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小侯爺愛紅妝
小侯爺愛紅妝 連載中

小侯爺愛紅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亮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軒祈帝 顧璃書

女扮男裝小侯爺和偏執果決君王 顧璃書年紀輕輕就擔任華國科技研究的指導,唯一的愛好就是看小說,因熬夜看小說猝死,不曾想竟趕上了穿書的潮流成為了《霸道將軍小嬌妻》里下場極慘的鎮國侯府嫡幼子,知道小說全部情節的顧璃書不動聲色的跟女主成為了好姐妹,和男主拉進了兄弟關係,暗戳戳的帶領家人們干起了大事業,不過皇上,你倒是放開我啊展開

《小侯爺愛紅妝》章節試讀:

第6章 軒祈帝把自己當寵物了


回去時路上依舊擠的水泄不通,慶書依舊是攬着顧璃書,幫他在人群中撐出一塊地方

不遠處的茶樓里軒祈帝正遙望着窗外的風景,不緊不慢的喝着茶

一個暗衛模樣的人閃進房間

「主子,事情辦妥了」

軒祈帝頷了頷首:「竹七,去看看那邊的人是誰」

竹七飛身至窗外,站到離顧璃書他們不遠的一顆樹上,看清楚人後又是飛身至茶樓

「主子是慶書王爺」

軒祈帝:「他懷裡的是哪家姑娘?」

竹七停頓了一下:「不是姑娘,是……顧侯家的小公子」

軒祈帝輕點茶具:「去把人叫上來」

……

不一會兩人就一起站在了軒祈帝的面前,慶書打心裏敬畏這位皇帝三哥,在軒祈帝跟前乖的很

不過再敬畏兄長,看着顧璃書有些不好的臉色還是硬着頭皮開口了

「皇兄,還請您賜座,這位是鎮國侯的小公子,他身子不好,受不得累」

軒祈帝倒是有些意外了,他這位弟弟平時粗枝大葉,對待那些貴女從來都是不理會的,倒第一次看見他能如此關心一個人了

他又打量了一眼顧璃書,臉色確實是蒼白的,小孩如此體弱的?鎮國侯養孩子向來都像養狼崽子,怎麼嬌養出了一隻小羊羔

顧璃書感受到了軒祈帝打量自己的目光,這身子當真快站不住了

顧璃書坐在了就近的凳子上:「陛下恕罪,我真的要站不住了」

軒祈帝擺了擺手:「無妨,你這身子可有請太醫瞧過?」

顧璃書:「……」

慶書還沒等顧璃書回答:「瞧過了的,三哥,要不然您把您的御用太醫叫來給阿璃瞧瞧?」

顧璃書微微扶額,二狗子你腦子多半是有問題,你三哥用的太醫能是給別人隨便借來用的

「慶書,三哥……不是,陛下的太醫是不可輕易外派的,不必麻煩陛下,我父親已經為我安排好了治病的大夫」

軒祈帝聽到小孩迷迷糊糊喊自己三哥的樣子倒覺着自家弟弟着實不太上眼

「無妨,若是有什麼要求開口,朕會給你安排」

難道是因為自己爹爹和哥哥的原因,皇上居然對自己如此寬待,果然有了一定的勢力,在這樣的時代確實會得到太多厚待

顧璃書恭敬的對軒祈帝說:「多謝陛下厚愛」

軒祈帝看着一團孩子氣卻故作老成的顧璃書心中莫名軟了幾分,有這樣一個小孩養着也挺有趣的吧

……

最後顧璃書是被軒祈帝派人送回的家,她總覺得軒祈帝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是看一個寵物,應該是錯覺吧

如今拿到了緣燈的玉佩自己也該為以後做打算了,既然想護好顧家,那也多少要有屬於自己的倚靠

顧璃書當晚和父親母親還有祖母哥哥們做了商量,十天後啟程前往江南,顧允禮和顧言哲甚至想要跟着自己一塊去,不過到底是被勸住了,最後竟是安排了兩千精兵,五百暗衛互送着去江南

慶書得知她快要走了,這段時間便一直待在自己跟前,想要陪自己去江南,但顧璃書有自己的考量,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讓慶書跟着的

最後慶書見跟去無望便又打算安排些人互送,顧璃書連忙制止了,本來就已經如此多人跟着了,再多自己這一路不知要對引人注目了

顧璃書見慶書有些泄氣便應允他這些時間陪他好好在京都玩個痛快

可慶書還是顧慮着她的身子,沒有玩一些太需要體力的

整日不是帶着她去戲園聽戲就是帶着她去蔄香樓聽小曲,或者時不時去茶樓聽聽評書,除了嫖賭和逗鳥玩蟲,慶書算是帶着她把所有不務正業的事兒都幹了一遍

這不,顧璃書和慶書照常到茶樓聽評書,慶書聽到一半就說要出去一趟,留下了顧璃書自己

雖說這段時間都有慶書帶着,別人都猜到她的身份不低,現在是無人招惹她了,但卻容易招人惦記

顧璃書本就長得好看,年紀不大,但足夠招姑娘喜歡

顧璃書正聽評書聽的起勁,面前擋着了一個黃衣的少女

少女樣貌清秀,可卻一身嬌蠻氣:「喂,你叫什麼名字,我是長公主的女兒,我看上你了,你要跟我回去」

顧璃書聞言用看智障的眼神瞧着那少女:「你擋到我了」

那女子見顧璃書不配合當即發橫:「本小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別不識好歹,我可是長公主的……」

顧璃書當真是有些煩了,第二次有人跟自己說這是自己的福氣了,福氣你大爺

「我管你是個什麼玩意,小爺給你個面子自己個看哪涼快哪待着去」

那女子聞言覺着自己丟了面子,更是氣憤,揚言要告訴皇帝舅舅

說書的和聽書的見形式不對,都做鳥獸散,看着沒什麼人的茶樓,顧璃書心情真的一下子就不美麗了

顧璃書挑了挑眉:「就算你舅舅在這,我也是一樣的話,哪涼快哪待着去」

話音剛落就看見了軒祈帝外出必帶的竹七,什麼運氣,她皇帝舅舅還真在

顧璃書腦子轉的飛快,立馬大喊了一聲:「竹七,告訴你家主子,我被人欺負了」

竹七正要上樓去尋軒祈帝的腳步一頓,轉頭沖顧璃書頷首示意,就飛身上了樓

黃衣少女看都沒看一眼:「竹七?竹七是誰,我管他主子是誰呢,就算你搬來救兵,今天你也必須跟本小姐走,否則,我要皇帝舅舅誅你滿門!」

「哦,要誅誰滿門?」

軒祈帝正巧下樓,看見小孩被人攔着,一副受欺負的模樣,竟有些心疼了

那女子看見軒祈帝早就嚇的跪在了地上:「陛下……陛下我是長公主的女兒,還望陛下開恩」

顧璃書現在正一肚子氣當然不想讓她好過,就昂着頭看向軒祈帝

「陛下,她說我被她看上是我的福氣,不知是我父親鎮國侯的官位高還是她那個長公主母親的官位高啊」

軒祈帝又怎麼會不明白顧璃書在打什麼算盤,小孩還挺聰明

軒祈帝抬手摸了摸顧璃書的腦袋:「哈哈哈,小孩你說呢?」

那黃衣的少女早就嚇傻在一旁,完了這個小白臉竟是鎮國侯家的公子

「竹七去告訴長公主,她女兒惹了鎮國侯,讓她自己看着辦吧」

很快那少女就被侍衛帶了下去

軒祈帝又摸了摸顧璃書的頭

顧璃書:「……」怎麼感覺陛下像是在摸狗……呸呸呸,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

「陛下,多謝您出手相助,我明日就要離京,等我回來,定要感謝陛下」

軒祈帝:「你要離京?如此體弱顧侯放心你離家?」

「陛下,我這次離京便是為了治病的,等我回來,定讓陛下見識見識真正的顧璃書該是什麼樣」

軒祈帝笑了笑,只覺得是孩子氣的話

這時離開辦事的慶書回來了,見顧璃書跟自家三哥站一起,滿臉疑惑

「皇兄,您怎麼在這」

軒祈帝看了慶書一眼:「辦事」

倒是顧璃書有些生氣:「慶書!你半天去哪了,我被人欺負了知道嗎?事情解決了你人回來了」

慶書聞言趕忙拉過顧璃書:「誰欺負你了?我給你欺負回來」

顧璃書看着一臉緊張的慶書,倒也不好再沖他撒氣了,只擺了擺手,

說:「沒事了,陛下已經解決了」

慶書忽然想起什麼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塊玉佩:「阿璃,這是我前些日子明日給你做的吉祥佩,希望我不在你身邊時候,這個玉佩能替我陪着你」

顧璃書嘴上嫌棄他肉麻,但還是把玉佩掛在了腰間,到底是二狗子的一片孝心

慶書瞧着顧璃書掛了玉佩,笑的像個傻狗

軒祈帝看着自己這個獃頭獃腦的弟弟,慶書向來粗心,恐怕不能護小孩周全吧,不若便自己護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