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打臉仙醫
打臉仙醫 連載中

打臉仙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根大木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根大木頭 薛弦 都市小說

我是薛弦,一名中草藥店的員工,意外獲得了神奇打臉系統,從此,看誰不爽就抽誰,結果,越來越多的人慕名而來,舔着臉求我抽
展開

《打臉仙醫》章節試讀:

第7章 解鎖新部位


許是薛弦的廣告作用,藥店里的顧客開始增多。

除了一些買中藥的,很多都是嘗試,或者慕名而來的病人。薛弦一上午就治療了十幾個人,為店裡額外進賬了兩千多的收益,庄秀全笑的合不攏嘴。

下午的時候,店內突然湧進來十幾個人。男男女女都有,不過都是年輕人,身上穿着各種潮牌,個個氣質獨特,個性鮮明。

「薛弦在哪?!」其中一名男子出口喊道,態度囂張,嚇到了其他買葯的顧客。

薛弦有些驚疑地起身,庄秀全也疑惑地看了一下薛弦。

「我就是,怎麼了?」薛弦走到他們前面。

「是你小……」

那名男子牛氣哄哄地話剛說了一半,就被後面一個女人一巴掌拍在腦袋上,拉到身後。

女子神色高冷,但還是對着薛弦歉然一笑:「不好意思,這貨腦子有問題,您就是薛弦是吧,我是張燁,很高興認識你。我們是玉明哥介紹過來的,想請您幫忙治療的。」

「噢,貴客啊,請進,請進,隨便坐,隨便坐。」庄秀全發現不是來找茬的,就熱情招呼道,在她眼裡,這些都是行走的錢幣,可不能讓他們跑了。

「玉明哥?哪位。」薛弦淡淡問道。

「玉明哥就是之前在你們這邊治療過感冒跟痱子的那位,他對您稱讚不絕,所以我們慕名而來。」張燁說完見薛弦還是一臉疑惑,隨即明白,應該是對方接受過很多這種病人,不記得很正常,於是補充道:「他染着一頭金色頭髮。」

「噢,是他啊,有印象了。」薛弦笑道,原來是這個人介紹來的,不錯啊,還幫自己打廣告,下次遇到他幫他免費治療一下。「替我跟他說聲謝謝,對了,你們誰有問題。」

張燁愣了一下,後面十幾個人也是面面相覷,最後後面的一個男生舉起手來,弱弱道:「我……我有問題。」

薛弦笑道,其實他剛剛已經用系統觀察過他們,有什麼問題也很清楚。

「面色青白,語氣虛弱,最近廁所沒少去吧。」薛弦淡淡說道,然而大家看他的神情確實極為震驚,因為那個男生就是最近腹瀉的厲害,剛剛還去過一次廁所。

薛弦高深莫測的淡然語氣,真像玉明哥描述的那樣,妥妥的就是一名仙醫,居然一眼就能看出病症。

帶着男生進入裡屋,十聲響亮的耳光響起,隨即男生興奮地捂着臉出來,驚喜道:「我肚子不疼了!」

十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接包圍了薛弦。

「弦哥!我有點失眠能不能治?」

「弦哥!我有點口臭能不能治?」

「弦哥!我們感冒了……」

「弦哥!!」

眾人七嘴八舌,雖然他們相信玉明哥的話,但是任何話語都比不過親眼見證。

「別著急,一個個來,只要能治,我都給你們治療。」薛弦笑道,反身進入裡屋。

十幾個人輪流進入,又一個個捂着臉出來,大方地來櫃檯付錢並拿走幾副中藥,看着錢幣不斷入賬,庄秀全戴着口罩,笑的嘴巴都沒閉上過,她突然聽到面前的兩個女生在討論。

「哇,你的口臭都能治好嗎?!你不是跑了好幾家醫院,取過結石都不行嗎?」

「是啊,弦哥說是腑髒的問題,之前都是治標不治本,現在直接好了。」

將葯遞給兩名女生,庄秀全驚喜地看着裡屋。她就飽受口臭影響,一天刷十次牙都沒用,去清理結石,不久就會又開始發臭,弄的她現在只能戴口罩,然後口罩戴久了,連她自己都熏的難受。

待會兒得找薛弦治療一下,只是,治療要打耳光。她面色有些糾結起來。

十幾個年輕人,給薛弦帶來了二十多點的進度值,加了4點屬性,手機的短訊震動更是頻繁,可把他高興壞了。

「燁姐,你不去看一下嗎,弦哥應該也能治的。」一名治療好的女生看向張燁。

張燁難得的有些臉紅,她是痛經,這個問題比較私人,但是她思索了一下,還是敲門進入裡屋。

薛弦抬頭看去,發現是最開始的那個高冷美女,眼中數據展開。

【女、28歲

身高:166cm,體重:50 kg

身體疾病:神經衰落、、肌肉勞損、痛經、……

當前治療期望:痛經

治療方式:打臉75個巴掌

打腹部 25個巴掌】

「咦!」看到出現了不一樣的治療方式,薛弦驚疑出聲。

張燁被薛弦這個驚呼嚇到了,連忙問道:「怎麼了?弦哥我……很嚴重嗎?」

「噢,還好,沒事,可以治,就是……」薛弦沉吟着措辭,相對於打張燁75個耳光,他當然更傾向於另外選項,因為打耳光也是需要他用力的。

「就是什麼?」張燁疑惑道。

「你這個,部位比較特殊,跟他們的治療不一樣,我需要在這裡治療。」薛弦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張燁臉色微紅,雖然有些害羞,但對薛弦的醫術更加認可,他只是看了自己一下,就知道自己痛經的問題,簡直太厲害了,於是她放鬆下來,笑道:「沒事,就按弦哥你的治療方式吧。」

「好的,你放鬆。」薛弦走到她面前,比划了一下,總覺得姿勢不舒服。

蹲在身前抬手拍?

那自己的臉就靠近那裡,嘴對嘴的不大好,最近天氣炎熱,感冒流行,容易交叉感染。

站在身後當做拍自己一樣拍?

更不行,不小心剮蹭到就不好了。

前後都不行,薛弦最後決定站在她身側,這個位置比較正常一點。

薛弦左手虛扶着她,右手高高舉起,安慰道:「沒事,可能會有點奇怪的感覺,但沒關係,是正常的治療現象。」

「嗯,好的。」薛弦居高臨下貼近她身側,說話呼吸的氣息吹到她的耳朵根跟臉上,讓她微微臉紅。

薛弦低頭看向治療目標,結果視線被兩座山峰擋住,然後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被那道深淵溝壑牽引過去,不停旋轉掉落……

就在張燁疑惑為何薛弦還沒治療的時候,薛弦咳嗽了一聲,慢慢緩過神來,說道:「那個,能麻煩你把衣服拉上來一些嗎,我這個,單純的治療需要。」

「噢,好的。」張燁伸手將衣服折起來一小段。

薛弦屏住呼吸,高舉右手,一巴掌重重拍下。

啊!突然傳來的巨大力道,還有從手指接觸部位突然蔓延開來的火熱溫度,讓她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奇異的哼叫,隨即她就臉紅起來。

薛弦一愣,有些尷尬,咳嗽了一下,問道:「你沒事吧?」

「嗯……」張燁聲如蚊響。

薛弦第一次拍打這個位置,也有些好奇是什麼效果,於是問道:「感覺如何?」

張燁臉色更紅,她想着薛弦應該問的是治療情況,於是開口道:「你剛剛拍的地方很熱,還有點像螞蟻在一直在爬。」

「熱,還有跟螞蟻一樣爬,嗯,好的,那我們繼續。」

每次巴掌落下,張燁都會不由自主地張嘴發出聲音,即使咬緊牙關都沒有辦法,再加上薛弦站在身側的呼吸與熱量,她整張臉都快滴出血來。

25個巴掌在兩人尷尬曖昧的氣氛中打完,後面十幾下,薛弦幾乎是用左手撐着她才完成的,治療完成後,張燁的皮膚都是紅彤彤的,在張燁感覺中,她整個人好似在泡溫泉一般,十分舒服,疼痛感完全消失,只有那種好像螞蟻攀爬的感覺,一直揮散不去。

【痛經治療完成,升級點數+1,技能點數+1】

【獲得錢幣50000,獲得《晝虎拳法》一本。】

薛弦一驚,這次不僅獎勵豐厚,而且還有本拳法,他強忍激動心情,輕咳一聲。

「治療好了,對了,你是練舞的嗎?」薛弦剛剛能感覺到她身體的肌肉線條很優美,好奇問道。

張燁臉紅地放下衣服,點點頭,說道:「嗯,我是我們舞蹈團的領舞。」

「看來我猜的不錯,最近是不是身體酸痛,訓練不要太拚命,要多注意休息,身體才是最重要的。」薛弦看着那個【肌肉勞損】的癥狀好心說道。

「嗯,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張燁有些驚訝,對於薛弦的崇拜更甚。

「要小心啊,你這樣的,最好這一兩周都不要有劇烈運動,不然會受傷的。」薛弦對於這個解鎖了新部位與高獎勵的女生也好感大起,繼續提醒道。

「嗯,會的。」張燁認真回答道,經過這麼一會兒,她面色已經恢復正常。

將這伙年輕人送出藥店,看到他們恭敬鞠躬,薛弦有種超強的滿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