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連載中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音淺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墨 慕祁

異世界妖修慕祁帶着徒弟穿梭位面時意外受傷,不得不重生為人,沒想到她堂堂一代妖王被未來夫君渣的如此徹底
既然你不仁,那不好意思,就不要怪我當你皇嬸了
皇叔有顏有錢還聽話,就是有點小氣
不過沒關係,在盛世美顏之前,這不是問題
恢復記憶的她原本只想安安靜靜恢復修為好早點回到原有世界,卻不想總有刁民想害她
看來是她方法不對,那就先一統天下再繼續恢復修為吧
展開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渣渣太子


入夜,上京的街上便鑼鼓喧天起來,今日是太子司空辰迎娶太尉府嫡女白慕祁的日子。

白府內院,一身鳳冠霞帔的白慕祁漫不經心的抬起手腕,望着上面不知何時出現的一條青色脈絡,已經蜿蜒至手心。

她很肯定,這個東西,她以前沒有。

屋外人影綽綽,聽動靜,白慕祁不用想也知道,是太子司空辰來接親了。

這樁婚事,雖是由皇上賜婚,但她自幼與太子相熟,如果非要選一個人結婚,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就在這時,一張紙條悄然塞進她的手中:你還記得我嗎?

白慕祁半眯着好看的杏眼抬頭,不着痕迹的掃視屋內,十幾個下人圍着她鞍前馬後的忙碌着,一時之間分不清誰這麼無聊,做這種惡作劇。

她收回目光,將紙條揉成一團丟在一旁。

與此同時,屋外傳來喜娘誠惶誠恐的聲音。

「太子殿下,你不能進去!」

「拜堂之前新人不能相見,不吉利!不吉利!」

即便如此,門依舊被人推開,白慕祁起身,瞧得太子正倚在門邊,含笑道:「本宮只瞧一眼便走。」

他穿着大紅色喜服,身形修長,皮膚白皙,笑得很是溫柔。

就在此時,又一張紙條塞進她的手中。

白慕祁低頭,柳眉微蹙,最終還是將其打開:我好後悔,當年沒把你毀了!

她猛的將紙條捏在手心,審視的目光在屋子裡來回掃動,卻並未見着那個熟悉的臉龐。

見她神色不對,太子連忙過來詢問:「怎麼了?」

說話間,他伸手將紙條接過,在看到裏面的內容時,他神色瞬間變得凝重。

末了,他嘆了口氣,輕聲道:「其實本宮覺得,你們也許可以試着和睦相處。」

和睦相處?

白慕祁冷笑:「你在讓我跟一個要毀我清白的人,和睦相處?」

下一瞬,她好似想到什麼,轉而一臉關切的望着太子,語氣十分真誠:「太子殿下,怎麼好好的大婚之日,腦袋突然就進了水呢?」

太子:「……」

好好的一個美人,怎麼就長了張嘴?

太子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許是因為知道自己理虧,終究沒說出責怪的話。

「本宮只是隨口一說,本宮以為,你們畢竟有着從小一起長大情分。」

白慕祁冷着臉,臉上寫滿了懷疑。

太子見她如此,只得站起身,寵愛的摸摸她的頭:「今日是我們大婚的日子,這些煩人的事,就交給本宮去處理吧。」

說罷,他將紙條放進袖中,翩翩離去。

白慕祁看着他離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太子說的沒錯,她與白凝雪,確實從小一起玩到大。

那白凝雪,是她們白家的養女。兩人年齡相仿,朝夕相處,關係倒也相得無間。

可就在三年前,白家發現白凝雪未出閣便有了身孕,大為震怒,將其趕出家門。

她偷偷給白凝雪安頓住處,日日為她送飯,陪她解悶。

直到有一日,白凝雪住的地方,出現了幾個男人。

雖然太子及時出現,免去了這一場禍事,不過白凝雪的做派已經觸及到了她的底線。

她還未來得及報仇,白凝雪便消失了。卻不想,如今以這種方式再次出現。

想着,白慕祁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被自己丟在角落裡的紙條上。

大婚還在繼續,百官齊至太子府。白慕祁也懷着心事隨着迎親隊伍一同前往。

可就在去往太子府的半路上,一個身着華貴的女子從人群中擠出攔在迎親隊伍前,高聲呵斥:「白慕祁,你不配嫁給殿下!」

白慕祁雖蓋着蓋頭坐在轎子中,但依舊能從聲音認出,這就是消失了整整三年的白凝雪

太子坐在坐在馬背上,沉聲呵斥:「放肆!本宮的太子妃,豈是你能夠直呼其名的!限你三息,立刻離開,否則……」

「否則怎樣?」白凝雪聲音驀的拔高,「殿下,我懷了你的骨肉,你就這樣狠心?」

轎子中,白慕祁整個一頓,她噌的扯開蓋頭,掀開轎簾。

正看見太子吩咐下人在趕人,她連忙跳下轎子,走到隊伍之前,陰沉着臉,沉默的凝視白凝雪。

白凝雪被看的發毛,噤若寒蟬。反應過來的她立即惱羞成怒,惱怒自己這麼沒出息,竟被白慕祁一個眼神嚇成這樣!

她挺了挺肚子,氣急敗壞道:「你還記得三年前嗎,三年前我懷的那個,也是殿下的孩子。」

「他娶你不過是為了要白家支持而已,你以為他真的喜歡你這種蠻橫的女人嗎?」

「夠了!」太子呵斥下人,「還不將人拉下去!」

看他們兩個如此,明顯就有私情的模樣,白慕祁突然笑了,笑的十分張揚,又帶着几絲自嘲。她突然想起方才太子說的話,讓她們兩和睦相處。

搞半天是這個意思,這是計划著好讓白凝雪入府做妾。

眼前,白凝雪被人架着離開。她奮力掙扎,轉過頭,一臉的猙獰。

「哈哈哈,三年前,我懷了你情郎的孩子,你這個當家主母做的好啊,給我安排住處,每日給我送吃的。你們大婚前一夜,你的情郎還在與我行魚水之歡。可你這賤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逼着殿下永不納妾……」

「啪!」

隨着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白凝雪被扇倒在地上,髮髻散亂,臉上出現一道鮮紅的五指印,嘴角溢出几絲鮮血。

這一巴掌,力道之大,屬實讓圍觀的人眼皮子一跳,不由自主摸着自己的臉頰。

手心傳來的疼痛讓白慕祁冷靜了幾分,她慢條斯理地揉了揉手心,喉嚨里發出沉悶的笑聲。

「白凝雪,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與人苟且?」她輕輕一拍自己的頭,很是抱歉,「不好意思,瞧我這記性,一不小心把你當人看了。」

她覺得一巴掌還不夠解氣,邊說,邊扯起裙擺靠近,準備再補幾腳。

下一刻,她臉色徒然變得難看起來。

體內莫名傳來陣陣劇痛,喉嚨一陣腥甜,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噴湧出來。

她深吸一口氣,將即將噴出的血咽了回去,然後轉過身,扒開圍觀的人群,隨手搶了匹馬奔騰而去。

強勢如她,不允許她在此時此刻露出一絲一毫的脆弱。

身後有人在呼喚她的名字,還有人在朝她追來。白慕祁不得不猛一拍馬屁,加快速度。

她緊咬着唇策馬奔騰,暗自懊惱,該死,她身體一向健壯,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發生這種變故。

此時已是半夜,道路蜿蜒,她一時分辨不清方向,只記得自己不顧阻攔跑出了城門。

也不知跑了多久,恍惚間聽見有人在她身後嘶吼:「慕祁,不要!」

而此時,白慕祁才發現自己已經連人帶馬騰空在空中,腳下,是萬丈深淵。

原來不知何時,她竟跑到了山崖。

這一刻,她出奇的冷靜。時間彷彿靜止了般,她轉過頭,看向身後。

是太子。

他臉上是她從未見過的慌亂,他說:「慕祁,回來!」

回來?

白慕祁挽起嘴角,覺得這個狗太子大概腦袋又進水了。此時此刻,她怎麼回來?

隨着劇烈的疼痛席捲全身,她再也忍受不住的閉上雙眼,身體控制不住的從空中落下……

精神恍惚間,一幕幕陌生的畫面湧入她的腦海。

她強忍着暈眩,將這些畫面梳理了一番。

原來,她本是天地誕生的太幽銀狼,是一名妖王,名喚慕祁,少一個白字,專門穿梭於各大世界之中,以世界之心為食。

十八年前,她與其徒弟來到這個世界,意外被時空之力所傷。可惜這個世界靈氣枯竭,無法供她們療養,所以不得不重生為人,用以溫養己身。

怪不得,她天生神力,怪不得,她癒合能力比常人快上許多……

須臾,由於這段記憶實在太過龐大,白慕祁頭疼欲裂,最終,她「嘭」的一聲摔倒在地,陷入昏迷,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