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魂穿後一不小心惹到了豪門小奶狗
魂穿後一不小心惹到了豪門小奶狗 連載中

魂穿後一不小心惹到了豪門小奶狗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風解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杭 李岩 現代言情

李岩,叢林冷血僱傭軍,被一條細帶子蛇咬後,魂穿變成了一個武力值不高的私人小偵探肖雨
一睜眼就被拐賣人口組織拐到深山老林趙家村,誰知道,機緣巧合,遇到千寵萬嬌的周家小少爺周杭,沒想到,關鍵時候,他竟能拳打狼狗,身檔子彈,後來兩人經過重重磨難,終於逃出生天,沒想到的是,他們即將跳進一個又個陷阱,最終在李岩超強的武力值面前,一切都化險為夷,一向愛美如命的周杭此刻也完全被外貌平平如常的李岩吸引,最終成功化為小奶狗!展開

《魂穿後一不小心惹到了豪門小奶狗》章節試讀:

第7章又被攔截?出現轉機


摩托車的聲音一時間沒有那麼近了!

李岩猜想,趙大衛受了槍傷,此刻應該是昏迷不醒了,畢竟她打得是他的膝蓋骨,這個地方是最脆弱的,本來她想打得是他的心臟。

可是萬不得已,她不能殺了他,畢竟她現在不是僱傭軍,殺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他們經常穿越在最危險的國界之間,執行任務,對各國的法律還是知道的。

除非萬不得已,對方嚴重影響到了他們的性命,他們才會下死手。

老大說過,他們是僱傭軍,不是亡命徒。

李岩盤腿坐下,讓全身放鬆,閉上眼睛,她需要三分鐘的休息。

三分鐘是對於極度疲憊的僱傭軍來說,是最短的休息時間。

突然,又有車輪壓過石子的聲音傳來,而且不止一輛!

李岩抓緊木棒和槍,站起來。

她沒有手錶,但是她約莫只休息了一分半鐘。

很快,刺眼的車燈掃過來,一輛又一輛的車燈,把整個皮卡都籠罩在燈光中,從車上下來的是一個個穿着整齊的男人,從他們的身形看上去,都是練家子!

李岩心裏一驚,如果她不是這副身體,這些人她能對付,可是現在,打倒三個就已經夠嗆。

李岩緊握着手槍,緊緊地盯着她們。

車上其他的人都一動不動,緊緊挨在一起,認命地閉着眼睛,像待宰的羔羊。

新手司機孟瑤的腳放在油門上,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卻被一個男人拉開車門,一把拽下來。

李岩連忙跳下車,一腳踢向男人的下盤,

那男人急忙跳開,李岩又一個掃堂腿,男人避之不及,小腿被重重踢了一腳,在他吃痛彎腰之時,李岩快速跳上他的背,一把扼住他的脖子。

「退後,不然我殺了他!」

李岩惡狠狠地掃了一眼這些男人!。

這些男人連忙往後退着。

突然一輛白色的跑車,疾馳而來。

「幹什麼?!找到周杭了嗎?」一個女人從車裡跳下來,很是着急。

「大小姐,我們還沒來得及上車查看,彪哥就被抓住了。」

「胡鬧,誰讓你們動手的!」

那女人快速跑過來,對着李岩說:「這位小姐,我們不是壞人,

我們只是來找人的。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年輕男的,長得還可以,

他的手機信號在那個山谷附近就沒有了,我找到了他那輛掉進山谷下的紅色的跑車,

但是卻沒有找到他的人!我是他的姐姐,我很着急。」

紅色的跑車?

原來他們不是趙家村的人!。

她放開了男人,跳上車,把周杭抱下來。

「他?」

「啊!小六,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還中槍了?」

那女人小心翼翼讓保鏢把被鮮血染紅了上衣的周杭,接了過來!。

「周醫生呢?快來看看!」

「哎呀!怎麼中了槍傷?感染就可怕了!哎呀,趕緊先止血!」

周醫生忙不迭地跑過來,小心地查看傷口。

「大小姐,我沒有處理過槍傷啊!趕緊送醫院吧!」

「有酒精,紗布還有小刀嗎?」

李岩問道。

「有!有!」

李岩話音剛落,那女人已經跑回車裡。

「周醫生,你能幫我一個朋友看看她的傷口嗎?」

說著,她把李雪從車裡抱出來。

周醫生這次臉上的表情更難看了。

「被什麼動物撕咬的?」

莫小喬連忙回答:「是狼狗!醫生,求求你,幫她看看。」

「那把她抱進車裡,我來先給她簡單處理一下傷口。」

周醫生在前面走着,李岩抱着李雪跟着,莫小喬小跑着跟上去。

把李雪放進車裡,李岩走到周杭待的那輛車裡。

周杭被放在車座弄成的「床」上!他的臉色白中有不正常的紅。

他發燒了!

這個是最要命的!

「趕緊開車去醫院,我來取子彈。」

「好!那我給你用手電筒照着。」

周杭的大姐周婷打開手電筒。

「喊一個男人上來。」

「我來了!」

進來的是剛才被掐脖子的陳彪!。

他是退役兵,當軍人的最喜歡比自己格鬥強的人。他被李岩放開後,就悄悄跟在李岩後面,隨時等着能搭把手!。

「按住他!」

李岩這時已經小心快速地撕開周杭的衣服,用酒精把小刀和周杭的傷口消過毒!。

「哎呀,傷得這麼重!小六從小就怕疼。」

女人看着周杭猙獰的傷口,差點掉下眼淚。

李岩全神貫注地把小刀**傷口。

周杭疼得顫抖起來,他使勁地掙扎。

「小六啊!是不是太疼了?我是大姐,你忍着點哈。」

小刀繼續往下,一直插到子彈頭位置,刀尖抵住彈頭,緩緩地撥出子彈。

「啊!」周杭一直在痛苦地哀嚎,滿臉的汗水,眼淚。

「好了,小六,好了!子彈弄出來了!小六!」

周婷一直握着周杭的手,一向以女強人自居的她,此刻眼淚早就打**臉龐,那刀簡直就是從她的心臟划過!

疼,太疼了!

李岩對着陳彪說道:「用酒精不停地沖洗他的傷口。」

看着哭得傷心的周杭和周婷,她心裏有點觸動。

她想不起她的父母,和她待在一起的老大他們,

對她的關心也只是洗澡的時候讓她第一個洗,有時候把任務中稍微不危險的部分交給她。

她不記得她什麼時候生過病,每天汗水裡訓練,小病早就不知不覺中好了。

最嚴重的是中彈的時候,能及時躲在暗處,取出子彈就算幸運的,

取子彈沒有酒精,只能用火把刀燒一下,就算消毒,一刀紮下去,

用力一撥,迅速包紮好傷口,有時還要繼續和對方較量!(。

所以他們隨身必須帶的除了槍和子彈,就是刀和打火機了。

她還是第一次這麼近地感受所謂的家人親情。

突然,前面的車都停了。

「怎麼回事?」

周婷擦了擦眼淚,問道。

有保鏢跑到周婷的車前。

「大小姐,有人攔住了路。」

「有多少人?他們要幹什麼?我們急着去醫院,趕緊去解決!」

「有好幾十人,個個手拿木棒,還帶來了很多大狼狗,他們要我們把從趙家村逃的人留下。」

保鏢說著。

「什麼趙家村逃走的人?」

周婷不解!。

「我們幾個就是,周杭也是。」

「和尚,開車直接衝過去!敢傷了我弟弟,還敢攔車!

等把小六子送到醫院,趙家村,我記住了!我再來會會他們的!現在開車!」

「轟」,性能很好的豪車,低吼着沖向那群烏合之眾。

本來氣勢洶洶攔在路中間的男人們,此刻直接被撞飛了兩個。

這個女人也挺彪悍的!

李岩看了一眼周婷,暗暗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