這野生菜雞也勉強算得上一個天才吧。」

小花貓不斷的撓着自己的鬍鬚,要不是愛惜,說不得得扯下幾根。

那個汲取鬼源的伴生天賦,說實話,就算它曾經強如鬼王,也是羨慕的不得了。

「呵呵呵...小花,走吧,去找找還有沒有...

鬼,也不是那麼的可怕...」

...

當李曜離去半小時後。

一個白衣少年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他的眉頭緊皺。

「鬼老,你不是說有個低級巔峰鬼物會出現在這裡嗎?我都在這裡等了20分鐘了,也沒有看到。」

白衣少年有點不滿,他覺得自己錯失了一個絕好的歷練機會。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里的佝僂身影,慢慢的從黑暗中浮現。

老頭沒有說話,而是慢慢閉上眼,仔細的感應着周圍情況。

「少爺,這裡有鬼,不過已經被殺了。」

老頭緩緩的道。

「被殺了?難道有鬼道眾從這裡路過?」

白衣少年疑惑。

按理說這種低級鬼物巔峰的鬼,鬼道眾的正式成員是看不上的,那些實習成員沒有十足把握,也不會輕易出手。

「也許是其他有護道人跟着的年輕人在歷練,剛好碰到了這隻鬼,他打不過,只得由他的護道人所出手了。因為我沒有感應到這隻鬼的鬼源消散的痕迹,這隻有更高層次的高手出手,才能直接泯滅鬼的鬼源...」

老頭掐了幾個探測符咒後,緩緩說道。

「哎,真是晦氣。本想親自殺了這隻鬼物,驗證一下我的實力,可惜了。」

白衣少年彷彿有潔癖,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扇了扇鼻子。

「龍嘯少爺,憑你現在的實力,說是超越了剛考上鬼道眾的正式成員,那絕對沒有問題,殺這種低級鬼物,也沒什麼意思。你作為家族核心,由老夫擔保,舉薦你去進行鬼靈洗禮,絕對能讓你在短時間內,實力再提升一個檔次。」

「呵呵,那這就有勞鬼老了...」

說著說著,這兩個身影慢慢的沒入黑暗之中,很快消失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