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文明編織者
文明編織者 連載中

文明編織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惰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翀 奇幻玄幻 惰炁

正在冷湖觀測基地散步的夏翀被隕石擊中! 蟲族母皇的血液侵染其中? 伴隨着輻射和污染,夏翀在變異與死亡中掙扎求生,基因的鎖已被悄然打開,命運的道路又該何去何從? 生存、進化、編織獨一無二的文明
血肉與機械共同鑄就,生命與死亡和諧共生,這是夏翀的沙盒遊戲,亦是生存與毀滅的動人舞曲
「歡迎來到《文明編織者》,我是GM,你們也可以稱呼我為:神!」展開

《文明編織者》章節試讀:

第5章 權能


[現在,開始,進化!]

磕了幾個瓜子的夏翀腦袋一暈,就在躺椅上睡了過去,眼前又開始出現那片浩瀚的星空。

「我就說,咱能換個開場動畫嗎?」夏翀吐槽道。

深知[基因解放]不可取的夏翀沒有再選擇蟲族固有的道路,而是準備另闢蹊徑,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事實上,在蟲族的基因庫中留存着許多其它種族留下的痕迹。

諸如元素、星靈、硅基構築,又或者其他類型的生物構造,林林總總,相似的被記錄在基因庫中,不同的則只是留下一個名字。

留下這些訊息,不是為了取長補短,而是因為在母皇的認知中,這些被自己毀滅的種族進化方式都是錯誤的,不能步了它們的後塵。

夏翀翻看着令人眼花繚亂的信息,對於蟲族的強大有了更加深入的認知。

只不過,如此強大種族,又是如何被擊穿蟲巢,連母皇都血撒星空之中?

夏翀仰頭看向幽邃的宇宙,這其中,又藏匿着多少令人為之震顫的傳說呢?

「既然母皇的一滴血都如此強大了,那我身體里這些陷入沉眠的癌細胞又是什麼情況呢?」夏翀想到。

「可以解析我身上的『癌細胞』嗎?」

[正在…解析……]

「嗡~」浩瀚的虛空突然震了震,像是有什麼恐怖的巨獸在世界之外窺視,最中心那顆星球上的蟲族母皇睜開眼,神情惶惶。

「假如曾經有人告訴我說,細胞有着自己的想法,那我一定會覺得他瘋了。」

夏翀目瞪口呆的看着「宇宙」的壁壘被野蠻的撕開,另一個與幽暗星球截然不同的世界出現在這片星空之中。

那是一個如同水晶鑄就的星球,鱗次櫛比的晶化結構高低錯落的排布在星球之中,細小的顆粒如同衛星一般圍繞着星球旋轉。

[發現權能:吞噬]

一切都明了了,這裡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種「傳承空間」,這裡應當是儲存着生命信息的細胞內部。

而那顆陰暗森冷的星球,就是母皇的血液中儲存了大量信息的細胞核。

如果他在這裡選擇進化的道路,那不論如何選擇,受束於先天條件的影響,無論如何都會走上[基因解放]的道路。

「好陰險!」

幸虧自身因為輻射而出現的癌細胞也誕生了所謂的權能,不然地球恐怕真的遲早都要落入蟲族之手了。

「什麼是權能?」

[種族天賦的代稱,在不同的個體中可能發揮出特異效果,核心權能可以衍化出分支權能。

部分領主生物可以憑藉種族天賦對附屬生物實現完全掌控,例如:蟲族、艾維諾投影、粒子流等。

強大及特殊個體可以帶動種族天賦的成長,部分生命體可以以個體的方式表徵出種族天賦,例如祖安巨樹、昂薩克游體等]

「那吞噬權能有什麼效果?」

這次投映在夏翀心底的聲音不再是一個輕柔的女聲,而是如同機器一般發出僵硬的,機械的聲音。

[捕獲數據結構,獲取並解析信息流,轉化為可控數據]

夏翀有些疑惑打量着晶核星球,他本以為類似癌細胞的基因應該都是複製啊,增殖之類的,未曾想居然這樣的一個權能。

夏翀陷入了一個困境。

他能感覺到,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激活那些流淌在全身上下的癌細胞——甚至都不能說它們到底還算不算癌細胞。

在他所學的知識里,沒有一條告訴他癌細胞是有益人體健康的。

但是他的情況也是和其他人不同的,癌細胞在輻射、蟲族母皇細胞的多重作用之下陷入了史無前例的休眠。

畢竟連母皇細胞都沒有置他於死地,那誕生於自己的身體,而且還幫自己對抗母皇細胞的癌細胞,會傷害自己嗎。

「嗡嗡~」

就這樣閉目休憩,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山村中的蚊蠅像是永不停擺的鬧鐘一樣在夏翀的耳邊打着旋。

「滾滾滾,聒噪!」

夏翀煩躁的拿起扣在臉上的帽子胡亂扇了扇,心想等找到了合適的道路,第一件事就是給蚊子做絕育手術。

「元素。」

夏翀蹲在螞蟻窩旁邊,用手輕輕一點地上的一隻小螞蟻,小螞蟻迅速發生奇異的變化,尾部的環節上開始冒出暗紅色的紋路。

火焰似的裂紋在螞蟻的身上蔓延,不一會兒就布滿了它的軀體,周圍的同伴發現了這隻螞蟻的異狀後,都驚恐的散開。

又過了十幾秒,螞蟻的大半邊身體都已經變成了橙紅色,雖然離着一臂的距離,但是夏翀竟然在那個小小的生物身上感到一絲酷肖的熱意。

美中不足的是,到了這種程度,螞蟻身上的異化已經完全進行不下去了,可能是因為生物質能不足,也可能是內在基因起了衝突。

夏翀就這樣目視它逐漸在原地融化,最後只留下一灘焦黑的痕迹。

而在這隻小螞蟻的身旁,十數只體格大一號的螞蟻惶惶的來回奔走,尋找着看不見的敵人。

「晶化。」

又是輕輕一點,夏翀眼前微微一暈,一隻亂竄的幸運兒就被夏翀選中,植入了那套『晶體生物』的基因模板。

使用權能自然是要消耗能量的,縱使夏翀,在為兩隻小螞蟻注能之後也是一陣暈眩,可見注能的條件之嚴苛。

而這種嚴苛的條件也有着相應的回饋,本來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在基因的改變下被動完成『晶化』的小螞蟻,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一顆細小的晶粒。

但是晶體生物是有獨立活動能力的生物,而不是一塊不會動的木頭,顯而易見的,嘗試又失敗了。

「生物異構體。」

「植物化。」

「流體。」

不一會兒,夏翀的面前就多了十幾具形狀各異的屍體,無一例外沒有堅持多久就隕滅了。

雖然主要是因為夏翀直接往它們身上套生物基因模板的緣故,但是管中窺豹,夏翀可以感覺到,那些都不是適合自己的道路。

「再來一次,信息流!」

這是一個被蟲族征服的星團中,一種『粒子態』生命留下的基因模板,他們的基因形如閃電串聯,每一個節點之間都有電光閃爍。

縱使蟲族生物科技都不能完全解析他們的基因組,這是一種十分特殊的生命。

「啪!」

毫無疑問,實驗再一次失敗了,基因模板剛剛注入,小螞蟻就像是一坨不穩定的電漿一樣,在閃爍中啪的一下就炸開了。

甚至於逸散出的電漿還如同連鎖閃電般肆虐了周圍幾厘米內的所有螞蟻,白光亂竄,留下一地焦黑的屍體。

驚慌失措的螞蟻四散奔逃,灑下名為恐懼的信息素,過了一會兒,蟻群開始漸漸收縮了,也不知道在經歷了各種同胞莫名慘死的狀況之後,它們還有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築巢的決心。

至於夏翀,則是心滿意足的走了。

就在剛才,他感覺到身體的某一部分,傳來一種悸動,似乎在電光閃爍的時候,那些細胞在為之歡呼雀躍。

「這就是你們的選擇嗎?」

「這也是我的選擇!」

夏翀默默剝下三個花盤中所有的晶瑩的葵花籽,這些葵花籽中蘊含的能量遠遠超過那天他在出租屋中飽食時吃下去的所有東西。

他不知道選定基礎的基因會發生什麼,但是他確定這個過程會消耗大量能量,保險起見,他還是將所有葵花籽都剝離了下來,放在手邊,以做備用。

「那麼,開始吧!」

夏翀閉目,心神就進入了那方『宇宙』之中,兩個看似不起眼,實則宛如宇宙中心的星球在其中旋轉着。

[野蠻生長]

[吞噬]

[只有一個!]

輕柔和機械的聲音同時在耳畔響起,夏翀可以暫借不同的權能用作輔助手段,但是銘刻在基因中的核心權能只能有一個。

例如蟲族母皇的核心權能是[衍化]。

火焰領主的核心權能是[熱量汲取]

哪怕你同時選擇了[吞噬]和[野蠻生長],錄入基因中的權能也只會有一個,只不過他們會融合成為一個新的權能,有所取捨,或許更好,或許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