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郁色玫瑰
郁色玫瑰 連載中

郁色玫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濃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辭 現代言情 祁嶼

學校是一座白色的象牙塔,平靜之下暗藏洶湧,名媛的交際圈,虛偽自私的人性,易燃易爆的愛情,抉擇與危險交織,都藏匿在一片郁色叛逆中
展開

《郁色玫瑰》章節試讀:

第07章 光影


幾天後,北城高中的校園文化節正式開幕。

「請各班同學準時到禮堂集合,參加開幕式……」

學校廣播傳出教導主任洪亮的聲音,學生們也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沒一會,走廊和樓道都是雜亂的說話聲與腳步聲。

校門口的豪車川流不息,還有專門接待的人,每次都學校重大活動,都會有校領導,校董事出席活動,不管平常怎麼樣,在面子這一塊學校每次都做的很好。

宋辭從遠處的豪車挪開視線,低低咳嗽兩聲,在吳安妮耳邊說道:「你先去禮堂,我有點咳嗽,想去醫務室拿一個口罩。」

吳安妮看見宋辭臉色有些蒼白,還叮囑她不用着急,自己會和老師說明情況的。

宋辭道了謝,從人群中抽身而退,往醫務室的方向走去。

戴好口罩,宋辭跟上了還沒有進禮堂的學生隊伍中,三個女生走在其中,很顯眼,江意晗是學生會主席,官腔很重,一遇到什麼事,誰也不敢惹她,而且她和祁嶼的事迹也算是眾所周知,施琪的父親是某位領導,官大的很,就算她在學校里再怎麼囂張跋扈,學校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黎知宜在她們中間算是風評最好的一個,雖然她的爸爸是校董,但在為人處事上,着實讓人挑不出錯誤。

「知宜,你爸今天會來吧?」

當施琪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宋辭在看她們,黎知宜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對,淡然道:「會的。」

有那麼一瞬間,宋辭覺得她有些心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覺得。

偌大的禮堂坐滿了烏壓壓的人群,又吵又鬧,要不是教導主任一個一個班吼過去,說話聲根本不會停。

一進禮堂,宋辭就在找自己班級的位置,還在吳安妮先一步看見她,還朝她揮了揮手。

葉景姝最近和她的關係很僵,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看過去,只對吳安妮呵道:「吳安妮,你坐過來,我有事和你說!」

宋辭坐下時,吳安妮正好起身,兩人相視一眼,似乎都明白了什麼。

葉景姝不想她們走得太近。

台上的校領導,校董事依次入座,明晃晃的燈光打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立在他們面前的銘牌斜射微微光澤。

宋辭的視線定格在一個人的臉上,時過境遷,在燈光之下,微白的鬢角和眼尾的細紋還是在歲月中留下了痕迹。

那個人似乎是下意識地抬頭望向了底下人山人海的學生,宋辭迅速低下頭,如果仔細一看,那人的眉眼和宋辭很像。

接着便是開幕式時習以為常的冗長的開場白,校領導的演講,代表學生的演講。

代表學生是祁嶼,他穿着白襯衫黑褲子,領帶規規矩矩地垂在衣領間,神情平淡的念着稿子,眉目鼻樑在燈光的映照下,修出淡淡的陰翳,整個人籠在光里,一如既往的令人嚮往。

宋辭也不知道看了他多久才收回視線,也許在他的眼裡,她現在就像是台下的其他觀眾一樣,一樣的普通。

演講之後,到了眾人最期待的表演環節,黎知宜是第一個上場的,她化了妝,穿上了禮服,華麗又高貴,宛若公主一般。

她坐在鋼琴邊,纖纖細指在琴鍵上翩翩起舞,宋辭看着她,眼中的光影漸漸變換。

「姐姐,你能不能教我彈琴啊?」女孩睜着一雙葡萄似的大眼睛,撒嬌地哀求道。

宋辭溫柔地把她抱上了琴凳,將自己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我教你。」

……

「姐姐姐姐,我不想彈鋼琴了?」長大了一點的女孩興沖沖地跑到她面前。

「怎麼啦?」

「有姐姐彈給我聽就好了,姐姐最厲害了!」

宋辭揉了揉她的頭,無奈地笑了笑,「好,我彈給你聽。」

「那拉勾勾,以後一定要彈給我聽哦!」

女孩幼稚地伸出小拇指,宋辭勾住她的小拇指,眼裡是她的笑臉。

「姐姐保證。」

一曲畢,雷鳴般的掌聲響起,黎知宜站在台**鞠躬致謝,露出得體的微笑。

宋辭從禮堂中離開,臨走時,還回望了一眼台上的男人,他其實沒什麼表情,眼睛被照着亮亮的,是一副為人驕傲的樣子。

宋辭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會為死去的她而感到驕傲呢?

洛昭正提了幾個蛋糕往禮堂走,還沒進去,碰巧看見了出來的宋辭,她戴着口罩,眼中還有幾條紅血絲。

「你怎麼啦?」

宋辭搖搖頭,聲音很輕,「沒事,就是有點咳嗽。」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說著,洛昭便提着其中一個蛋糕放在她的眼前,看着她的眼睛說道:「吃點甜的吧,心情會好點。」

「不用了,謝謝。」

宋辭拒絕道,細長的睫毛輕輕眨動,洛昭倒也沒很失落,又鼓起勇氣問道:「那個,你有沒有男朋友?」

宋辭不明緣由的看他一眼。

洛昭憨笑道:「哦沒事沒事,我就是隨口問問。」說完,他便大步流星地跑進禮堂。

下午,畫室那邊出了事,江意晗帶人過去的時候,中間的一幅即將要展覽的畫早就被人為破壞的面目全非了,大理石的地面滿是破碎的畫紙。

那幅畫是江意晗畫的。

「意晗……」施琪見到這場面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江意晗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連手指都在發著抖,如果沒有鬧出這樣的事,這幅畫明天就可以展覽,說不定她也有一個特殊的機遇,可是因為這件事,全毀了。

江意晗的眼中不知何時蒙上了一層水霧,「沒了,都沒了。」

祁嶼從門外走進,看了眼滿是狼藉的現場,提示道:「先去調監控。」

施琪在祁嶼的示意下,先和幾人去了監控室,與此同時,後知後覺的洛昭才從廁所來到畫室。

洛昭看見室內此情此景,義憤填膺道:「這誰做的,這麼過分!」

祁嶼走近畫架,木質的畫板上還殘留着一道道不規則的劃痕,七零八碎的畫紙散落一地,切口平整,很顯然,這個人是有備而來的。

江意晗失神地坐在一邊,連洛昭和她說話都沒什麼反應,祁嶼走了一圈,走到了他們身邊,淡聲說道:「回去再畫一幅。」

「什麼?」江挽月愣愣的抬頭看他。

「抓人。」

以江意晗的實力,一個晚上畫一幅畫是沒什麼問題,但畫的質量就會大打折扣,畢竟原來那幅是她畫了很久才完成的作品。

想來想去,江意晗還是想要展覽的話,只能重畫,她答應了。

回去的時候,洛昭還不忘帶上自己買了那幾個蛋糕,還分給祁嶼他們一人一個,結果祁嶼以不吃甜的理由拒絕了,江意晗說減肥,黎知宜又不在,只有施琪拿了一個。

洛昭鬱悶的不行,苦着臉道:「今天已經被別人拒絕過了,現在又被你們拒絕,虧我這麼好心給你們買吃的。」

祁嶼低頭看手機,聞言還難得回他一句,「誰還會拒絕你?」

洛昭湊近他耳邊道:「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女孩啊,我今天看她心情不好,給她一個蛋糕,但是她拒絕了,然後我乾脆直接把蛋糕送到了她的教室……」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祁嶼打斷了,他不知什麼時候收起了那副散漫的模樣,非常嚴肅地問他道:「蛋糕買的是什麼口味?」

「你怎麼突然關心這個?」洛昭有些不明白。

「什麼口味的?」祁嶼又問了一遍,聲音略大,連一邊的江意晗和施琪都嚇了一跳。

「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