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仙至尊在花都
修仙至尊在花都 連載中

修仙至尊在花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瞳月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流殤 瞳月白 都市小說

修真兩大仙火至尊重生現代都市,他淪為豪門棄子
她出身尊貴,權傾當世,有風華絕代之姿,被比作天仙姐姐,卻因嚴重的清冷厭男癖,被父親的遺囑逼迫公開海選最強女婿,談婚論嫁
我若盛開,能否換你一世傾心
展開

《修仙至尊在花都》章節試讀:

第7章 邪祟


家住青雲街景岸小區708號公寓的楊女士最近一籌莫展。

兒子小華原本是個乖巧懂事的小胖子,半個月前跟同學春遊回來的當天晚上,鬧了一場大病,一整晚重度發燒,後來謝天謝地體溫降下來了,卻留下了很多令人費解的後遺症。

起初還只是目光獃滯,容易走神,漸漸的,出現了神志不清,行為怪異等癥狀,最近兩日,連身體特徵都發生了一些可怕的變化,整個人也憔悴了不少,讓她這個做母親的心痛不已。

楊女士終日抹眼淚,醫院的診斷是突發間歇性腦損傷失憶,外加不明根源的內分泌紊亂,疑似有遺傳性的可能。

但自己的兒子,楊女士比誰都清楚,小華這兩年每回體檢,身體在同齡孩子中都是一等一的棒,哪有可能一下子病的這麼嚴重

再者,夫妻兩人當年婚檢的時候,也都沒有任何遺傳性的風險,遺傳病這方面的推測,實在難以讓人信服。

不過真正讓楊女士對大夫診斷產生深度懷疑的,還是自己連日來的所見所聞,親身經歷。

自打半個月前的那個晚上後,兒子小華就再也沒有正常過,甚至在每天的深夜裡,楊女士自己也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幻聽,睡夢中好像偶爾會聽到一陣陣陰嗖嗖的奸笑。

那種夢境令人毛骨悚然,卻很真實

更糟糕的是,六天前,兒子小華原本濃密旺盛的頭髮間,竟然生出了一根根粗壯的白頭髮,起初還只是個別現象,但就短短四五天里,這孩子頭上那種如銀針般刺眼的白髮,已經稀稀拉拉的佔據了髮際線內很大一部分位置,與此同時,原本健康黑亮的髮絲,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枯黃現象。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可怕變故,楊女士除了心如刀絞,還有有種莫名的恐懼

在她的眼裡,兒子無形中就像是一顆茁壯成長的小樹,忽然間開始迅速枯萎,種種跡象都恐怖而荒謬

當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素來不信鬼神的楊女士,一咬牙終於開始往特殊的渠道投錢了,這兩天各路「神仙」該拜的都拜了,各路牛鬼蛇神,道士、相師、巫婆等等也都接連換了七八個。

現在大廳里專門騰出了幾個空位,供奉着佛像、道尊甚至是夜叉、鬼母,門樑上貼着黃符,門後掛着八卦,還專程去宜海市郊外五雲山最有名的清風觀里求了一對陰陽魚回來,掛在兒子小華脖頸上。

然而這一切都沒用

除了花了大筆冤枉錢,除了家裡莫名其妙多出一大堆各路神仙的道具,什麼都沒能改變。

兒子小華的癥狀依舊在惡化,楊女士心力交瘁。

但她無法放棄,丈夫在國外出長差,她甚至不敢將事情告訴丈夫,只能默默將眼淚往肚裏咽,就在片刻前,又從微信上最有名的「靈異之家」圈子裡約見了一位能人,希望對方火速過來給自己孩子看看。

她其實心裏明白,這類人十有都是江湖騙子,除了說一堆雲里霧裡的晦澀言語忽悠,賣一堆烏七八糟的東西牟暴利,並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好幾位「大師」,收了錢隔幾個鐘頭再聯絡,你的電話已經被對方拉入黑名單了。

楊女士方才挑中那個人,全因對方吹噓「不靈不收錢」。

楊女士看重的正是這一點。

她不在意再花冤枉錢,可是卻害怕再被騙,兒子小華的狀況已經耗不起,不僅銀針似的白頭髮生長的飛快,今天一整天滴水未進,嘴唇都裂開了,她已經訂了四個小時後的航班,如果再不行,決定帶孩子去京城的國際大醫院看看。

可眼下小華的身體狀況,究竟能不能熬到京城

楊女士簌簌流淚,突然好絕望

她感覺自己一定是瘋了,竟然會相信那些鬼東西,錯過了兒子從正當途徑尋求幫助的寶貴時間。

叮咚

正哭泣着,準備去收拾行李,突然,外面門鈴響了。

儘管已經不敢再報更大希望,但楊女士聞聲還是趕緊出去開門。

而在這間公寓的門口,葉流殤卻已經皺起了眉:「真的有問題啊」

原本以為只是這戶女主人的心理作祟,畢竟葉流殤先前便已敏銳的感知到,現在的這種大城市裡,無形中存在一股浩然正氣,可沒想到,這第一單生意,竟然便撞見了貓膩。

咯吱

「先生請進」

門開了,女主人雙眼紅腫,臉上淚痕未乾,憔悴黯然的神色,令葉流殤都是為之一怔。

自己的母親如今身體問題也是很嚴重,此情此景,不免讓葉流殤有些莫名的感觸。

他不動聲色的隨之女主人進了屋,剛進到大廳,便先聲奪人一步,未等女主人說話,已經大步朝那間靠陽台的側卧走去。

或許是前世的流殤焰便不喜歡在麻煩面前墨跡的緣故,如今需要出手,葉流殤也是毫不猶豫。

楊女士呆愕,好半響沒反應過來,旋即身子微微一顫。

前幾次聯絡來的「高人」,來了之後無不是圍着屋子搖頭晃腦,或者賊眉鼠眼的四處轉悠,有的還拿出羅盤,甚至是電腦軟件在那裡測算各種不知所云的東西。

唯獨這位年輕的小先生,一進來便直接沖向房間,而且直指的還是兒子那間房。

家裡有四間卧室,自己剛才說什麼了嗎

楊女士呼吸頓時急促了,心臟猛然跳動的很厲害,急忙跟了上去。

這時葉流殤已經推門而入,剛進屋,便看到了小木床上那個髮絲黑白相間,臉上掛着黑眼圈,咬着手指瑟瑟發抖的小胖子。

這小男孩約莫十一二歲的模樣,此時卻像是一隻被遺棄在冰冷陰溝里的小老鼠,很冷,很怕窗外的刺眼光線,瞳孔中的光彩,也在一點點暗淡下去。

「小華」楊女士進屋見狀,直接崩潰飆淚,凄厲的一聲尖叫,瘋狂的要撲上去抱住兒子,心都在滴血,才一會兒沒見,小華已經惡化到了這等地步。

但她卻被一隻手輕輕攔了下來。

未等她失控發瘋,葉流殤已經輕嘆開口道:「我來的很及時,他會沒事的」

聽到這句話,楊女士整個人都呆住了,彷彿溺水的人絕望中突然抓住了一根稻草,旋即她想要哭喊着去求這個人,可那個人卻腳步一閃,已坐到了床頭,像是恍惚間看到了快放的鏡頭。

「有異物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滴噬血咒,此等邪祟先磨人精氣,後奪生人血髓,再蝕元魄,分凝咒和催咒兩個階段,一旦催咒,通常只需十幾天,便可斷人性命。」

「失精氣,所以會大病,失血髓,所以會生機枯萎白髮橫生,元魄受損,所以會怕光畏寒,你兒子根骨尚可,在出事前精氣神飽滿,所以才撐到了現在,但是,如若再遲一兩個時辰,怕也是性命難保」

葉流殤徐徐講着,指尖騰起一簇藍焰,憑空化了一道靈咒,沒入了小胖子的眉心。

嘶嘶下一秒,小男孩鼻孔、牙縫間蒸騰出縷縷紅色煙雲,那些邪氣被葉流殤一揮手,便消散的無影無蹤。

漸漸的,小男孩臉上的晦暗褪去,瞳孔微微張啟,有了幾點光澤。

「媽,這些天我好冷,好累」乾裂嘴唇的蠕動了兩下,竟然聲音嘶啞的開口講話了。

「小華」楊女士捂着嘴巴,從呆愕和震驚中驚醒,喜極而泣,撲到床頭抱住自己的兒子,不停的感激這位小先生,「謝謝,謝謝你大恩大德,謝謝」

「邪祟已除,慢慢調養吧。」葉流殤起身就要離開,或許是初來乍到的緣故,竟然忘了自己來此的目的。

「先生,你等一下,我還沒給你結賬呢,請問你一次收取多少費用」楊女士雖然已經有些無法自持,卻趕忙起來招呼。

「3000吧。」葉流殤尷尬,隨口報了個價位,按先前那小美女的說法,這價錢,要看花費時間、看付出的材料陳本、看僱主資產水平、看僱主臉色來綜合收取,同樣的條件下,如果僱主表現出明顯的感激和滿意,可以多收兩三成。

葉流殤這倒沒有客氣,比原來準備的價位,稍稍多加了幾百塊。

可最終,楊女士整整付了他一沓未開封的小紅磚。

一萬元

顯然,小美女豐富的閱歷中,還缺少一種經歷,叫雪中送炭和感激涕零。

葉流殤揣着第一單到手的鈔票,心滿意足的進了電梯。

新的開始,金錢的收穫,給曾經叱吒風雲的流殤焰也帶來了一種很奇妙的滿足感。

「叮咚」卻在這時,手機又來微信了。

但這一次不是生意,而是一個叫「公主雨」的網友發來的緊急彈窗。

「喂死了沒有需要的話,本姑娘可以為你報警,別不好意思,被抓進去最多管教幾個月,比頭破血流好多了,需要請扣1,不需要扣2,如果連扣數字都已經來不及扣,就趕緊放開嗓子大喊救命」

公主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