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仙宅急送
小仙宅急送 連載中

小仙宅急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路南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地小仙 江柏溪 現代言情

見習仙地小仙打瞌睡之際,一時腦抽在生死簿上誤把兩個凡人命格寫錯,為了逃避天界的懲罰,在牛頭馬面的幫助下,決定去往人間改變兩人的命格
  面對一個冷血無情,自私刻薄的他,地小仙是看着他死去,還是將他的壽命改回來?   而面對另一個溫柔善良,每天積極樂觀生活的他,地小仙到底願意為他逆天改命?還是?展開

《小仙宅急送》章節試讀:

第7章 救成禹


胸口的疼痛越來越痛,直至到了極限,成禹再也支撐不下去,慢慢跌落在地上,扶着泥牆的那隻手,也已經狠狠扎進了土層中。

走近的江柏溪見他靠在牆角。

成禹也聽到了靠近的腳步聲,緩慢地抬起頭,看着眼前人。

反觀江柏溪定了定心神,看着眼前這個虛弱無力的男人。

而成禹在和他對視上那一秒,就拼了命一把抓住他的褲腳,冒着豆大的汗珠祈求道。

「先生,能不能請你幫我叫一輛救護車?」

江柏溪尊下身,看着眼前人,眼中的寒意漸盛,一把打開他的手,拿下他背後的畫板,一頁一頁的翻看起來。

在眼睛聚焦在一張畫上時,他的瞳孔瞬間放大。畫上有一張71號衚衕的完整畫像,剛好那上面不多不少的勾勒出了三個男人。

看着自己的作品在男人手中手中,成禹怒不可遏捂着胸口,惡狠狠地盯着他。

虛弱的說著,「你為什麼要拿我的畫?」

「因為你畫了不該畫的東西。」對於地上的一堆廢紙,江柏溪就像垃圾一樣,將它們踢開了,並從它們身上踏過。

江柏溪居高臨下的看了眼地上的人,隨即看到他身邊掉落的手機便拿了起來。

成禹見他拿起手機,一時激動的爬起來,想要去搶奪自己的手機。

見這個病秧子來搶,江柏溪乾脆一個避讓,讓他撲了個空。

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江柏溪直接將他的手機格式化,還連帶着一個鬆手,讓那手機垂直掉在地上。然後,一腳踩在上面,抬起腳踢開它。

當江柏溪離開時,他突然回過頭,「多虧你的畫,才讓我想起了你。」

趴在地上的成禹一下回味起他的話來,這才記起這人難道是。

沒錯,兩人有過一面之緣,當時也是在這片衚衕。

那時候江柏溪正跟人交換證據,恰好成禹另一邊的屋頂上寫生,將幾人連同71號那條大衚衕的那棵樹也畫進了他的畫里。

當時介於案件已經進入穩贏階段,江柏溪也就放過他。沒成想,兩人的孽緣,真是夠巧的。

這次,不管他有沒有聽見什麼,江柏溪都不可能讓他帶走什麼。

走出衚衕巷子的江柏溪,快速將手中的畫像撕成碎片,將它掉進了垃圾桶里。

躺在地上的成禹見自己的作品被人如此糟踐,他拖着痛苦的軀殼,想將自己的作品收集整齊。

眩暈感開始侵襲他的大腦,眼前的景物也在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在暈倒的前一秒,他只看見一隻貓的身影。

出於好奇的地小仙,見江柏溪從這裡出來,心生疑慮,便繞進去想看一眼。

看見暈倒在地上的人,地小仙更是疑惑。

當她剛靠近,一抹紫光,發出刺眼的光芒。

強光過後,地小仙一睜眼發現自己又變回了人形,正思考自己為何又變回人形時。突然,地上一抹淡淡的紫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拿起他脖間的一枚吊墜,好奇的觀察了起來,等她想看清吊墜里的東西時,那抹紫光,嗖的一下消失了。

空中越來越來潮濕的氣味,漸入鼻尖,地小仙也感應到不久就會有一場大雨到來。

看了看地上的人,地小仙蹲下身子,用自己的左手覆蓋在他的胸前。

指尖一抹淺綠色泛光的細絲,進入他身體。

地小仙的眉頭皺了皺,又搖了搖頭,對此人的情況實在不解。

「嘟嘟,嘟嘟,嘟嘟。」

對地小仙來說,這聲音實在詭異,等那東西自己跑出時,它已經出現在畫紙的一角。

見手機的界面正閃着紅光和綠光,出於對綠光的偏愛,地小仙拿起來點了點。

突然,手機那頭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小禹,不是讓你呆在家裡不要亂跑嗎?」

「他已經要死了。」地小仙默默地回了一句。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後,再次急忙開口,「請你看一下,他身上有沒有帶急救的藥瓶,有你就倒兩粒給他吃下。」

聽到此處,地小仙在他身上翻找了一下,一無所獲。

「他身上什麼都沒有,現在怎麼辦?」地小仙朝手機說道。

「麻煩你在原地照看他一下,等會兒我會叫救護車來接他。」嘟一聲掛斷了電話。

十幾分鐘過後,連同救護車趕來的還有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貴婦。

貴婦一下車,看見地小仙就劈頭蓋臉的爛罵。

「我兒子變成這樣是不是你害的,你最好祈禱我兒子沒什麼事,要不然要送你去坐牢。」

一時不解氣,貴婦就對地小仙的臉撲來尖指甲,而地小仙一個巴掌將她手打飛。「你兒子又不是我害的。」

貴婦還想胡攪蠻纏時,醫護人員提醒道:「誰是病人家屬,趕緊上車。」

原本打算離開此處的地小仙,扭頭恰好和一條狗對視,順着它那熟悉的小眼神看向旁邊,竟是拉她去關大鐵籠的那名**,情急之下,地小仙一頭扎進了救護車裡。

醫護人員詫異,「你誰啊,下去。」

「我是他家屬。」地小仙指了指她面前躺着的人。

救護車一進醫院,立馬將人送進了手術室急救。

期間,貴婦接到一個電話,臉上笑意滿滿,和那人說完話後,還未等她兒子出手術室,心早就飛走了,沒多久她人也徹底消失了。

兩小時後,手術室的門打開。一名醫護人員見地小仙坐在門口,便告訴他,病人手術很成功。

地小仙壓根就是被那貴婦生拉硬拽才來到醫院的,見她人不見了,就想着是時候溜了。

醫院門口,一位雙鬢斑白的老人,在醫院大廳詢問。

兩名導診台的女護士,給她指了一個大概方向,突然見不遠處走來一女孩時,其中一個醫護人員連忙叫住她。

並看向一旁的老人,「老人家,你剛剛問的那個病人的家屬就是她。等會,你可以讓他家屬帶你上去。」

導診台的女護士,之所以記得那病人和這女孩,完全是拜那位衣着華麗的貴婦所賜,那囂張的嘴臉,以及她出口成髒的語句,讓人記憶猶新。

被叫住的地小仙一臉不解的看着走過來的老人。

老人走過來開口第一句就是,「你就是守在小禹身邊的那名女孩吧,真是十分感謝你對小禹的照顧。」

這熟悉的聲音,一下子就讓地小仙記起她是誰了。

「我想每個人遇到這種事,都會幫忙的。」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帶老人家我去小禹的病房嗎?」

地小仙想着不就是再走一次嗎,把她帶到,自己立馬走人。嘴角苦澀的笑了笑,繼續給老人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