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醫婿
最強醫婿 連載中

最強醫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桌椅板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北 江映雪 都市小說

贅婿張北,意外獲得老祖傳承和生死符,從此開啟別樣人生
醫術懸壺濟世,獲得嬌妻芳心! 古武懲惡揚善,眾人拍手稱快! 他,傳說般的存在,讓人心生敬畏! 他,站在山澗頂峰的男人,傲視天下,捨我其誰!展開

《最強醫婿》章節試讀:

第6章 去我家


渣土車側翻在應急車道上,司機頭破血流,早已沒有了生機。奧迪小轎車的前臉已經全部報廢,坐在后座的女人要是沒有系著安全帶,恐怕也遭此厄運。

「誰來救救我女兒!」

由於轎車嚴重變形,車門已經無法正常打開,女人身上只有擦傷,但是身邊的六歲小姑娘卻傷的很嚴重。

整條腿卡在了座椅和變形嚴重的中柱中間,小姑娘小腿肚上還有一道十厘米左右的傷口。鮮血直流,臉色發白,呼吸微弱。

路過的車輛大部分都停下來,只是無法伸手去營救,因為沒有專業工具,很難將小姑娘救出。

「江總,你在這等我!」

張北剛要衝上去,江映雪拉着張北的手也跟了過來。

「我也要幫忙!」

看着一臉倔強的江映雪,張北點點頭。

張北直接跑向奧迪車,看着淚流滿面的女人,心中不禁有些動容。張北用手拽住門把手,用力拉扯了一下,門發出咯吱咯吱的摩擦聲。

「離門遠一點!」

隨着張北一聲吼,用力一拉扯,「嘭!」的一聲,整個車門被拽了下來。

「快下車!」

「我不下車!我女兒還在車上!我要救我女兒!」,女人發瘋般的吼着。

「大妹砸,快下車,引擎已經起火了!」

「快點出來,一會車該爆炸了!」

一聽爆炸,女人更加瘋狂往車裡撲。「女兒沒了,我活着也沒意思,我一定要救她!」

女人的吼聲撕心裂肺,在場的幾個人父人母早已流下了眼淚。

「我去救你女兒!你先出去,別耽誤我救她!」,張北急忙說道。

女人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雙眼放光的盯住張北,「你真的能救我女兒嗎?真的嗎?」

張北點點頭,「江總!你們站的遠一點,先照顧好她!」

江映雪擦了下眼角的淚水,有些難為情道:「你……你小心!」

冷若冰霜的女總裁也有柔情的一面,張北微笑着對着江映雪點點頭。

要想救出小女孩,只能將中柱掰開,別無他法。要知道,中柱是這個車最結實的地方,變形的高強度鋼不是說掰就掰的。

張北一隻腳抵住車屁股,一手用力的拉着變形的門。

「嘭」

車門被這個拽了下來。

此時,引擎已經開始大量冒煙,小火苗也在蠢蠢欲試。

「快點!要爆炸了!」

看着濃煙滾滾的引擎,張北雙腳生根般駐紮在地上,雙手抓住中柱,大喊一聲「啊!」

中柱只是象徵性的動了動,但要想將小女孩的腿拿出來,簡直痴人說夢。

引擎中的滾滾黑煙中開始有長長的火苗從中搖曳,隨時都有爆炸的危險。

張北再次發力,又是動了一點點。也就是張北在此 ,不然徒手掰直中柱,想都不要想,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點點。

「啪!」

引擎中開始產生細小的爆炸聲音,江映雪焦急的望着奧迪車,絲毫不見張北出來。一旁的幾個熱心的人也是翹首以盼,一臉的焦急。

女人也好像回過神來,看着已經燃燒的引擎,失聲痛哭道:「快回來吧!不救了!我不救我女兒了,你快回來吧!」

喊到最後,女人脫力般坐在了地上,嘴裏還在不斷重複着剛剛話。

張北掃過一眼引擎,此時已經火光衝天,張北心中一緊,再次發力!

老祖給了我機遇就是懲惡揚善,幫助好人,今天遇到此事,還請老祖護我!

「啊!」

張北手臂青筋暴起,就連胳膊上的肌肉都要比之前大上一圈,感覺到雙臂充滿力量,張北大喝一聲。

「開!」

「咯吱~」,中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張北徒手掰直,來不及多想,張北抱起小女孩緊忙躲到路邊的排水溝中。

緊着着一聲巨響。

「轟!」

火焰照亮了整個道路,一朵蘑菇雲緩緩升起。

「啊!我的孩子!」,女人眼神空洞的望着車子的方向,不知腦海里想着什麼。

江映雪也掩面而泣,倒不是因為感情,而是感動。

「哎!好好一個大兄弟咋就這麼沒了!」

所有人都感到悲哀,替活潑可愛的小女孩悲哀,替不顧危險救人的張北悲哀。還有那位渣土車司機,剛有人回來,說他的駕駛室中一股酒味。

悲哀,真是悲哀。

「快看!那裡有人!」

眾人望去,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懷中抱着一個小女孩。

「他們沒死!」

看見這一幕,江映雪哭的更厲害了,那種喜極而泣的心情只有經歷了才會懂。女人緩緩站起身,嘴角掛着微笑,眼淚直流。

「你沒事吧?」,江映雪柔聲問道。

臉色熏得的發黑的張北,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沒什麼事,就是工裝壞了!」

江映雪一笑,「別擔心,不扣你工錢!」

女人直接跑到張北身前,「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

「從今往後你是我沈君蔓的救命恩人,我沈君蔓這輩子為你當牛做馬,報答您的恩情!」

「沈君蔓?青龍會的女龍頭沈君蔓?」

「我靠,這比中五百萬大獎還要刺激啊!」

「別在這羨慕嘞,有能耐你也冒着危險去救啊!」

張北見小女孩放在地上,神情又嚴肅了起來,「先別急着謝我,你女兒還沒度過危險呢!」

聞言,沈君蔓急忙湊了過去,江映雪也一臉緊張的看着張北。

張北蹲下來,利用陰陽玄針點穴之法,在小女孩的孔最、隱白、神門三個穴位各點一下,小腿上的傷口瞬間被止血。

這時救護車已經到來,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由於是重大事故,就連醫生都來到了現場。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直接蹲下,用手撥開小女孩的眼皮,又拿出醫用手電筒,兩隻眼睛分別照了一下。隨後又帶好聽診器,將聽診頭放在小女孩的心口。

醫生摘下聽診器,「誰是孩子的家屬?」

沈君蔓緊張的站了起來。

「現在必須送往醫院做手術,可是路況可能沒那麼順利,所以……」

「送醫院來不及了,我能治!」,張北打斷道。

沈君蔓一喜,激動的看着張北,「你真的能治好雯雯?」

「哼!一派胡言!請這位先生別在這嘩眾取寵好嗎?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你當是小孩子過家家嗎?」,醫生訓斥道。

「是啊!這可和將人從車裡抱出來不一樣!」

「我看那,這小子就是一聽對方是沈君蔓,在這故意賣弄呢!」

「人家醫生還不如你?」

張北沒有理會其他人的言辭,一直蹲在小女孩身邊觀察着她的情況,此時他抬頭質問道:「你知道她什麼問題嗎?就要做手術?」

醫生理直氣壯道:「廢話!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要送到醫院手術,像這種撞擊程度的車禍,內臟都有可能受傷,這都得靠儀器去檢查,你什麼都不懂就口無遮攔?」

「我給她把過脈了,內臟沒有事。」

張北抱起小女孩的時候,腦海中就出現了一連串的信息,簡直比儀器還牛掰。

「中醫?每年的偏方都有治死人的!那真是害人不淺!」,醫生憤怒道。

「是啊!我大姑就是聽信中醫,最後才落了個殘疾。」

「我打賭,這小子一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着群眾都站自己這一邊,醫生又接著說道:「這位女士……」

沈君蔓打斷醫生的話,她的直覺讓她更相信張北,她也很奇怪,這個都不算相識的小夥子,竟然給她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你真的能治好雯雯?」

「治好不敢說,保她一命還是沒問題的!」,張北自信道。

「好!我聽你的!」

醫生在一旁恨得牙根直痒痒,真的是無知,我到要看看你一會怎麼收場。

「誰有紅線?給我用一下!」,張北認真道。

「紅線?這小子是要做法嗎?」

「小夥子,無知會害了你的。」,醫生雙手抱胸嘲笑道。

江映雪也不太相信張北,可還是將自己手腕處,紅繩編織的手鏈遞給了張北,「這個可以嗎?」

張北接過點了點頭。

小孩子流血過多身子虛弱,再加上受到驚嚇,一魂一魄已經脫離本體,所以小女孩才會處於假死的狀態,如長時間魂不附體,小女孩可能就變成植物人了。

只見張北將手鏈解開成一米多長的紅繩,又將紅繩沿着小女孩食指根部一圈圈的纏繞,直到小女孩的指尖。

「哼!封建迷信!」,醫生道。

順手拾起一塊玻璃碎片,猛的劃破小女孩食指勒紅的頂部,鮮血一下流了出來。

「不消毒嘛?破傷風怎麼辦?已經流了很多血了,你又給劃開?」,醫生毫無掩飾對張北的鄙夷。

張北將紅線的另一頭遞給沈君蔓,「孩子叫什麼名字?」

「沈伊雯。」,沈君蔓毫不猶豫的答道。

「拽着繩子,喊「沈伊雯,和媽媽回家了!」,連喊三聲,我讓你鬆手你再鬆手!

「怎麼?物理治療不好用,開始法術治療了啊?殭屍片看多了吧?這孩子萬一……」

「閉嘴!」,張北吼道。

看着張北凌厲的眼神,醫生閉上嘴露出不滿的模樣。

「準備好了嗎?」

「恩!」。

「沈伊雯,和媽媽回家吧!」

「沈伊雯,和媽媽回家吧!」

「沈伊雯,和媽媽回家吧!」

第一聲像是讀課文一樣生硬,第二聲真的像是在呼喚自己的孩子,第三聲時,沈君蔓淚流滿面,言語中帶着自責、懊悔和希望,一時間周圍的人又被感動的掉下眼淚。

來了!

只見不遠處一個小女孩走到張北身前,對着她微笑着鞠了一躬,隨後躺了下去,和地上的沈伊雯重合在一起。

「鬆手吧!」

放下紅繩,沈君蔓的手心全都是汗,饒是經歷過風浪的她,也不免有些緊張。

「哼!裝神弄鬼!」

醫生的話音剛落,就聽見剛剛背後訓斥張北的人突然說道:「動了!她動了!」

所有人望向沈伊雯,只見她睜開雙眼,大聲哭了起來。

沈君蔓急忙抱起沈伊雯,「雯雯不哭,媽媽在呢!」

「媽媽!我疼!」

「醫生呢?別看熱鬧了,趕緊給孩子送醫院,處理好傷口!」,張北大聲道。

醫生驚訝的張着大嘴,怎麼也不相信這是張北治好的,可不管怎麼樣,孩子確實救活了,醫生尷尬的衝著張北歉意的微笑一下。急忙將沈伊雯抬上擔架,送上救護車。

「叔叔!你會到醫院來看我嗎?」,沈伊雯堅強的問道。

沈君曼將自己的私人名片遞給了張北,張北接過,對着沈伊雯說道:「叔叔忙完就去看你!」

張北示意沈君蔓趕緊陪孩子去醫院,這才避免了對方的千恩萬謝。

救護車開走後,一陣雷鳴般的掌聲響起,張北謙虛的對着大夥微笑打着招呼,隨後直接溜進了車裡。

「想不到你這麼厲害?」

張北的所作所為讓她嘆為觀止,無論是功夫還是那種醫術,真的讓人很好奇這個人的身份。

「是不是覺得撿到寶了?」,張北玩笑道。

「切!」,一陣緊張的忙碌,江映雪體內殘留的藥效也過去了大半。

「走!帶你去個地方?」,江映雪神秘道。

「去哪?」

「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