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活死人老公氣炸了
新婚夜,活死人老公氣炸了 連載中

新婚夜,活死人老公氣炸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匹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離歡 現代言情 禁廷深

高冷大少禁廷深皺眉:「什麼?我會求着她回來?開玩笑!我娶誰也不會娶她!」 三個月後,瘋批禁廷深逢人就問,「看見我老婆歡歡了嗎?」展開

《新婚夜,活死人老公氣炸了》章節試讀:

第6章 前妻前女友同時懷孕


方子錄扁嘴。

「你睡就睡,你打爛那些葯幹什麼?那可是她妹妹的命,是她活着的希望,沒必要把她往絕路上逼啊。」

禁廷深遞了一杯酒給他,堵住他的嘴。

沈離歡走出了房間直往外走。

她想離開這裡,可是下樓的電梯有指紋密碼,她打不開。

保姆跟她說話,她抓起保姆的手就往電梯按鈕上去按。

保姆驚叫着往地上坐,沈離歡那把力氣,終是拖不起她,也打不開電梯。

禁廷深冷眼垂目晃着酒杯,「看見了嗎,她就是這樣把我的手放在我的手機上取指紋裝追蹤軟件的。」

方子錄嗤笑搖頭,「其實你清楚,就算那個追蹤軟件是她安裝的,那她也是被禁成志逼的。你就是故意整她。」

沈離歡眼中淚水酸澀難忍,回頭朝禁廷深大喊,「禁廷深,放我出去!」

禁廷深眼角眉峰掃過冷色。「在我查出來禁成志指使的那個人是誰之前,你都擺脫不了嫌疑。回房間去獃著。」

保姆上前拉着沈離歡上了樓。

方子錄走了。

沈離歡坐在書房窗前,望着窗外無垠的大海發獃。

這麼晚了不見她回,媽媽打來電話,問她在哪兒。

她瞟了一眼旁邊用耳機聽音樂的禁廷深,不敢大聲說話。

「媽,我找了份工作,在上班,今晚不能回家。」

「哦,我打電話給你,是告訴你,剛才有人來送東西,一支寶珠一號,還有二百五十塊錢,說是給你的報酬。那人還說,只要你以後都在那裡上班,他每天都會送來。」

沈離歡心裏一陣堵得慌,二百五十塊?禁廷深他什麼意思?

禁廷深笑了一聲,「怎麼,嫌少?你要知道,你已經不是第一次,現在的價格還不如我一支葯呢。」

他語氣里的怨氣挺大,「何況,剛才那隻能算半次。」

沈離歡怕被媽媽聽見男人的聲音,慌忙掛了電話。

轉頭撞見禁廷深目光里的散漫逼仄的笑。

忍住衝上去把他的臉抓個稀巴爛的衝動,壓着聲音說,「大少,別開我玩笑了,大少就多給我幾支葯吧。」

禁廷深仰頭靠着椅背,看着她有幾分屈辱不甘的表情,「一次一支,你自己看着辦。」

一次一支,今天她就是身子骨拼散了架也湊不齊一盒葯。

「大少別太過分,你就不怕我想不開跳樓,那樣大少可就上新聞了。」

「你以為你跳了樓,媒體會罵我逼良為娼?你要是死了,你妹妹可就跟着你活不成了。」

沈離歡噎得無話可說,像她這樣的人,死都不配。

她只能悶不吭聲,坐在窗前看着夜色中閃爍着的霓虹燈。

李齊敲門進來,說了幾句什麼,然後,禁廷深取下耳機,下了樓。

沈離歡回頭髮現他電腦沒有關。

她望了望門口,又好奇的望望電腦屏幕,是他沒看完的一段監控視頻。

看那畫面,竟然是禁廷深的卧室!

再仔細一瞧,床上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不是她和禁廷深嗎?

是兩個月前,那晚的監控畫面!

沈離歡在心裏罵了句,變態!竟然把這種事情錄下來欣賞?

她湊近了看,發現不只這一個房間的監控畫面,還有其他房間的。

禁廷深他看這個幹什麼?

樓下,李齊拿出手機給禁廷深看,上面有一張圖片,是一張電腦存底的B超單。

「大少,沈小姐確實是有身孕,我找到了昨天她看診的小診所,這是小診所存底的B超單。」

禁廷深眉頭微沉,問李齊,「蘇雲溪來了沒有?」

「馬上到了。」

樓上,沈離歡正一個一個視頻翻看,身後忽然一隻手臂環住她腰身。

她瞬間背脊僵直。

禁廷深手覆在她握鼠標的手上,收緊,在她耳邊嗤笑一聲,「好看嗎?」

溫熱的呼吸灌入她的耳朵,薄唇似是無意地摩挲她的耳廓。

沈離歡呼吸都不順暢了。

「大少,你,錄這個,不太好吧?萬一電腦被黑……」

禁廷深笑了笑,拿了耳機給沈離歡戴上。

門口李齊進來,「大少,蘇小姐到了。」

沈離歡一聽蘇雲溪來了,想站起來,禁廷深一隻手故意壓着她的腰,呼吸落在她頸子里。

「乖,別動。」

散漫的語氣裡帶着厲色,讓沈離歡不敢違抗。

她見過蘇雲溪,因為蘇雲溪是她做試管嬰兒手術的主治醫生。

後來她才聽別人說,蘇雲溪是禁廷深的前女友。

傳言兩人雖然分了手,蘇雲溪也已有了婚約,但兩人的關係非比尋常。

禁廷深一邊點開視頻,一邊淡淡回了李齊一句,「讓她上來。」

電腦屏幕是背着書房門口的,當蘇雲溪帶着助手走進書房,就看見禁廷深正坐在書桌前查看電腦。

他懷裡摟着的沈離歡,本就生得像只媚人的貓,此刻穿着浴袍,戴着耳機,面紅耳赤,呼吸急促。

看起來,兩人十分親密。

蘇雲溪臉色瞬間不好看,遲疑了一下,露了個抱歉的微笑。

「不打擾大少和沈小姐吧?」

禁廷深掃了她一眼,目光中便了瞭然的默契。

「不打擾。」

他一手圈着沈離歡的腰,一手握着她的手按在鼠標上。

沈離歡渾身僵硬,屏着呼吸也壓不住心跳。

旁人不知道她的耳機里是自己難堪的聲音,屏幕上是她不能見人的畫面。

背後禁廷深靠在她身上,隔着衣服,她都能感覺到他塊磊分明的有力線條。

沈離歡整個人掉進了炙熱的火坑裡一樣,被烤得窘迫難堪。

偏偏在蘇雲溪眼裡,她這是在禁廷深懷裡受寵若驚。

蘇雲溪盯着兩人的親密舉動,眼角眉梢掩不住明顯的醋意。

場面極度曖昧而詭異。

沈離歡只能尷尬地笑了笑,主動打招呼。

「蘇醫生好。」

「大少說沈小姐身體不適,乾嘔,方醫生畢竟是男人,所以大少讓我來,給沈小姐看看。」

蘇雲溪和助手都站在辦公桌前,她們離電腦都很近,只要稍微前傾,垂一下眼皮就能掃到電腦屏幕上那些要命的畫面。

「謝謝蘇小姐……我很好,不用看了。」

電腦畫面,她白的發光的雙腿在昏暗的畫面里,纏在男人腰間。

沈離歡額頭逼出一層細汗,她盡量淡定地看着屏幕,眼珠子都不敢亂動,生怕引得蘇雲溪注意電腦上的東西。

禁廷深偏還要點擊放大了畫面,語氣淡淡在她耳邊,似是責怪,「蘇醫生專程來給你看診,來都來了,就看看。」

沈離歡木然點頭。

禁廷深調大了耳機的音量,沈離歡便聽不見耳機之外的聲音。

「你之前跟我說她流產了,可現在她肚子里的孩子還在。」

禁廷深開口,沒有抬頭,話卻是對蘇雲溪的責問。

蘇雲溪面色一滯,「怎麼可能?那天在醫院她不是就流產了嗎?」

「你看手機,我已經把她的B超單發給你了。」

蘇雲溪拿出手機,看着那張B超單。

臉色青白,「大少,那時,孩子才3周,B超無法照出來,誤診她流產了也正常。大少現在的意思要怎麼處理?」

禁廷深沉吟一息,聲音冷冷的,「你確定這孩子是禁成志的?」

蘇雲溪篤定點頭,看向禁廷深。

「當初試管嬰兒的手術是我親手做的,我跟沈離歡達成了協議,我讓沈離歡懷上禁成志的孩子。我懷上大少的孩子,我們都會彼此保密。」

「當然,沈小姐是不會承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