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控屍人
控屍人 連載中

控屍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元簡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心 奇幻玄幻 紫奇

兩座皇帝墳墓屍體被盜,被煉化成屍人屠殺皇室貴族,是誰在背後操控? 朝廷最強組織暗朝體為何派出大量高手夜襲雨院? 師父莫名的離開讓紫奇感覺到不安,在幾位長老的議論之下偷聽得知其身世及自己和師父的離奇身份……展開

《控屍人》章節試讀:

第5章 紫奇


攜風回到雨院時,儘管從剛剛的偷聽中得知錦城已經命令撤退,但是看見他們如此聽從別人的話語時還是不由得大吃一驚。

他心中還有一個疑惑,就是那個人似曾相識,那時候聽錦城和他的對話時的聲音太熟悉了!

他懷疑就是紫骸。

他向著眾長老再次提起為什麼紫骸會在三個月前選擇離開,並且理由還是出去外面看看天下,遊走人生。

如今看來,絕對不僅如此,一定有着更深的原因。

眾長老對於他的離開也都無頭緒,並且表示都好長時間沒有見過他了。

攜風隨即想到一個人,當代雨院青年中武氣最為強大,且是紫骸唯一的親傳弟子——紫奇。

他和紫骸生活了這麼多年,想必一定會知道一些事情。

去找紫奇時,發現其正在閉關修鍊。

於是選擇在老院召集長老們開個簡單的會,討論一下這件事情該如何處理。

恰巧那晚,暗朝體的襲擊使得外界吵鬧無法讓紫奇安心修鍊,而他也很好奇是誰這麼大膽敢打雨院,於是停止修鍊出去了。

在雨院的街道上,一片狼藉,許多房子變成了碳房,殘垣斷壁,觸目驚心。

他選擇跑去老院找一下師父,可是找不到,後來去了攜風那裡。

發現他的房間燈火通明,且許許多多的聲音在其中交雜吵鬧。

「院長,這朝廷如此待我雨院,虧我們當初還敬他!不出這口惡氣實屬難受啊!」

「要不是燦窟和夢獵回去探親,那能容得他們這些人如此放肆!」

「如今天底下那麼多控屍人,動了皇帝墳墓就要怪罪到我雨院頭上,這是**裸的栽贓吶!」

「他們根本就沒打算給我們解釋的機會!他這是給我們這個啞巴塞黃蓮啊!」

「他朝廷要是不道歉這事絕對不會罷休的!」

……

「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撤退嗎?」攜風發話了。

「啊?不是紅帝離把錦城打退的嗎?」

「錦城如今的武氣遠高於紅帝離了!恐怕不止是十七階武氣了,若不是有個人出手,恐怕我們雨院這次真的要被打得慘不忍睹了。」院長的這番話說得很沒底氣。

什麼!當聽到高於紅帝離時,眾長老心裏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所以你懷疑那人是紫骸?」

剛剛攜風問眾人的第一句話就是紫骸為何離去,於是有人便聯想道。

「我也不知道。」攜風搖搖頭,說道。

他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紫骸,不敢確認。

此時,紫奇敲了敲門,在攜風一句應允後便推門進來了。

看見紫奇的人都大吃一驚。

在一陣寒暄後,攜風向他說了前兩天發生的屍人事情。

紫奇目光掃射了老院內眾人,唯獨沒有發現其師父。

「各位長老,可曾看見我師父嗎?」

「你師父他……」一個想說話的長老啞然而止。

「怎麼了?」紫奇追問。

「他,離開雨院了。」攜風停頓了一下。

攜風的答覆讓這幾個字極具準確性。

「什麼!」紫奇眼神充斥着驚訝。

「他沒有跟你說什麼嗎?」

「沒有啊!他在三個月前叫我進去閉關修鍊了,要不是剛剛發生戰鬥,我還不會出來,」紫奇語氣不經意間擴大了,「我不知道他要走啊!」

……

眾人的討論皆是沒有頭腦,紫奇選擇自己獨自想想,走出了老院。

2490年4月7日深夜。

從昨天凌晨出來到現在,紫奇不斷地找關於師父的線索,家裡又或者是他經常去的地方,都沒有結果。

夜深時,他選擇去當初師父第一次教他修鍊武氣的地方。

耳邊傳來蟋蟀的叫聲,混合著青蛙的求偶聲,靜謐的夏夜田園,紫奇躺在地上看星空,嘴裏叼着一根草。

他的腦袋裡在想師父為什麼一言不合的離去。

紫奇很是想念師父,因為從小時候起自己便是無父無母,師父待自己如同兒女一般,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撫養長大,聽說曾經師父也是和自己一樣的遭遇,被雨院收留撫養十幾年,相信他也很熱愛雨院這個地方,如今他沉默離去,必定是有着什麼難以告人的原因。

每一個長老待師父都像手足一樣,並且師父性格豪爽,穩重剛毅,敢愛敢恨,絕對不是惹事生非而想離去。

師父現在三十八歲,如果再過兩年評選院長,師父武氣作為十五階,並且控屍技術一流,一定是下一代雨院的院長,並且會有權利掌控當代最強的屍人——紅帝離,這個條件恐怕是誰都不能拒絕的。

可是師父卻拒絕了哇!

究竟是為什麼呢?也不告訴我。

他讓我閉關修鍊三個月,不會就是為了想支開我自己一個人走吧。

他給我的功法在那三個月的確讓我的實力大有長進,從十二階晉陞到十三階,但是我寧願不要提升實力,也要他在我身邊。

聽院長說前幾天發生的音道街超級屍王事件是不是和師父有着一些關係?雖然師父是他們那代最強的控屍人,但是師父絕對不會無腦到去動皇室的屍體,還有為什麼阮朝的暗朝體突然出現這麼多強者並且矛頭直指雨院?

一連串的思考串燒在紫奇的腦海中,他頓了頓足,準備再去找雨院院長攜風問些關於師父的事迹,看看能不能有些線索找到師父,因為自己實在是思緒全無。

說走就走,紫奇立刻跳起前往老院。

天色已晚,對於昨天被阮朝夜襲的雨人白天都在忙着維修建築,恢復之前的樣貌,勞累了一天的他們晚上早早地就進入了夢鄉。

但是老院中,攜風院長的房間依舊燈火通明。

紫奇靜悄悄地來,怕驚醒其他長老。

但是在門前時,他呆住了,剛想敲門的手猛地停了下來。

「想必紫骸的離開你們心中也有了些許答案吧?」這聲音明顯就是攜風院長的聲音。

「等等,什麼原因啊?」一個貌似不知情的人提問,是情過長老。

「哦!當年那件事你不知道嗎?」

「哪件事啊?」

「等等,院長,有沒有那樣一種可能,那紫骸的離開有可能是他的個人原因,而不是關係到那件事啊?」束進長老的聲音。

「是這樣最好,我了解紫骸的性子,有仇必報,恩怨分明,眼下能給我們解答這一切的,就只有去挖墓了。」

「啊!挖誰的墓?」情過長老依舊是一臉懵逼的樣子。

「你去了就知道了,我找你們來就是為了一起做個見證。」攜風語重心長地說道。

「嗯。」束進長老回應到。

他們三人出發了,似乎很趕時間,容不得延遲,速度很快奔赴雨院的墓地——雨墓。

好奇心強盛的紫奇怎麼可能會放棄這個機會,但要是被他們發現自己肯定是不願意帶自己去的,所以他選擇跟蹤。

這裡比紫奇武氣強的只有攜風,其他兩個長老都是十三階。

而攜風的心思都在那件事中,沒有力氣去思考周圍的事物,所以讓紫奇有了跟蹤的資本。

到雨墓後,他們前往雨墓最後面的墳墓——老墓院。

那裡埋葬的都是長老級別人物。

哪個長老和師父有着深仇大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