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陽大修士
玄陽大修士 連載中

玄陽大修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輝燦神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羅久陽 輝燦神光

穿越到一個類似凡人修真的世界,羅久陽開始學習符錄、丹藥、煉器、培靈、控蟲、訓獸........... 為了不被大修士當做螻蟻,羅久陽,立志做一個大修士
展開

《玄陽大修士》章節試讀:

第4章 身價


「這位師兄,這個小壽元丹可否再便宜半塊靈石。」

出聲的正是在修真界砍價的羅久陽,為了這一瓶小壽元丹便宜一塊靈石,他足足與擺攤的丹藥閣師兄討價還價唇槍舌戰了大半個時辰。

「去去去,都便宜了半塊靈石了,還不知足,再打擾本人坐攤,就讓你嘗嘗我新修練的風刃術!」

一位相貌端正的青年修士非常不耐煩的推開了羅久陽,邊說還手中聚集了一團青色的法力,正是他所言的風刃術。

羅久陽連忙安撫了幾聲,最後忍痛多出三顆黃龍丹,才交換到了小壽元丹。

回到院子,羅久陽立馬鑽進了屋子,取出了此行購買的物品丹藥,還有二杯玉簡。

玉簡其中一本是功法,一本法術。

原來從雜役殿出來後,羅久陽轉道就去了功法閣,後面又去宗門紡市購買了幾類丹藥符錄和一些必須物品。

在功法閣他上交了烏黑令牌,就進入雲河門的功法閣一樓。

功法閣一樓雖說只收藏低階功法,低階法術,但也有足足上千種。羅久陽篩選查看了近兩時辰才挑了適合的兩份。

挑選的功法是———燃血功法;

法術是———黃泉練骨決。

燃血功法是種練氣期火系功法,一共十二層。

這種功法雖說是練氣期的低階功法,但是也帶了部分血道的修練,是一種即使火系功法同樣是血系功法的功法。

羅久陽雖說覺得這個功法有些爛大街,但好歹算在功法閣一樓找到的,唯一帶有血道修練的功法。為此,他還心中竊喜了許久,畢竟他還擔心要是找不到,他得去坊市購買功法,那樣就太昂貴又太危險了。

而黃泉練骨決卻是一種血道的煉體秘法,而且是殘本,只有前面二層。就這樣它品階都較高,是相當於中階!

中階法術一般是築基修士修練的法術,但並不代表中階法術容易修練。築基修士在築基期能習會一兩手中階法術,都足以自傲群雄。

在築基期的戰鬥中,有時決定勝負的關鍵就是一兩個威力絕倫的中階法術。

所以修為達到築基期後,除了修為法器,修練一兩個中階法術就是重中之重。

然而,練氣期修士修練中階法術,卻幾乎是不可能的,這無關資質功法,其中關鍵就是練氣期體內靈力的精純度就達不到。

但黃泉練骨決是一種練體秘法,只對體質和輔助之物有要求,並無靈力的精純度要求。

恰好羅久陽身負血道掌控天賦,體質和輔助之物都能輕鬆達到。

而功法之中的各種強大的後遺症,靈魂靈力污染,他都可以通過天賦環能力完美避開。

羅久陽都覺得黃泉練骨決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不練都對不起老天的賜予。

通過查看黃泉練骨訣殘本,上面所言,只要練成第二層血罡罩,肉體自生血罡護罩,就能肉體硬抗頂階法器持續攻擊而毫髮無傷。

雖說這描述的有些誇張,但看到其修練方式的難度和後遺症,羅久陽又覺得這描述一點也不誇張。

畢竟有付出才有結果嗎!

除了功法法術,羅久陽手上有儲物袋一個,丹藥、法器、符錄、靈草、材料若干。

丹藥有:

黃龍丹二瓶共二十二顆,練氣期精進修為丹藥,正常修練的話足夠用七八個月;原先有五瓶的,但為了換其他資源出售了部分。

壽元丹兩瓶二十粒,一粒可增加八到十年壽命,練氣修士一生只能服用一次,兩次服用只精進部分精元,並無增壽效果;

青元丹兩瓶二十粒,可增加精血元氣;

洗髓丹兩瓶二十粒,洗髓閥體,可小微增加修練速度,同時也是凡人武道眼中的聖葯;

清靈散一瓶十粒,俗世中世間少有的解毒聖葯,能解天下千百種劇毒;

養精丹一瓶十粒,對內外傷都有奇效的靈藥,不論是受了多嚴重的內外傷,只要吃了這葯一顆,即使不能起死回生使傷勢立刻痊癒,也可讓傷勢大為減輕,保住性命;

這些丹藥除了黃龍丹壽元丹對他有用,其他都是他用來去俗世中行走準備的。

除了丹藥耗費羅久陽大量靈石之外,還有一種靈草也購買了許多。

翠腥草,一種水生的靈草,因其帶有濃重的腥味,讓諸多靈獸所不喜,但它又是一種煉製鎮痛,去除輕微的邪氣魔氣侵染的重要丹藥藥方主葯。

曾經羅久陽對這種常見的靈草做過一些試驗研究,得出了一些小成果,但對那時的他沒什麼用。

現在要轉修燃血功法,這種翠腥草對羅久陽修練血道功法相當重要,不亞於黃龍丹,聚氣丹的作用。

好在這種靈草生長快還對靈氣環境要求低,又被靈獸所不喜,坊市中的價格倒也不貴,羅久陽用一瓶黃龍丹就換取了上百份的靈草。

法器共了四件,上品法器——靈鱉盾,羅久陽父親贈送,水系防禦性法器,價值上百靈石,是羅久陽儲物袋中價值最昂貴之物。

中品法器——白元飛劍,三年前羅武琴贈送,這是當時她獲得一把上品攻擊法器後退役的,就送予羅久陽。白元飛劍攻擊力一般,但飛行速度在中品法器也是上上之物,價值最少四十五塊靈石。

下品法器——殘陽箭,這是殘缺的法器的,羅久陽認為是專門用於弓箭法器的配套箭鏃,這讓他曾經都驚呼不已,這種用下品法器當消耗品的修士,簡直壕無人性。但因為沒有主法器弓弩,這件下品法器作用有限。

下品法器——靈波盤,羅久陽自己製作的輔助法器,主要作用是探測周圍一里範圍內的靈力波動。這也是他研究成果之一,當時興奮的他想做出修真界的雷達,不過,通過煉製法器,還有一些未知的因素,導致他只能煉製一個功能簡陋的靈波盤。

不入品法器多件,是羅久陽研究時煉製的小玩意。

除此之外,還有靈石二十塊,一大堆材料。

細數下來,羅久陽發現他身價在練氣期前修士來說還是富裕之人,一般練氣期後期修士也就有一件上品法器而已。

把物品整理後全部放入儲物袋。

羅久陽覺得還有件要做,想到這一去少則十,多則二十年,如果羅武琴找不到自己肯定會做一些傻事,這樣子的話,還是提前留一封信為好。

片刻後,羅久陽用特殊液體寫了一封信,信的內容表明了他的去處,和他的部分計劃,同時讓他姐羅武琴不要擔心云云。

這封信,羅久陽把它藏在了一個小秘密之地,一顆粗大老樹枝丫洞里。

這個地方是羅久陽與羅武琴留信之地,或許並不隱蔽,但也不怕被奪走。

因為沒有特殊的手段,別人也只會看到一張白紙,並不能看到什麼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