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交換糖果
交換糖果 連載中

交換糖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木榆 莫宗

當你和你同時出現,世界會怎樣
孤僻的村莊,你是地下的一座城
通道的盡頭,是誰腦中的執念
展開

《交換糖果》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中巴偶遇


「我決定了,去找他們。

儘管我不願再回到那個令人窒息的鬼地方,但我不得不這樣做。

狀人」

合上電腦後的木榆,直接縮進被窩。

從這個Id叫狀人的書粉消失在評論欄的第二天起,她就總會不由自主地走神。

木榆,一個獨居在城市裡的兼職網絡小說作者, 只有一本未完結的作品,每日點擊量呈個位數,但這並不妨礙她追求夢想。

白日里,通常守在自己那間不足十五平方米的書屋裡,接待偶爾誤入的顧客。

大概一個多月前吧,這本書的評論區里,來了一位「忠實讀者」,每晚雷打不動在她新更章節下留言。

支離破碎甚至莫名其妙的自語,從為數不多的評論中,異常突兀。

難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喉嚨一陣發乾,木榆有些恍惚地掀開被子,一隻手慌亂在黑暗中摸索檯燈。

十 江 村 。

憑着記憶在搜索欄中打出這三個字,卻顯示沒有相關搜索結果。

狀人最後的留言是在十天前的凌晨兩點,幾天來木榆將這篇評論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發好奇起來。

「親愛的商戶,由於地下商業街的例行維護,將於18日至22日進行電路升級,期間暫定開放,為您帶來的不便我們深表歉意,請各位商戶相互轉告。」

微信提示音不合時宜地響起。

五天,突如其來的假期讓木榆瞬間精神百倍,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我們好像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那個叫阿柴的司機並未在約定時間出現,季玲好像生病了,她很抗拒那些氣味腥臭的葯,大家都變得沉默起來……」

「事情越來越糟糕,季玲連下床都做不到了,我們逃走的計劃不得不因為她擱置,這感覺讓人覺得恐懼……」

「季玲突然就痊癒了,看來那些奇怪的中藥真的管用,但之前發生的事情,讓我無論如何我都沒法相信這裡的人,我們重新規划了一條更隱蔽的路線,這次無論如何都得離開十江村,到了南卜鎮就安全了。」

突然停下手裡的動作,視線停留在這個頁面。

南卜鎮。

……

江城夜風起時,木榆已經睡著了,手機安然躺在她鬆開的手心。

風過樓間,似男子低聲咽泣,似小犬仰頭嗚嚎。

窗紗來不及躲避,被慢慢掀起一角再猛然拉回,好像在跟誰迂迴拉扯般。

沉睡中的木榆並不知道,此刻她的小說新章節下,多了一條新的留言。

南卜鎮距離木榆所在的江城不到80公里,位於成會市境內,四面環山,遠離城市緊臨朝悲寺,未經開發風景優美民風淳樸,山中隨處可見草藥野果……

「美女,麻煩你把窗戶關一下。」

正倚着車窗出神的,木榆的椅背被後面伸出的手拍了拍,幾根頭髮被壓得生疼。

只見她回過頭,臉上掛着人拒人千里的笑:「不行,味兒大。」

男子見碰了釘子臉上有些掛不住,弓起身正準備伸手強行拉上窗戶,突如其來的剎車讓他狠狠撞在了木榆的椅背上。

「日,你開得xx車!」男子脫口大罵。

車內一團騷動,抱怨聲不絕於耳,司機卻並未轉頭,反手將車門開啟了。

上來的是三個面相兇狠的中年男子,為首的男子衣袖下隱現紋身,木榆不由眉頭一皺,將腰包放在身後。

四周剎時安靜下來,不明就以的乘客瞬間變得乖順。

為首男子清了清嗓子,不慢不緊環視一圈:「便衣執法,都莫亂動,沒什麼大事,證件拿出來。」

眾人聞言紛紛低頭東翻西找起來,木榆準備去掏身後的腰包,側頭卻見身旁男子一動不動警惕地打量幾名便衣。

其實她也知道事情蹊蹺得很,但看司機和乘客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所以直覺不會出什麼大亂子。

「你!證件呢?」

一名便衣轉眼就到了近前,抱着雙手抬了抬下顎,衝著木榆身側的男子問道。

男子面露不屑,直直盯着問話的便衣,緊靠着木榆的左手悄悄伸進了外套的兜里。

不好,這是要交火的節奏?

難不成他是在逃通緝犯,作案後準備逃入山中躲避追捕,自己卻好死不死坐在了他旁邊。

木榆趕緊放大動作,誇張地整個人扭轉90度掏出腰包,將證件拔出遞給了問話便衣。

便衣只低眼睛喵了下,便示意她收回證件,整個過程中身側男子始終一動不動,木榆能感覺到它揣在兜里的手中握着硬物。

算了,還是尿遁吧。

就在木榆準備起身時,男子卻用右手遞出證件夾。

便衣接打開後仔細的對照了幾次,然後合上扔了回來,轉身好像與司機交談幾句便下車了。

車上眾人彷彿同時鬆了一口氣,只有木榆還一動不動,右側男子兜里的硬物硌得她心裏發慌。

男子嘴角扯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車子重新上路,男子的左手仍舊在兜中一動不動,看着整車人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木榆有些坐立難安。

車程已過半,接下來的時間木榆全然沒了興緻欣賞窗外的山色,佯裝看信號時有時無的手機。

山路顛簸,有乘客拉起口袋嘔吐了起來,後排的男人將車窗大大打開,恨不得將整顆腦袋伸出去。

男子抽出左手,將手機揣進褲兜,不可思議地看了眼睡得不省人事的木榆,將她從手中滑落的手機撿起。

車已經在南卜鎮停了半個多小時,所有的車窗大開着,地上是剛剛拖過的痕迹,司機正在擦拭着駕駛座。

「師,師傅?」木榆拿起手機,有些尷尬。

司機轉過頭,一手拿着抹布,一手夾了支點燃的香煙。

「暈車了吧?美女我跟你說,這條路上暈車很正常,別說你,就是有些老司機那都扛不住。」

原來是以為她不舒服才沒叫她的:「太對不起了,耽誤你這麼久。請問這附近現在有車去十江村嗎?」

司機搖了搖頭,將車窗一一關上:「沒耽誤,本來我也要收拾衛生的。」

以為司機沒聽清,木榆又重新問了一次。

司機下車,幫木榆提出旅行包放在地上。

「美女,背這麼大個包,打算玩多久呢?」

木榆的心裏有些打鼓,看來十江村是在這邊無疑了,但是司機為何這般諱莫如深,於是打算換個問法。

「就隨便看看,四五天。師傅,去村子裏的車在哪裡坐?」

司機停下手裡的動作,嘆了口氣:「我說小姑娘,在鎮上玩幾天就回家吧,你說的那個村子我確實沒聽過,但我們這處山深,村子也多,聽說有幾個村子都封閉得很,凶得很叻,派出所都不願去的。」

離開車站的木榆突然有些茫然,開始猶豫起來。

原本這一趟就是可有可無,她告訴自己就是因為好奇出來旅個游而已,也不是非要來找那個叫『狀人』的網友。

何況母親不止一次說過,自己的身體自小就異於常人,一定要規規矩矩盡量避免橫生事端。

一想到母親,心口陡然一陣抽痛,榆木背着80L的行李包直接坐在車站外綠化台。

「美女,打車不?」

一輛破舊的銀色麵包車停在路邊,一個30歲左右的男人將頭使勁伸出來扯着嗓門兒問。

看了看空無一人的街道,木榆打開包,將防狼噴霧悄悄揣進上衣口袋,起身上了車。

「來旅遊的?」司機看了眼旅行包,臉上多了幾分笑意。

「嗯。」木榆按下車窗。

「沒找住處吧?我帶你去家民宿,來山裡玩,就別住什麼破賓館了。」

發動機被打燃。

「不忙,先轉轉。」木榆掏出墨鏡戴上,饒有興味看着窗外說道。

「行!」

南卜鎮並不大,但岔路極多,司機心領神會的直接將車來到了一處街道。

與此前的清冷不同,這裡商鋪五花八門,多是手工裝飾品和餐飲小店。

麵包車緩緩地在街道中開過,有賣苗銀首飾的店、張飛牛肉乾、杭州真絲絲巾、刺繡團扇、手編提包等等,更離譜的居然有一家招牌寫着景德鎮磁器旗艦店。

現在她終於能理解為什麼外婆去三亞旅行,卻買了一個緬甸玉的鐲子回來送她,原來無論去哪個景區,都可以買到中國各處的地方特產。

「這條街是專門接待遊客的,你可以明天再來,我先帶你去民宿?」

見她並未反對,司機一腳油門駛出了街道。

「帥哥,跟你打聽個事,你們這跑黑車的人多嗎?」木榆直接問道。

「兩隻手就能數得過來。你也看見了,就屁股大點的地方,中間扒拉條縫弄個旅遊街,每天一趟班車,遊客來轉一圈就都進山了,唉。」說著還攤開雙手確認了下。

「那你認得一個叫阿柴的司機嗎?」

「你說廢皮柴嗎?怎麼不認識,前幾年來鎮子里的,跑了好幾年黑車,聽說家裡有個不能自理的老媽,但誰也沒見過。誒我說美女,前面就到了,看見沒,這環境是不是一流?」

說話間,車停在一處背山的院子外,三層簇新的本色小樓不倫不類,院子也是中西合璧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