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推演未來全靠骰子
系統:推演未來全靠骰子 連載中

系統:推演未來全靠骰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災厄之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蓉蓉 奇幻玄幻 骰子系統

天外來的系統一不小心砸死了宿主,看見自己任務還沒開始,宿主就已死亡
骰子系統只好奪舍宿主,自己踏上仙路
骰子:「一點,我的性別是女性
」 (作者:?) 骰子:「二點:我的家庭還算富足
」 (作者:??) 骰子:「六點,我和合歡宗主有關係
」 (作者:???) 骰子:「四點,師尊是女人
」 (作者:!!!) 骰子:「一點,判定
師尊是這具身體的上輩子仇人
」 (作者:不要啊
) 骰子:「再說一遍,劇情要加速了!!!」展開

《系統:推演未來全靠骰子》章節試讀:

第7章 小七


蕭桃氣喘吁吁的站在演武場中,用白霧劍支撐着自己。

對面的南蓉蓉依舊嫻庭細步,好像沒消耗多少靈力。

「這冰靈仙子也不過是名副其實啊,連一個路人都打不過。」

「對啊,兩人用的還是同種功法,莫不是南華宗的人。」

「不是說冰靈仙子是南華宗首席嗎?為什麼連自己宗門的人都打不過。」

「嘖嘖,你這一問我忽然想起冰靈仙子的師尊可是那南華天女。」

「我懂,我懂,走後門嘛。只要她師尊在,誰敢爭這個下一代弟子首席的位置。」

演武場周圍的人開始嘴碎起來,一個個看向蕭桃的眼神都變了。

此刻蕭桃在他們眼中成為了靠南華天女走後門的小人,一旁的姬鈺急紅了臉,連忙為蕭桃解釋。

「不是你們說的那樣的,蕭桃她的成就都是她自己的努力。這一個月來她沒日沒夜的修鍊,就是為了不讓南華宗丟臉。」

「是嗎?那為什麼這位首席連一個不知名的路人都打不過?」一句話噎死了姬鈺。

天下從來都不缺起鬨的人,也不缺心眼小的人。

一些善妒的小人見不慣蕭桃的機緣,見不慣她的好運,不遺餘力的抹黑她。

姬鈺看着台上的蕭桃,眼中滿是期待。

蕭桃,你一定會打這些人的臉對嗎?你一定會贏下對面,就像你這一個月在南華宗一樣。

沒有背景,沒有資歷,沒有後台的蕭桃在南華宗沒少被一些師兄師姐找事,可每一次她都能化險為夷,啪啪打那些人的臉。

可這一次,蕭桃讓姬鈺失望了。

白霧劍直直的朝南蓉蓉的胸口刺去,將她刺了個對穿。

見到鮮血飛濺的蕭桃一愣,有些痴傻地看着這一切。

緊接着南蓉蓉的一掌便拍向了蕭桃,這一掌經過系統的精密計算,恰好擊中蕭桃靈力運轉的節點。

霎時間,蕭桃癱倒在地。身上的白衣被演武場中的灰塵染臟,臉上帶着羞憤。

頓時,演武場周圍都是一陣大噓。這聲音讓南華天女的臉色有些難看,她回頭看向烏仁洞主。

「現在我的弟子已經敗了,你還想怎麼樣?」南華天女此時臉色極差,本來安排好的劇本全讓烏仁洞主攪和了。

「師侄,我不想怎麼樣。可是我那味葯有自己的想法。」白婧嬉笑一聲,南華天女立刻感到不對。

【系統生成選項:】

1~3:羞辱蕭桃。

4~6:安慰蕭桃。

系統進行判定:6點,安慰蕭桃。

南蓉蓉身披黑袍,緩緩走向蕭桃。手中的靈力長劍消散,她伸出那隻利爪。

「承讓。」南蓉蓉木然說道。

癱在地上的蕭桃有些不是滋味,可還是一隻手抓住了南蓉蓉的手袖。

嘩——!

南蓉蓉身上的長袍頓時被掀開,那駭人的軀體暴露在空氣中。

「這是什麼怪物?」

「是魔族還是邪修?」

「天啊,混進來了魔修!」

「不,這是何等醜陋的妖物!」

演武場中的小輩頓時慌作一團,那些來自各大宗門的長老一瞬間將南蓉蓉團團圍住。

「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南蓉蓉嘶啞的聲音傳來,她滿是鱗片的。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蕭桃連忙解釋,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南華宗的長老們也被驚動,一個個屹立虛空看着底下的那個怪胎。

「怪物,放開冰靈仙子,否則我們定滅了你!」丹峰的長老率先開口。

南蓉蓉抬頭看向空中的一個個金丹期、元嬰期,嘴角揚起與白婧同款的嗤笑。

「我就是來參加大比的,贏完我便離開。」南蓉蓉靠近了蕭桃幾分。

「放肆!南華宗大比,豈是你等妖物可以參加的。你定是用了骯髒手段,勝之不武!」紅蓮宮的長老也發言。

「阿彌陀佛,各位長老,不如我們出手降伏那妖物。」小靈寺的明法長老傳音。

「我這有乾坤筆,帶着大楚的浩然正氣,定能鎮壓那妖物。」明法身邊的大儒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支筆,上面飄蕩着浩然正氣。

「諸位,現在冰靈仙子還在那孽畜手中,莫要誤傷了冰靈仙子。」南華宗執法長老傳音說道。

幾人傳音完畢,目光灼灼的盯着南蓉蓉。

南蓉蓉將地上的蕭桃提起,手中的利爪直指蕭桃的咽喉。

「你們若是敢動一下,我就殺了她。」南蓉蓉威脅道。

空中的長老們頓時不敢輕舉妄動,一個個面面相覷。

「我今日來,還有另一件事,那就是討回公道。」南蓉蓉的聲音傳遍整個演武場。

討回公道?莫不是南華宗對這怪物做了什麼?

演武場周圍的弟子一個個面色奇怪。

空中的長老們此刻嚴陣以待,生怕南蓉蓉的手一不小心哆嗦一下。

「你有什麼事直接講。」執法長老說道。

「一個月前,南華宗在安陵城選仙苗。我也是其中的一員,可是你們為了討好這位冰靈仙子。毀了我的靈根,斷了我的經脈,還將我賣到合歡樓。可有此事!」

南蓉蓉的聲音不大,可周圍的宗門立刻嘩然。

南華宗可一直自稱正道魁首,居然做出這麼令人不齒的事情。

此刻站在空中的丹峰長老這才從南蓉蓉那猙獰怪異的面容中看出了她本來的面貌。

「大小姐?」蕭桃被捏着脖子,有些氣短的問道。

南蓉蓉不回話,那野獸的眼眸盯着丹峰長老。

「可有此事?」

周圍幾位宗門的長老看着垂頭的丹峰長老也急了。

「何丹,確有此事?」執法堂長老冷聲問道。

丹峰長老默不作聲,一張老臉上滿是羞赫。他想起了南蓉蓉,那位本是丹峰的弟子。

「孩子,對不起。是我無能為力啊,是我的失職啊。」何丹老臉滿是淚水。

本來從南蓉蓉拜入丹峰的時候,便是拜他為師。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

當時南華天女突然出手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就這麼看着南蓉蓉廢掉。

他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當時居然覺得心裏一陣痛快。這麼多天以來他每每想起這件事,一陣懊悔。

「也就是說這件事是真的。」執法堂長老那鷹隼般的眸子盯着何丹。

「這件事我們執法堂會處理,我們執法堂自會賠償。還請小友放過南華宗弟子。」執法堂張散,剛正不阿,對事不對人。

凡事經過他處理的事,無人不服。

這一下子,演武場周圍的人群炸鍋了。

沒想到這冰靈仙子與這個怪物也有這番糾葛,這南華宗竟然惡毒至此,連一個八歲少女迫害。

一下子,南華宗的風評跌落谷底。

以往就算有這種事,各大宗門也只是在暗裡悄悄搞,不敢搬到明面上來。

現在南華宗不僅搞了,還被揭露了出來。

「不能放過她!」南華天女的聲音傳來,她這一句話讓執法堂長老皺了皺眉。

「此子本就惡毒,那日我廢她靈根,斷她經脈就是除了一個禍害。若是讓她日後發展起來,還不知會如何迫害蒼生。」

南華天女的聲音讓底下的人又一陣認同。

「說得也對啊,若是放任那些妖修、邪修發展起來為禍天下蒼生,是我們的失職。」

「唉,我們此刻心軟了,他日便有無數百姓枉死。」

「我的父母就是被邪修害死的。」

執法堂長老目光深邃的看向坐在位子上的南華天女,咧嘴一笑。

南蓉蓉手中的蕭桃瞬間消失,執法長老扶住蕭桃,腰間的長劍劈下。

南蓉蓉看着那恐怖的劍光,瞳孔猛縮。

她惱怒地朝着天空嘶吼:「小七!!!」

蕭桃見底下的南蓉蓉面目猙獰,臉上流着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