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總裁的影后夫人
穿書:總裁的影后夫人 連載中

穿書:總裁的影后夫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舟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聿南 蘇沅

[穿書]×[總裁文]×[娛樂圈]×[爽文] 丁妍穿書了,原本做好一切打算,準備接受渣渣男主和綠茶女配的碾壓,可誰知穿書後,男主程聿南竟成了她的舔狗? 這怎麼和書里寫的不太一樣…… 多虧了自己的大智慧!展開

《穿書:總裁的影后夫人》章節試讀:

第3章 有一就有二


一切都發生的順其自然,蘇沅依靠在床邊,程聿南站在一旁系著襯衫扣子。

蘇沅透過空隙瞧見他精壯的胸膛,結構分明的腹肌,臉頰不自覺的發紅。

她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切,這個男人在那件事上實在讓人難耐。

程聿南揉了揉她的發頂,「發什麼呆?」

蘇沅回過神來,躲開他的手,抱着被子順勢躺了下去,「沒什麼,累了。」

剛穿書就**,她需要時間來消化。

即便對方是個極品。

程聿南站在床邊看了她一會兒,往床頭柜上放了一個盒子。

「累了就好好休息,我有事先走了,房卡你拿着。」

偌大的房間恢復一片寂靜,蘇沅起身看着床尾散落的衣服,暗罵,「憑什麼就我一人狼狽不堪,你程聿南倒是走的乾乾淨淨。」

揉了揉自己的長髮,蘇沅像是有些焦躁,抓起床頭柜上的水杯就往嘴邊送。

不巧,剛好看見那個盒子,是他走的時候放下的。

打開一看,一條鑽石項鏈,在昏暗的房間閃着點點星光,是個女人都會心動吧。

蘇沅站在浴室,面對化妝鏡,將項鏈放在頸前比划了幾下,終究還是放了回去。

這不適合她。

打開淋浴,自上而下將自己澆了個透,保持清醒。

將那個精緻的包裝盒裝到自己的包里,關門離去。

蘇沅還有半個月就要殺青了,殺青之前,程聿南帶她去了馬場。

「會騎嗎?」程聿南低頭問她。

「嘁,你不知道我是拍古裝劇出身的嗎?騎馬都不會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古裝演員。」

「行,那你自己挑一匹。」

蘇沅挑了半天,實在沒挑到特別滿意的,只好將就選了一匹對的上眼緣的。

她早就換上了騎馬裝,乾淨利落的上馬,拉着韁繩,在草地上慢悠悠的閑逛。

程聿南站在一旁,抱着雙臂,若有所思的看着蘇沅。

趁蘇沅的馬走到他跟前,伸手攔住。

「怎麼了?」蘇沅表示疑惑。

「下來,給你換一匹。」

工作人員正好把程聿南的馬牽了過來,「咯,試試這匹。」

蘇沅看到這匹馬,眼睛頓時放了光,這比她在內蒙騎的馬更壯更高大,馬兒仰着高傲的頭顱,柔順的鬃毛在陽光的照射下微微閃爍。

「這是你的?」蘇沅扭過頭,驚喜之情毫不掩飾。

「對,見你剛才騎的不盡興,看來是這馬場的馬不入你的眼了。」

「哪有,只不過我是內蒙人罷了,從小騎馬長大。」

「哦~是嗎?」程聿南挑眉,似是意外。

蘇沅得意的朝他揚了揚頭,「那我就不客氣啦!」

程聿南看着這匹難訓的駿馬,到了蘇沅的手中,就像找到了自己的主人,跑起來的時候,四蹄騰空,鬃毛隨風抖動,蘇沅更是一改剛才的頹靡不振,整個人神采飛揚,臉上的表情,手裡的動作都透露出對這匹駿馬的滿意。

看到此情此景,程聿南瞭然一笑,自己的背調從未失手過。

站在離蘇沅不遠處,她停了下來,臉上因激動產生的紅暈還未來得及散去。

「一起?」還沒趁蘇沅反應過來,程聿南利落的騎上馬背,將蘇沅環抱在懷中,兩腿一蹬,馬兒又重新飛奔起來。

感受着背後充滿男人的氣息,蘇沅不像剛才一人時那樣自在,程聿南用他寬大的手掌捏了捏蘇沅的肩頭,「放輕鬆,集中注意力。」

蘇沅頓時清醒過來。

忍不住感嘆,這才是一個合格的金主爸爸。

書中的蘇沅一定是享受過這樣的待遇才一心撲在程聿南身上的吧。

幸虧她定力夠強,但凡是個戀愛腦的,這一系列操作,早就被程聿南這個妖精折騰的五迷三道的了。

她伸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疼得一個激靈。

嚇了身後程聿南一跳,連忙扶住她的腰,「睡著了?想什麼呢?剛剛不是騎的很好。」

「沒、沒什麼。有點困了。」

「那就回去?改天再帶你過來。」

「我要殺青了。」

程聿南頓了一下,「以後有的是機會。」說完揉了揉她的發頂。

回到酒店,蘇沅沖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在浴室折騰了快一個小時,剛才的疲憊煙消雲散。

隨便圍了一個浴袍出來,程聿南朝她伸手,她走過去。

剛挨近他,就一個欺身壓了下來。

唇與唇廝磨,浴袍在大幅度的動作下滑了下來,程聿南伸手覆了上去。

蘇沅突然停了下來,雙手握拳頂在程聿南的胸前,「那個,我生理期。」

程聿南身子一頓,該死,原本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不知怎的竟發出笑來,將頭埋在蘇沅頸部,被她的髮絲包圍。

程聿南感受着蘇沅由內而外散發的香氣,啞聲說,「你知道我忍了多久。」

上次之後,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蘇沅總是很忙,或找借口迴避。

程聿南耐心邀約,機會來之不易。

蘇沅頸部敏感,被他的呼吸惹得發癢,不自覺的扭過頭,「我還以為......」

後面的話她沒說下去,也在考慮該不該說。

「以為什麼?」

也不知是誰給她的膽子,在程聿南的雷區瘋狂試探,「以為你不止我一個。」

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說到最後埋下頭。

程聿南聽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與她對視,「誰告訴你的?」

聲音冷冷的,蘇沅抿了抿嘴。

「你們這種人不都是這樣嗎,遊戲人間。我只是其中一個棋子罷了。」

程聿南被氣笑了,起身捋了捋襯衣上的褶子,「我和他們不一樣。」難得耐心解釋。

「那你對我沒什麼要求嗎?比如......」蘇沅悄悄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說。

程聿南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繼續。

「比如健康的體檢報告什麼的。」

「呵。放心,你的一切我都清楚。」

蘇沅吃癟,繼續追問,「那你的呢?我得知道,這件事上我本就圖不到好處,我可不想再惹上一身病。」

迎接蘇沅的是重重的關門聲。

他生氣了,蘇沅笑出聲,將被子捂在頭上,在床上瘋狂翻滾,彷彿這樣就能掩蓋她的笑聲。

這麼久了,終於幹了一件痛快事。

不是被經紀人懟,就是被程聿南拿捏。

當她是個玩具嗎?

蘇沅一個人在他的房間瘋到半夜,他一定氣死了,絕不會回來,一個人實在瘋的累了,埋頭就睡,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

第二天一早神清氣爽的回到自己的酒店化妝,心情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