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欲野
欲野 連載中

欲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銀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戚子苓 沐澤蘭 現代言情

【無女主 苓沐cp 等候 雙向奔赴 系列文2】 當歸,系中藥,性溫,味甘、辛、苦
雲城有家中醫館,名當歸,老闆沐澤蘭,以中藥為名,身材修長清雋,正如花中四君子的蘭,清塵脫俗
他長相極好,曾拒絕無數追求者,誰也不知道他其實在等一個人,就如他中醫館的名字
當歸,應當歸來了
他從19歲,一直等到27歲
直到有天,一個渾身是傷的男人闖入,昏迷在門邊
那一刻—— 所有人眼裡清冷又漠然的沐老闆,衝上前把男人抱在了懷裡,彷彿抱到了全世界一樣,眉目猩紅又痛苦
那天以後,男人住在了中醫館
男人名叫戚子苓,慵懶邪氣又挺壞,無論做什麼都和沐老闆對着干
本以為沐老闆會把人趕出去,卻沒想到每逢夜間戚子苓熟睡,他都會坐在床邊,一遍又一遍描着他的眉眼,眼底都是佔有慾
他無數遍後退妥協,只求戚子苓能伴他身旁,再不離開
* 我不會放棄,因為你從不知道,在我眼裡……你是我命定的唯一
展開

《欲野》章節試讀:

Chapter5、不裝了?醒了?


這種情況,必須得縫針,不然癒合的太慢了。

他皺了下眉頭,又去拿了縫針用的工具。

先幫阿苓清洗了一下傷口,又消了毒,確定沒什麼問題了,才上了點止血藥。

最後進行縫針。

這期間,戚子苓依舊處於昏睡之中,消毒的時候只能感覺到他身體下意識地微顫,額頭上滲出了冷汗。

其他的,沒什麼反應。

直到縫針的時候——

沐澤蘭半跪在床邊,手上動作很快,很認真地縫針。

麻醉什麼的自然不可能有,何況只是一個幾厘米的小窟窿。

他在準備下手的時候,手指還在顫抖。

可當他真正下手的時候,手指不是一般的穩。

他一點一點地縫着,縫到了一半察覺到了什麼,卻沒有戳破,只是把傷口縫完。

縫完後,他鬆了一口氣,把拿來的東西都收起來以後,坐在床邊。

「還打算裝睡嗎?」

他眉眼清冷淡漠,嗓音又冷又噙着幾分低笑。

縫針縫一半的時候,他就知道阿苓醒了,昏迷時的縫針和清醒時的反應完全不一樣。

當時,他沒戳破,只是因為他怕他會太激動,到時候不經意傷了阿苓。

床上,戚子苓平躺着,緊閉着雙眼,一言不發。

彷彿真的是在昏睡一樣。

「呵!」

沐澤蘭凝視着他,自嘲地輕笑了一聲:「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

他確定,阿苓已經醒了,就是不想見他而已。

戚子苓閉着眼睛,藏在被子里的右手都攥緊了。

他不太敢睜開眼睛,也不敢看沐澤蘭,也真沒想到他沒堅持住昏倒了,還讓他逮了個正着。

不想見,三個字真就戳的他心口都疼。

若真的不想見,又怎麼會專門過來一趟。

他只是不敢。

看着床上的戚子苓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沐澤蘭的眼尾都泛着紅,八年來所有隱藏的情緒爆發。

他倏然垂下了頭,覆上了戚子苓微涼的唇瓣。

不是裝嗎?

他倒要看看,阿苓能裝多久!

唇瓣兩相觸碰時,兩人的心口都顫抖了一下。

戚子苓終是忍不住睜開了眼睛,一雙桃花眸深邃幽暗到不見底,裏面燃起絲絲的火光。

他的眼尾染上一分薄紅,妖冶又邪佞,單手將沐澤蘭摁扣在了床上。

兩人位置互換。

他的吻,又狠又野,席捲了沐澤蘭所有的感官。

一瞬間,沐澤蘭眼前都一陣恍惚,彷彿回到了八年多以前的那一晚。

他的阿苓,野的不行,摁着他死死地欺負。

那眉眼的壞笑,調戲的口吻,讓他記了無數個日日夜夜。

良久,戚子苓才放開他,剛剛的動作牽動了他才縫合好的傷口,額頭上都滲出了冷汗。

他翻了身平躺在床上,呼吸都亂了,閉了閉眼,指尖都在顫。

到底是沒忍住。

沐澤蘭依舊平躺在床上,指腹摸了摸微疼的唇瓣,偏過頭看向戚子苓,唇角忍不住泛起了笑。

「不裝了?醒了?」

他眯眼,看着刻意閉着眼睛的阿苓,心底嘖了一聲。

自欺欺人的本事,沒人比阿苓更會了。

比起八年前,阿苓更俊了,下巴的鬍子沒刮完,剛才就有一點刺他,但很性感。

輪廓線也更硬朗了,稚嫩被沉穩取代,但對他的壞就沒變過,和八年前一樣。

還有,那雙光是凝望着他,就想要把他給吃掉的眼神,藏也藏不住。

戚子苓躺在床上閉目養神,跟老和尚敲鐘似的,說什麼都沒反應。

什麼不裝了,什麼醒了。

他不知道。

他在昏睡,他夢遊了,他沒醒。

氣氛陷入了僵持中。

好在床很大,睡兩個人完全睡得下。

沐澤蘭也不想逼他,乾脆起來把門給鎖上,才關了燈。

燈光一暗,被夜色籠罩,什麼也看不見。

他悄悄地挪動了一下,側睡着。

他的下頜貼在戚子苓的胳膊上,手也纏上了他的胳膊,嗓音又低又沙啞:「阿苓,我想你了。」

想了太多年了,想到在夢裡都是他。

戚子苓呼吸微亂,手指都攥成了拳頭,眼睛睜開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心口泛着疼。

他剛剛,就看到了一眼。

小沐哥,他的沐沐,越來越俊美了,比八年前更誘人,也更能戳死他的心。

他沒說話,任由着沐澤蘭抱着他的胳膊,聽着耳邊的呼吸變得綿長,才緩緩地側過了身。

凝視着熟睡的沐澤蘭,他的眸色越發的深沉火熱。

良久,他舌尖抵了抵腮幫,口中低罵了一聲:「操!」

真他媽性感,怎麼就這麼勾他!

罵完,他的眼睛卻又忍不住紅了,想着沐沐說的那句想他了。

又看着他沒安全感的把門給鎖上,就怕他跑了,心口的疼怎麼都壓不下去。

他忍不住抬手碰了碰沐澤蘭的臉頰。

想着剛剛那個吻,他微抬了身子,在沐澤蘭的額頭上印了一吻,眷戀又深沉。

又沉默了良久,他半平躺着,手指抵在耳朵里的骨傳導耳麥上,嗓音低沉。

「怎麼樣了?人抓到了嗎?」

「放心吧,戚教授,您都親自出馬了,再抓不着豈不是在打我們的臉。」

那頭很快就傳來了聲音。

「嗯,我受了點傷,需要休養,半個月內沒要緊事不要找我。若有事的話,給我發消息,別來找我,也別調查我行蹤,該出現的時候,我會出現的。」

他嗓音壓的很低,確定沐沐熟睡了才開的口。

沐澤蘭也確實是睡了,他身體打小就弱,在院里吹了半宿的涼風,早就架不住了。

抱着他心心念念的阿苓,更是又困又乏,本想着不睡的,結果……耐不住身體需求,睡的很香。

「好的,戚教授,您辛苦了,這些小事就交給我了。晚點我把近期的都發給您,您看着幫點忙唄?」

那頭的聲音有點小心翼翼,畢竟是請來的大神。

「嗯,發來就行,不說了,你們早點休息。」

戚子苓應了一聲,把耳麥關了,又把耳麥從耳朵里拿了出來,放在口袋裡。

他本睡不着,但可能到底是身邊有人,耗到天快亮的時候,終是忍不住困意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