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綠茶女配深陷修羅場
快穿:綠茶女配深陷修羅場 連載中

快穿:綠茶女配深陷修羅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心胖蝦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晏希 現代言情 聞時川

演技驚人,實力強悍的滿級綠茶晏希,一朝穿越,被綁定了女配系統,成為了妥妥的炮灰專業戶,她即將面臨的結局: 為男主虐身虐心 ✔️ 為男二家破人亡 ✔️ 為男三身敗名裂 ✔️ 必要時,還會不惜付出生命,與女主的死對頭玉石俱焚 ✔️ 讀完了劇本的晏希:「咩咩咩?」 於是—— 曾想打斷晏希雙腿的偏執總裁,如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對不起希希,求求你,只要不離開,我的財產全給你……」 暴戾恣睢的陰狠帝王,緊緊扣住她的手腕,眼眶潤紅,聲音沙啞:「朕錯了,你原諒朕好不好?」 曾清風霽月,清欲寡淡的仙君,如今為她舉止瘋癲,瘋魔屠城:「希希,師父讓他們都給你陪葬!你醒過來好不好……」 看完這一切,系統哭着心軟:宿主,要不原諒他們吧? 晏希:嘻嘻,赤雞!展開

《快穿:綠茶女配深陷修羅場》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淪為炮灰的替身女配(1)


「想辦法吸引我大哥的注意,爬上他的床。」

幾張照片散落在茶几上,男人修長白皙的指尖遞過了一份文件。

什麼情況?

晏希剛剛恢復意識時,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她微微蹙起眉頭,困惑的打量起周圍的環境,這是一處寬敞豪華的別墅,裝飾風格以鉛灰色為主,格調頗為冷淡。

男人約莫二十齣頭的年紀,俊美如玉的面容透着着幾分陰沉的氣息,烏黑的短髮,漆黑的瞳仁,眸光深處流露出不屬於這個年紀該有的銳利鋒芒。

他穿着一件白襯衫,袖子鬆鬆垮垮的挽起,領口處的扣子隨意散開了兩顆,此刻站在茶几對面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過來,無形中給人一種壓迫感。

「倘若你能懷上我大哥的孩子,成為他身邊穩定的情人,那就更好了,這會對我的計劃非常有利,如果不能……」

他頓了頓,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眼中卻閃過了銳利的鋒芒,他彎腰,伸手鉗住了晏希的下巴,指尖輕輕抹去了她眼角的淚水,聲音黯啞而低沉的道:「你也不想眼睜睜的看到我被大哥除掉吧?寶貝兒。」

「我……」

晏希剛穿過來就遇到了這麼勁爆的場面,要不是胸口處溢滿了原主人怨憤悲傷的情緒,她真的會忍不住快要流鼻血了,她掙扎着朝後退去,卻直接被逼到沙發角落裡,她一面露出驚慌失措的模樣,一面快速在心裏喊道:

「系統系統,你在嗎?」

「在呢在呢!歡迎綁定女配攻略系統,員工478號竭誠為您服務,請問是否需要導入記憶數據?」

「是。」

晏希果斷的回答,事實上她並不屬於這個世界,而是一名剛剛被系統綁定的快穿者,就在半個小時前,她還因一場爆炸,在原本的世界中垂死掙扎,隨後腦袋裡就突然冒出了一道機械陌生的聲音。

這個聲音自稱是系統,告訴她只要肯答應完成攻略任務,就能夠獲得復活幣,幫助她躲開爆炸,重新復活。

太扯淡了!

一開始晏希還以為自己瀕臨死亡出現了幻覺,直到此刻,她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記憶數據正在導入中……」

隨着系統的聲音響起,晏希頓時感覺自己腦袋裡湧入了大量的信息,無數畫面如同過電影般在眼前掠過,她適應了片刻,開始查看起這具身體的記憶時,發現原主恰好與她同名同姓,也叫晏希。

原主出生在單親家庭,父親是個爛醉如泥的賭鬼,她從小就在高利貸的威脅與恐嚇中長大,若不是爺爺的撫養,恐怕她連上學的機會都沒有,她刻苦讀書,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報答爺爺的養育之恩。

原主順利考上了重點大學,還開始勤工儉學,兼職家教賺取生活費,可就在大二這年,爺爺突然得了重病,需要一筆巨額醫療費,相較於這筆巨額醫療費,她平時做家教賺來的那點錢根本就是毛毛雨。

情急之下,原主不得不動起了歪心思,她經常聽說隔壁表演系有女生出入**所兼職公主,來錢很快,至於出賣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為了能夠順利湊到醫藥費,原主下狠心決定出賣自己,可到底沒經歷過這種事,她根本不知道需要多麼巨大的心裏承受能力才能接受行業里的混亂和齷齪,她第一次服務就遇到了非常棘手的情況。

經理見她真的急需用錢,將她安排去了貴賓包房,服務的對象是個年近四十,滿面油光的小老闆,這個男人穿戴講究,出手大方,隨隨便便就能給萬元小費,不過他玩得非常變態,不僅喜歡看多人表演,好幾次還把姑娘折騰的半條命都差點沒了。

原主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她端着酒水進去後,見到好幾個男人同時對她動手動腳,很快就被嚇蒙了,說什麼也要離開這裡,可她長相清純,舉止生澀,一看就沒有經歷過那種事,哪個男人看了會不想咬上一口呢。

她拚命的掙扎反抗呼救,可那些人是如何回答她的?

「你來這裡,不就是給老子們玩的么,放心!錢少不了你的!」

絕望的淚水滑落……

原主閉上了雙眼,徹底放棄了反抗的念頭,卻沒想到正當這時包廂門被從外面踢開,有人走了進來,那是個笑容有些邪氣的青年,英俊的面容,乾淨的膚色,如削的薄唇,漆黑暗沉的眸色。

他看起來非常年輕,但在這群人眼中卻威懾力十足,他朝她大步走來,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給她,伸手將她扯進了自己的懷中:

「王總,玩女人玩到了我女朋友身上,你是嫌命太長了嗎?」

他語氣囂張,暗含警告,震懾了所有想要欺辱她的男人,她靠在他懷中,貼着緊實的胸膛,聽着沉穩有力的心跳聲,那一刻,他是她永遠的神!

只可惜……

原主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將她從地獄中解救,只是為了將她推入更黑暗的深淵,他從來不是她的神,他是她的噩夢,永恆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