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神道仙途
都市之神道仙途 連載中

都市之神道仙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鬼墨書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兮 秦蕭 都市小說

〔修真 科技 捉鬼 不無腦 尋仙途〕 末法時代,大道有缺,靈氣枯竭,而大學生秦蕭身懷仙體,被一神秘老者看中,強行拉走踏上修仙途,從底層捉鬼學起,一步步登上更高的境界,遊歷宇宙大千世界!叱吒江湖,霸絕天下,萬人俯首,惟我獨尊
「我秦蕭必定立於雲巔,成一世梟雄!」展開

《都市之神道仙途》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夢中場景


一片荒蕪的戰場上,遍地都是殘肢斷臂,無數屍體堆積成山,鮮血彷彿沾染了天空,血染天穹滿目紅艷。

一個受着重傷,衣服破敗不堪的男人站在屍體堆成的小山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雙眼死死盯着懸在空中的老者,以及他身後的無數兵將。

那老者開口緩緩道:「安辰,放棄吧,縱然你有無敵之資,也絕不可能活着走出這個小界了。」

聞言,那男人雙眼越發兇狠,破口大罵道:「重淵老兒!你個雜種!竟敢設計陷害我!若我出了這個小界,定要去鴻蒙大宇向三大天尊告發你的惡行!」

被稱作重淵的老者輕蔑的笑道:「哈哈哈,恐怕沒有那個機會了,這裡只是億萬世界中的一個小界,你死在了這裡,沒有人會發現的,你的掙扎只是螳臂擋車,蚍蜉撼樹!要怪,只能怪你知道的太多了,去死吧!給我上!」

說罷,重淵身後的無數兵將一同衝殺而下!

安辰拔起插在屍體上冒出陣陣寒氣的利劍,也沖向了大軍中開始廝殺!

頓時,天空中的無數兵將猶如雨點般紛紛落下,成為了地上萬千屍體的其中一個。

安辰每揮出一劍,就有一大片的兵落下,天空中,絢麗燦爛的靈力傾瀉而下,赤霞千萬里,神通橫擊九天,下落黃泉,神力宛如汪陽一般,遮天蔽日,大地沸騰!

一輪又一輪的拼殺讓安辰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一位膽大將領不解的問道:「宗主大人,這實力懸殊太大,完全打不死啊。」

重淵轉頭望着那位將領,淡淡的說道:「那你說怎麼辦?宗門裡的強者都不在,我又打不過他,只能讓你們先上,耗光他的力量,別說了,你也去死吧。」

說著,在那位將領恐慌的神情中,被重淵掐着脖子捏爆成了一片血霧。

隨後,他下令停手。

待兵將退去,重淵微笑着問道:「安辰,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去死;二:活着,歸順於我,畢竟你這樣的天才,就此夭折也怪可惜的。」

安辰聞言,笑了,隨即獰笑道:「哈哈哈,歸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改變主意了!我還有第三個選擇!殺了你!然後拿着你的人頭去混沌大宇宙中給你的死敵天幽!」

重淵聽後,冷肅道:「很好,我也改主意了,我要拿着你的屍體去那個叫葬仙星的大界扔給你的父母,不知他二人見到你的屍體會作何感想,哈哈哈...給我上!別給他喘息的時間!」

「你找死!」

安辰怒喝一聲,將手中的寒劍分成兩半,一半冒着火光,一半冒着寒光,接着,被分成兩半的劍恢復了另一半。

安辰拿着兩把劍又一次衝進了大軍之中。

烈焰和寒氣形成很明顯的對比,每一揮舞,都有數具屍體落下。

就這樣,安辰血戰八日之後,最終還是由於體力不支而倒下了。

他躺在地上,雙眼還是狠狠的盯着重淵。

重淵見他倒下了,飛下來站在他的身旁,嘲諷道:「呵呵呵,安辰,你可是要成為億界神主的存在啊,怎麼能倒在這裡呢?快起來啊,你的天命光環呢?你不是不死嗎?哈哈哈...今天,我就要把你永遠的封禁在這裡!」

說著,重淵拔起地上已經融為一體的寒炎劍,往安辰的胸口狠狠的紮下。

「啊!」

伴隨着安辰的一聲慘叫,無數將士飛下紛紛結陣,一個巨大的陣法浮現而出,將安辰死死的壓在陣眼中。

重淵拿着安辰的寒炎劍飛向空中注視着這一切。

待三日之後,重淵確保陣法萬無一失了,便帶領大軍在這一界設下結界,隨即撕裂虛空離開。

.........

不知過了多久,一百年?還是一千年?又或者是...一萬年?

這天,天上轟隆隆的雷聲翻滾,虛空之中,一道驚人的長虹劃來!

一位老者憑空出現,看着地上堆積成山的屍骨,他手中掐訣,口中似乎在默念着什麼,隨即喃喃道:「應該就是這裡了。」

接着,他拿出一個刻有奇異花紋的羅盤,固定在空中,開始破陣。

.........

十日後,陣法轟然碎裂,在陣眼的封印中沉睡了一萬年的安辰茫然的醒了過來。

望着周圍又熟悉又陌生的景象,愣愣的道:「這...是哪?」

「叮鈴鈴......」

鬧鐘響起,秦蕭有些不耐煩的關掉鬧鐘起床,望着周圍,疑惑道:「哎?奇了怪了,最近怎麼老是做這個夢,難不成我前世是那個安辰?嘖,算了,別想了。」

隨後起身洗漱。

他是名大學生,明天就開學了,今天要提前一天去學校。

一個小時後,所有東西都收拾好,秦蕭便跟父母打聲招呼,拉着行李箱去十字路口等車。

途中經過一片林子的時候,秦蕭的餘光望向一堆草垛,一個身穿紅肚兜的小女娃娃,躲在草垛後,探出頭笑着望他。

「卧槽!」

秦蕭被這女孩嚇了一跳,連忙退後幾步,就這樣對視幾秒鐘後,那小女孩收回探出去的上身。

秦蕭怔住了,接着,他鼓起勇氣走了過去,想一探究竟。

可奇怪的是,當他走到草垛後面,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只有一片散落的樹葉和雜草。

他有些懵了。

「難道是幻覺?應該是我昨晚沒睡好,看錯了,嗯,到公交車上睡吧。」

說罷,他又踏上了去十字路口的路。

待他走後,那小女孩又出現了,望着他的背影,嘿嘿的笑。

.........

坐了半天的車,秦蕭也有些餓了,看看時間,距離火車發車還有一個多小時,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附近的餐館。

「老闆,一碗牛肉麵。」

「好嘞,客人先坐,稍等,馬上就好。」

說罷,秦蕭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等菜的過程中,他還不忘在室友群里問了一句:「哥幾個今晚去不去夜市?」

信息發出去後,秦蕭又起身拿了一瓶可樂打開。

沒一會兒,來消息了。

余浩:「行啊,我還有倆小時就到學校了,你們呢?」

秦蕭隨手回了句:「五六個小時吧,還沒坐上火車呢。」

沈丞:「唉,你們真好,還能坐火車,不像我,跟咱們大學同一個城,走路十多分鐘就到了。」

何子安:「一邊去吧你,別擱這凡爾賽了,我還有一個小時到學校,秦蕭,你咋這麼慢,連火車都沒坐呢。」

秦蕭無奈的回了一句:「唉,離得遠啊,我要是像沈丞那樣,我現在還在床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