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校花告白99次,我!真不吃軟飯
校花告白99次,我!真不吃軟飯 連載中

校花告白99次,我!真不吃軟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浮生若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浮生若沙 蘇宇 都市小說

獲得拒絕軟飯系統,第一個任務就是堅持告白校花99次
從此蘇宇開始了每天一次的告白行動
一直到第99次... 而當所有人認為蘇宇會一如既往的出現時
他沒有繼續了... 本以為事情平息,卻沒想到第三天,一直對蘇宇愛答不理的高冷校花竟然主動找上門! 「蘇宇,我最後問你一次,你要是再跟我表白一次,我就答應你
」 本以為蘇宇會卑微答應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震驚了
全校校花紛紛找上蘇宇...展開

《校花告白99次,我!真不吃軟飯》章節試讀:

第7章 感謝你們沒有答應啊


看着迎面快步走來的三名女生。

蘇宇幾人聞聲停住腳步。

待她們走到自己近前,蘇宇輕描淡寫的瞥了一眼,問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額...

原本還帶有一些小委屈的花語在看到蘇宇平淡的態度時。

喉嚨里原本醞釀好的話,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我...

我為什麼會過來找他?

趙廷和朱文,還有伍空,以及他們的輔導員老杜,看到蘇宇冷淡的一幕後,不由面面相覷,皆是從對方眼中找出一縷震驚。

這是...

怎麼了?

蘇宇為什麼態度這麼冷淡?

這不是他追求了快一百次的女神花語嗎?

「宇哥,花語啊,花語啊,你確定不說些什麼嗎?」愣了片刻,站在蘇寒身邊的趙廷用手肘戳了戳蘇宇,小聲道。

蘇宇目光一斜,微笑道:「說些什麼?」

他能說些什麼?

基本上,當告白99次的任務完成,他和花語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有交集了。

他...也過夠了這種天天表白的生活。

蘇宇對面,花語看到他如此平淡的說出這一句話。

不知為何。

那柔軟的內心頓時感到一陣刺痛。

他...

為什麼這麼平淡呢?

花語那張絕美的臉蛋寫滿了茫然。

當初,他追求自己時,臉上洋溢的溫柔又陽光的笑容是那麼溫暖。

不管她看過多少次,給了蘇宇多少次冷淡。

可...那溫柔的笑容始終不曾衰減。

但是...

為什麼現在卻對自己來找他,反而態度顯得如此冷淡了。

明明...明明昨天他還在向自己表白的啊。

「蘇宇,我...」花語原本積攢的一些小委屈頓時煙消雲散,聲音微弱的喊道。

這委屈本就是莫須有的。

可...花語似乎是習慣了蘇宇的好,所以一旦蘇宇對她不感興趣了。

她反而...覺得蘇宇是錯的。

蘇宇眨了眨眼,笑着道:「花語同學,你有什麼事情要說嗎?」

花語同學!

聽到這個稱呼,花語內心的疼痛更加明顯了。

那雙迷人的鳳眸,其中蘊藏的目光也開始變得躲閃。

還沒等她開口,在她身邊的兩個小姐妹就氣沖沖的對蘇宇喊道:「蘇宇,你是什麼意思?」

「我們和花語親自來找你,你就是這個態度的嗎?」

「虧我們之前還這麼幫你說話,勸花語答應和你在一起呢,真是看錯你了。」

趙廷和老杜幾人聞言,頓時變得愕然。

嗯?

你們這是什麼態度?

是來找蘇宇質問的嗎?

四人看了一眼沉默不言的話語,以及她身邊兩個喋喋不休的女生。

只是一瞬間。

輔導員老杜和蘇宇的三個舍友便對花語和她的小姐妹產生了一縷反感...

這...

聽這語氣,似乎是把蘇宇當初的告白當成了理所當然啊。

其實,如果花語家庭條件很好的話,那還能說的上一句蘇宇是想吃軟飯,想要追到花語讓她養自己。

可...花語的家庭也僅僅只是江城的一個中產家庭。

家庭凈資產就是三到五百萬左右。

這種條件也還好。

可...蘇宇真的很差嗎?

他們是蘇宇的舍友以及玩的最好的輔導員,對於蘇宇的條件,心裏多少都有點概念。

十幾萬的外星人全家桶配置。

光是這一點,家庭條件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了。

面對花語身邊兩個小姐妹的質問,蘇宇並沒有任何錶情。

只是笑了笑,問道:「那照你們這麼說的話,我應該怎麼做才行呢?」

「我是不是應該向你們道個歉?」

嗯?

聽到這裡,老杜和趙廷四人的眉頭不由一皺。

蘇宇難道真要低頭認錯?

你沒錯,為什麼要認錯?

那兩名女生聽到蘇宇這話,頓時笑了起來,眯着眼睛道:「算你識相,你現在給花語道個歉,我們就原諒你今天沒來的事了。」

「哈哈哈哈。」

她們剛剛說完,蘇宇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死我了。」

見到蘇宇笑得都彎下了腰,兩名女生頓時就不樂意了,不悅道:「你笑什麼,別忘了,今天是你沒來,原本我們花語都準備答應你的告白...」

話未說完,蘇宇便冷笑打斷:「哈哈,那我還真是要感謝你們。」

「感謝你們沒有答應啊。」

其實從一開始,蘇宇就對這兩個女生很反感了。

當初剛獲得系統時。

她們兩個便在一旁說花語喜歡什麼什麼,然後讓自己去準備。

嗯...

為了不違背任務,蘇宇也只能去了。

其實。

真要是告白花語成功,倒也沒有什麼。

主要是她太信這兩個『閨蜜』的話了,她們說什麼,花語都會信。

他又不是不知道。

每次自己送的好處,花語不收的話,都是這兩個收下。

簡而言之...

在這兩個人眼裡,他就是個冤大頭罷了。

「我向花語同學告白了99次,請問我有一次不滿嗎?」

「風吹雨打,烈陽曝晒,我有一次缺席嗎?」

「對於我的告白,她從未正眼看過一眼,我沒意見,畢竟,一個人如果對另一個人不感興趣,那麼他的告白也只是在安慰自己。」

「既然我告白了99次,你們都未有一人正眼看過我一眼。」

「那我...為什麼還要堅持下去?」

蘇宇目光深邃,深深地看了花語一眼,眼底深處掠過一縷自嘲。

「99次,說的很容易,但是...又有誰能做到?」

「很不巧,我做到了所有人做不到的事。」

花語靜靜的站在原地,聽着蘇宇訴說著他的辛酸。

他越往下說,花語內心的疼痛便越發明顯。

「我...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對你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我只是想考驗你的決...」花語往前踏出一小步,低聲說道。

然而,她踏出一小步,蘇宇便舉起雙手往後退了一大步。

「花語同學,男女授受不親,還有...我也不需要你的考驗。」

「如果說,你現在是來質問我為什麼今天缺席告白的話,那請你離開吧。」

看到蘇宇眼中蘊藏且不遮掩的冷漠和疏離,花語嘴角瀰漫難言的苦澀。

我這是...自作自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