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有雙魂
我有雙魂 連載中

我有雙魂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商小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驚世 商小靈 都市小說

身世如迷的周驚世,為了尋找到關於自己的一切,毅然離鄉,踏上滿是荊棘的道路
可到了外面他以外的發現,自己身體里好像住着人,住着兩個「人」展開

《我有雙魂》章節試讀:

第4章 準備離開


村長的語氣突然變得深沉,有一種莫名的惆悵。

「嗯,決定好了,我要離開這裡,去往外面的世界。」周驚世沒有猶豫,給出來很明確的答案。

剛剛和陳輕語的散步,他已經下定了決心,這沒什麼好猶豫的,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必須下定決心。

「外面可是很危險的,如果離開村子,很有可能再也回不來,死在村子外面,然後第二天屍體出現在我們村子門口。」村長老爺子幽幽得提了一嘴。

「那不終究沒人見過嗎,到底如何,是真是假也沒人知道,三年前外出的陳靖哥不也沒看見他的屍體橫在我們村口嗎?」周驚世搖了搖頭語氣依舊堅定。

看到他的模樣,村長就像看到了三年前的陳靖離開村子時的樣子,良久……化作無奈的嘆息:

「唉!可能吧!我以前也覺得這可能是個謊言,但我沒有那個勇氣去試一試,可你去過出去了,輕語那孩子怎麼辦,我想有些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吧!」

沉默!

聽到這話的周驚世保持着沉默,他也只有保持沉默,他也只有保持沉默。

「算了,你們的事情我也說不了,但有些事情不可能是空穴來風。」村長又勸了一句,不想讓他離開。

搞個娃娃親,目的之一也是想讓他留在村子裏,畢竟雖然不是親生的,但都養了十幾年早就有濃厚的感情了。

那什麼天宮也是他藉著酒意故意編造的謊言。

可對一個想去外面闖蕩,要離鄉的少年來說,又怎能留的住。

村長瞬間又給人一種蒼老了幾歲,彎着腰向房間里緩慢的走去。

這一刻,周驚世突然有種做錯事情的感覺,站在原地注視着村長回房間,想要上前,可雙腿突然像灌了鉛一樣,無法向前移動一步。

不一會,村長又回來了,手裡拿着一個被白布包裹着的什麼東西,面色平常的走了過來。

「村長爺爺,這是?」周驚世詫異的看着他手裡的東西。

村長一直有個習慣,那就是喜歡把重要的東西,拿着一塊布給包起來。

不過,整個家裡也沒什麼需要用布包裹起來的重要東西,就算有,那也是非常隨意的拿出一塊破舊的布來包着。

而面前的這塊白布實在太乾淨了,那也就證明了裏面的東西非常珍貴。

「這是個好東西,既然你都決定走了,就送給你了。」村長把手裡的東西遞給他,後者接過。

打開包裹着的白布,一枚黑色的令牌出現在他的面前,雕刻的非常精美,各種奇怪的紋路匯聚起來,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表面上刻寫的畫面像一群人,他們的上空則是一個圓形,像是星辰又像是月亮的東西,給人一種算的上奇怪的感覺。

可當周驚世不自覺的伸手觸碰令牌的時候,卻像一雙非常稚嫩的雙手碰到了一股滾燙的岩漿一樣,猛的抽回雙手,令牌掉落在地面上。

「怎麼了?」老者彎腰撿起令牌,皺了一下眉頭,疑惑的看向他。

「令牌好燙!」周驚世揉了揉自己被燙到的雙手,看着他手裡得令牌說道。

「燙?這有什麼燙的,冰冰涼涼的。」村長撫摸着手裡的令牌,更加的疑惑。

令牌所帶給他的感覺就是冰冰涼涼的,這也是令牌的唯一特點,那就是無論何時都是冰冰涼涼的。

「可能是我感覺錯了吧!」周驚世撿起掉落在一旁的白布,又重新接過令牌。

至於為什麼這麼燙手的山芋他還要拿過來,那是因為……直覺,他感覺這個東西對自己一定會有大用處。

「這是不是和我有關係,或者原令牌的主人?」接過令牌收起來後,周驚世問道。

看村長的樣子就知道這不可能是他的東西,而且他也不可能有這麼個好東西,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吧!但一定價值不菲,當然這也是憑感覺。

「有,對你來說意義非凡。」村長很直接的說道,沒有隱瞞。

「那可以告訴我嗎?」

「不行,以後你或許會知道。」村長搖了搖頭,他不是故意不想說,而是具體的他也不知道。

雖然他很不想周驚世離開,但畢竟是那個神仙的後代,如何會甘於平凡,一直平凡下去。

「好了,你也被問什麼了,早點休息,對了,你什麼時候出發。」村長道。

「明……明天。」周驚世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回答。

「什麼!」村長神色一驚,獃獃的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良久……

「那你休息一下吧!別忘了和那個丫頭道別,明天就不給你送行了。」村長語氣有些無力,搖搖晃晃的慢慢轉身,向房間走去。

周驚世站在原地很久,什麼也沒說,就回房間里了。

第二天一早,當他剛起床的時候,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

還未等他起身開門呢?門外又傳來了一陣比較急切的聲音:

「驚世哥!你還在家嗎?」

聽出來來者後,周驚世加快了腳步,打開了房門,立刻就說道:

「幹嘛!」

來人正是陳輕語,此刻他的臉頰紅撲撲的,氣息還有一點不穩,微微的喘着粗氣,像是跑過來的一樣!

「你是跑過……」

周驚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其打斷:

「驚世哥!聽村長說,你是打算今天就要離開村子嗎?」

「額……對!還沒和你說呢?本來今天早上打算去找你呢?」周驚世先是一愣,隨後就反應了過來。

村長一直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晨跑,哪怕他都已經六十多了,還是熱衷於這個項目。

而陳輕語也一直有這個習慣,兩人相遇很正常,事情被說出來也很正常。

「好了,我不是……」見她一副要哭的樣子,周驚世有些無奈,開始開導起來。

經過一番的努力,也終於是把她給哄好了,乖乖地回家。

剛把她送回家沒一會,陳叔又走過來了,嘴裏叼着粗糙的煙草,本來就很滄桑的臉龐變得更加蒼老。

來到他家後,就這麼盯着周驚世看,後者有些疑惑的道:

「陳叔,有什麼事情嗎?輕語已經回去了。」

陳叔沒有立刻回話,又盯着他看了一會後,嘴裏的粗略的煙草又狠狠吸了一口才說道:「讓輕語陪你一塊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