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氣
嬌氣 連載中

嬌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乾貝蝦的武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晚意 賀彥

在遇到你之前,世界是一片荒原,在遇到你之後,世界是一個樂園,哪有什麼一見鍾情,只不過那個人剛好是你
展開

《嬌氣》章節試讀:

第5章 第五章


周末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來到學校,剛坐下,就見林婉沖了進來。

「快,晚意,讓我進去,待會兒老杜來了我就不能吃早飯了」林婉急急忙忙。

「誒,你今天起晚了嗎」謝晚意側身讓她進去。

林婉十分懊惱,「對呀,我昨晚上忘記調鬧鐘了。」

吃得太急,林婉突然被噎着了,使勁捶着胸口。

看她這麼難受謝晚意給她拍了拍背,「我去給你接杯水吧。」

隨即便前往講台旁邊的飲水機接水。

剛接好,轉身的瞬間與剛走進教室的賀彥撞了個措手不及。

謝晚意一個沒站穩,上身往後仰,手上的水杯也差點被碰倒。

賀彥一手放到謝晚意的腰上穩住她的身形,一手固定她的水杯。

「沒事吧?」

抬眼望去,正好撞進那深邃的雙眸,校服外套里套着一件衛衣,隱隱約約可見鎖骨。

謝晚意忙低下頭,感受到腰上那隻手像是在灼燒她的腰上的皮膚一樣,微微發燙。

忙後退一步,滿臉通紅地低頭小聲道:「沒...沒事。」

「沒事就好。」

賀彥將手背到身後捻了捻手指,彷彿還感受得到那腰肢溫軟的觸感。

真特么軟。

齊鑒坐在位置上正打算翻開書複習,抬眼一看就看到這一幕,他帶着興味地打量着剛回到位置上的賀彥,「你怎麼回事,吃我小仙女的豆腐。」

聞言,賀彥抬頭打量了他一眼,「你的小仙女?」

齊鑒見那眼神過於危險,忙改口:「彥哥,你的你的。」

賀彥漫不經心的望向第二排的某個背影,伸出手拍了齊鑒一下,「你胡說什麼。」

回到座位上,把水遞給林婉。

「我快被噎死了,對了你和賀彥怎麼回事啊。」林婉也看到了剛才的畫面。

想起剛才謝晚意就滿臉通紅,「就是我快要摔倒他扶了我一把而已,他人挺好的。」

「你和我說的是同一個人嗎?就我們班那個何詩穎,就中間三排那個,她喜歡賀彥,之前有一次為了追他,給賀彥送奶茶,結果你知道嗎,賀彥把那杯奶茶給別人了,何詩穎當場就哭了。」林婉側頭悄悄和謝晚意說道。

可是,謝晚意上周為了感謝他,也給他買了一杯奶茶,他不是當場就收下了嗎。

想起上周,不知道那隻吉娃娃怎麼樣,班上這麼多人,她也不好意思過去問他,還是找機會再問問賀彥吧。

到了九點,開始了入學考試的第一趟考試,由於謝晚意在這個學校還沒有成績,所以被排在了最後一個考場。

謝晚意走進考場,看見考場的同學都在互相用眼神暗示,她從來沒在最後一個考場待過,覺得這個考場的氛圍和以往的不一樣,但她沒在意,坐在位置上等待老師髮捲。

考試時間過去半小時,監考老師早已沒在過道里巡視,由於最後一個考場老師都知道是什麼水平,便坐在講台打起了瞌睡。

考試到了尾聲,大家也開始他們的暗箱操作,有遞答案的,有偷偷摸摸看小抄的,只有謝晚意一人仍繼續寫着作文。

考試結束後大家回到了各自的班級,教室里充滿了對答案的聲音。

「誒,我們來對一下。」

「好。」

「ACBD……」

「完了完了,我們好多不一樣。」

……

「晚意,你考得怎麼樣。」林婉把卷子塞到桌子內。

「還行吧。」她感覺還行。

「走吧,我們去吃飯,難得考試提前半個小時放。」

見她一提到吃就兩眼放光的模樣,謝晚意抿嘴一笑,「走吧。」

兩天的時間在考試中過得很快,轉眼所有的考試就考完了。

最後一趟考試考完,出考場後謝晚意肚子突然感覺到一陣痙攣,一動就感到拉扯般的疼痛。

謝晚意怕一直在這裡站着影響其他人,便拽緊手中的筆扶着牆慢慢挪回教室。

一回到教室就回座位趴下休息。

林婉也回到教室,看到謝晚意趴在桌子上,臉色蒼白,便擔憂地走過去問了一下,「晚意,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好蒼白。」

謝晚意虛弱的回道:「我大姨媽來了。」

「可是你這反應也太大了。」林婉不放心。

「我習慣了,前兩天就是這樣的。」謝晚意喃喃道。

見她說話聲越來越小,林婉也不好繼續問他,便安慰她,「那好吧,你先休息下,我待會兒給你帶點吃的回來。」

準備去打球的賀彥等人,打算去學校小賣部買瓶水,剛走進小賣部,便看見林婉一個人在那裡買麵包。

「這林婉居然不吃飯吃麵包,真稀奇。」齊鑒看見林婉嘀嘀咕咕道。

見齊鑒這麼關注林婉,宋景軒打趣道:「我說,你怎麼這麼關注人家,不會是喜歡人家吧。」

齊鑒噶然回頭,雙眼瞪大的看向他,「你亂說什麼,我喜歡的可是辣妹。」

「你這兒着急幹嘛,說到你心事了?」

說完齊鑒便走上前去,拍了林婉一下,「婉胖兒,你是豬啊,才吃了飯,又買麵包。」

林婉突然被打一下,嚇了一跳,見是齊鑒,氣不打一處來,「你不知道你手勁多大啊,不是我吃,是給晚意買的。」

想到那雙怕疼發紅的雙眸,賀彥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她怎麼了嗎。

提到謝晚意,齊鑒連忙追問道:「小仙女怎麼了?」

林婉嘆了口氣,也不好跟一大堆男生說女孩子那些事,只能說,「唉,她肚子不舒服,臉色特別差,不跟你們說這些了,我先走了。」

林婉走後,「走吧,陸毅宇他們已經去了,這次我非得讓他們吃點苦頭不可。」齊鑒轉頭對賀彥說道。

見賀彥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拍了他一下,「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賀彥抬眸看了齊鑒一眼,說道:「你先去吧,我有事待會再來。」

說完便轉身跑遠了。

林婉回到教室時間太早,謝晚意便知道她先給她帶了麵包自己還沒有吃飯,所以叫她回去吃飯了。

教室里只剩謝晚意一個人,其他人都去吃飯去了,林婉帶回來的麵包

她只吃了一口便吃不下去了,又趴了下去。

賀彥一進門看到的就是背影單薄的女生趴在桌子上,臉色比平時的膚色更白,更顯虛弱。

白色的衛衣領口有些寬大,隱約可以看見黑色的內衣肩帶,引人遐想。

但只看得到內衣肩帶的一點邊緣。

賀彥輕咳一聲,摸了摸微紅的耳尖。

「很難受嗎?」賀彥蹲下來問道。

見旁邊突然出現一個人,抬眼望去,因疼痛產生的生理性眼淚濡**她的眼睛,顯得更加楚楚動人。

因身體虛弱對旁人也沒有平時的防備,小聲喃喃道:「沒事,就是那個來了而已。」

「來,先把這個吃了,即使不舒服,也不能不吃飯。」說著便把剛才在學校門口打包的糯米稀飯拿給她。

「這個還不錯,而且吃了也會好受點。」他給他插上吸管。

謝晚意看着這些,獃獃道:「這樣不好吧,我不能接受的。」

「杜老師說過要關心新同學的,而且你不要的話...」賀彥停頓了一下,「那我就只有把這些丟掉了。」說著作勢要把這些丟掉。

謝晚意連忙攔住他,「別,太浪費了,我吃就是了。」

賀彥知道女生來月經時暖暖肚子會好點,便問道:「你杯子呢?」

謝晚意拿出她的保溫杯。

保溫杯隔熱,沒辦法,賀彥拿起自己的黑色玻璃杯,去飲水機給她接熱水。

不知道賀彥拿着杯子幹嘛,便沒管他,可等他接水回來後,卻將杯子遞給她。

「幹什麼?」謝晚意疑惑道。

「抱着會好點。」賀彥將杯子塞給她。

謝晚意還在猶豫,用男生的杯子不好吧,況且還不熟。

於是便拒絕道:「這樣不好吧,我們不是很熟啊。」

賀彥一聽挑了一下眉,「不熟?你的狗還養在我家裡呢,你還說不熟嗎,收下吧,這是新的,我還沒用過。」

趁着謝晚意還沒反應過來,賀彥把杯子塞進她懷裡,只得獃獃地回道:「額,謝謝。」怎麼還有強迫別人收下的呢。

聽他一提起,便問道:「那天那隻吉娃娃呢,它怎麼樣啊?」

「現在在我家挺好的啊,我媽現在對它比對我還好呢。」賀彥雙手一攤表示很無奈。

「對了,我還給他起名叫兔嘰。」賀彥繼續答道。

「啊,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啊?」謝晚意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奇怪。

「秘密。」賀彥神神秘秘的說道。

看着她懵懵地看着自己的模樣好可愛,忍不住想揉揉她的腦袋,但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