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修仙界百萬年,我擺爛了
穿到修仙界百萬年,我擺爛了 連載中

穿到修仙界百萬年,我擺爛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碎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瀟 慕靈

(修仙 搞笑) 慕靈剛穿越那會兒,她以為自己是女豬腳,結果不到一天她死了! 去了鬼界,從靈魂之體修鍊成世間最強五帝之一,她琢磨着自己怎麼也算個傳奇了吧?然後仙域崩了,她又死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搶救回來,一個系統告訴她,她其實穿書了,但男主角還沒出生,讓她等個幾萬年! 慕靈:……就這樣吧,她準備擺爛了,拼什麼修為,改什麼命運,她就想跟在男主後面喝點湯,哦,以男主那懟天懟地的性子,她還可以順便看個戲! 於是,男主的投喂之路開始了! 葉瀟:「阿靈,天地材寶要不要?」 慕靈:「要要要!」 葉瀟:「升級靈果吃不吃?」 慕靈:「吃吃吃!」 葉瀟:「給你還陽好不好?」 慕靈:「好好好……嗯?還陽,我為什麼要還陽?」 葉瀟風眸微挑,似笑非笑:「你說呢?我可是投喂你這麼久了?」 慕靈驚恐:「……我只想喝點湯,你卻要我人?」 這買賣虧大了! (搞笑修仙文,女主開頭看似給男主很多東西,表面聽從系統,實則暗戳戳的在謀劃自己的生機,以及改換天下的文)展開

《穿到修仙界百萬年,我擺爛了》章節試讀:

第7章 拜入宗門


司鉞是天劍閣弟子,天劍閣一來就將他保護在身後,任誰都不敢多看一眼。

但葉瀟不同,毫不客氣的說,如果他不選擇一個宗門進入,等待他的肯定的是廢除劍契。

別說那麼多散修看着宗門就不敢做什麼,他們打着正義的口號,說著古塵劍不能流落在外,在絕對的勢力前面,就算明明知道他們想佔為己有,也沒有任何人敢質疑。

四宗門將葉瀟圍住,四個開光期長老居高臨下站在船頭,碩大的船遮蔽了陽光,上面隱隱散發的威壓,讓眾人大氣不敢出一聲。

「這小子習劍,可你們劍閣已經有一位絕世天驕,劍法相通,他理當進我法玄宗!」

「笑話,只要這小子願意,我們天劍閣又不是供不起兩位天驕!」

「雖然咱們御獸,但要是這小子來我們宗門,我們必定會提供最好的待遇給他。」

「還不如來我們五行宗,我們宗門什麼領域都涉及,只有他想學的,沒有他學不了的。」

四個長老爭吵不休,妙音閣的女長老道:「不如讓這少年決定吧,我們過來的目的是要接送這些來參加宗門選拔的散修。」

等宗門收徒大典結束,各個宗門還會舉辦一場超過入門年紀的散修比拼,進入前十的,便可以成為所在宗門的外門弟子。

當然,骨齡超過百歲便不能參加了。

因為這個,很多散修千里迢迢趕來,就是為了能夠加入五大宗門。

四位長老紛紛看向葉瀟。

葉瀟絲毫不畏懼他們的壓迫之力,倏然一笑,抱着長劍道:「我是一個劍修,要進的理當也是最強的劍修門派。」

法玄宗陰霾着臉:「你小子可要想好了!」

葉瀟這人本就桀驁不馴,傲氣十足,別人越是威脅他,他便越會反抗。

「想好了,就天劍閣。」葉瀟譏笑,似乎在嘲諷法玄宗的自不量力。

法玄宗的長老冷哼了聲,一甩袖子走了。

天劍閣的長老頓時哈哈大笑,親自下去迎接葉瀟,拍拍他壯實的肩膀道:「好小子,你選我們天劍閣准沒錯,咱們門派,那可是下真界第一門派,也是最不看重靈根的門派,只要你在修劍一途上有天賦,就是好苗子。」

「來來來,我給你認識一下,我姓楊,你可以叫我楊長老,這是咱們另一位天之驕子,司鉞,才二十歲,已經是築基中期了。」

葉瀟似笑非笑道:「見過了,還打了一架。」

楊長老哈哈大笑,得意道:「輸慘了吧?這可是咱們天劍閣最有天賦的弟子,單論劍術,在同齡之中絕對是佼佼者……」

「平手。」司鉞打斷楊長老的話,淡淡掃過葉瀟,目光停在他身後的慕靈身上。

楊長老的話戛然而止,尷尬的臉都僵了,那他現在,應該是恭喜新弟子,還是安慰老弟子?

主要是兩人之間瀰漫著劍拔弩張的氣氛,實在讓他坐立不安。

慕靈在葉瀟身後探出一個腦袋,對司鉞笑了笑,見到他手中的劍在微微顫動,撇撇嘴翻了個白眼,哼了聲又回了葉瀟身後。

司鉞手中的劍頓時就焉了!

「啊哈哈,這是你器靈嗎?」楊長老眼睛一亮,趕緊轉移話題。

葉瀟點點頭:「她叫慕靈。」

楊長老:「……哦,那啥,咱們別閑着,先進船艙,我去接一下來咱們天劍閣參加散修比試的修士們。」

楊長老:這尷尬的氣氛,先逃為敬!

葉瀟跟隨帶領他的弟子去了自己房間,盤腿坐下後,他問道:「小靈仔,你認識司鉞手中的劍?」

慕靈點頭:「認識,九幽修羅劍,五大仙帝中女帝的本命法器。」

葉瀟單手撐着下巴,精緻的眉眼似笑非笑看着她,長長睫毛襯的他肌膚如雪,眼睛中流蕩着一股說不出的意味。

「看來你說的關係還挺靠譜的,連冥帝的本命劍都認識。」

慕靈絲毫沒察覺到葉瀟的試探,她到底是殘魂,沒有完整靈魂所擁有的機智和敏感。

她昂起腦袋,特驕傲的說:「認識又咋了,我當年還是個響噹噹的人物呢。」

「哦~」葉瀟佯裝吃驚:「你當年是個什麼人物啊?」

慕靈嘟嘴道:「其他兩魂七魄不讓我說。」

「為什麼?」葉瀟問。

「因為說了,很多人會感應到,會有很多仇家來找我的。」慕靈深嘆了一口氣。

「你不是說,是你不想說嗎?」葉瀟笑的眼睛都眯了,這小器靈,有時候獃獃的,有時候卻又挺緊惕的。

「好啊,你竟然套我話!」慕靈反應過來,背過身自我反省去了。

命魂說的果然沒錯,自己沒啥智慧,得少說話,多做事才行。

一旁的葉瀟見打聽不出來便也消了興趣,他並非一定要知道慕靈的身份,而是覺得若不能完全了解一個人,又如何能完全信任一個人?

小器靈是和他簽訂了契約,可這並不代表,將來她不會背叛。

他雖自負狂傲,卻也知天上不會無緣無故掉餡餅,若非此時的慕靈確實不太聰明,他恐怕會更加防備她。

飛行船漸漸遠去,不知何時趕來的一艘簡樸的小飛船上,站着一大一小的兩個人。

小童嘟着嘴嘆氣:「來晚了,一個神器也沒得到。」

老者摸着鬍子一笑:「本不是你的,何必強求。」

「可我還是很羨慕他們,以後肯定個個都是修仙界的佼佼者吧?」

「可你又怎知,他們這一路就很順暢呢?」

小童驚訝抬頭:「師傅,您算出了他們的未來嗎?」

那老者微笑着,也不知道答了他的話沒,只道:「天之驕子未必不會跌落泥潭,風光一時的人也有可能半路損命,每個人都有他們各自的劫難,你羨慕人家,人家或許也羨慕你能安安穩穩的修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