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被反派徒弟壓了
穿越後我被反派徒弟壓了 連載中

穿越後我被反派徒弟壓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玉瀟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婉清 玉琬

高考剛結束就穿書了,穿越成下場凄慘的悲苦師尊,被自己反派徒弟弄死的悲苦師尊
手持劇本,我勵志要將反派徒弟教導成人,讓她一心向善,然後功成身退
「乖徒兒餓不餓?」「乖徒兒渴不渴?」「乖徒兒累不累?」 可是事情漸漸偏離軌道,這反派徒弟怎麼什麼都懂?這反派徒弟為什麼會半夜爬上我的床?展開

《穿越後我被反派徒弟壓了》章節試讀:

第五章 護犢子


玉琬推開門便看見二弟子蕭本熊對她恭敬地行禮。

「你大師伯已經把飯菜送來了嗎?」「不,不是的師尊,是,是弟子早晨起來去外門那裡尋了些穀物蔬菜來,然後又做了飯,請師尊去嘗嘗。」蕭本熊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越來越低。玉琬驚詫道:「你竟還會做飯?」「是的,師尊,弟子是個孤兒,與養母相依為命,家中貧困,母親又終年纏綿病榻,便是弟子來做飯,不久前母親病逝,弟子孤苦無依才來到仙門。」說著竟哽咽起來。

玉琬抬手撫上他的頭,說:「日後,珞芷峰便是家。走吧,讓師尊嘗嘗你的手藝。」

玉琬:哎!多可憐的娃兒啊!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像我這樣的連個泡麵都泡不熟的就該打。

來到前廳,慕婉清和越瑤花已經等在桌邊了。幾人依次落座。越瑤花看着滿滿一桌子菜,不禁直流口水:「二師兄,你也太厲害了!」玉琬:「那日後珞芷峰的一日三餐便都由本熊負責吧!你們正在長身體,應當吃些有營養的,有空去外門多取些肉食蛋奶。」蕭本熊:「是,師尊,弟子一會兒便去。」

吃完後,玉琬起身要走,卻被慕婉清叫住:「師尊,您還未教我們如何修行。」玉琬扶額:反派大人,你這麼愛學習的嗎?好好的擺爛躺平它不香嗎?

「修行之事不必急於求成,你們初來乍到,今日可以在珞芷峰多轉轉,熟悉熟悉,若實在想修習便去珞芷峰的書閣,那裡你們可以隨便進入。」說完,玉琬便大步流星的「逃」了。其實是她根本就沒有備課,也不知道要教什麼,怎麼教。於是,越瑤花和本熊選擇熟悉珞芷峰,慕婉清則進入了書閣。

踏入書閣的一剎那,一些並不美好的回憶湧入腦海:從前,玉琬從不允許她進入書閣,一次偷偷進去被發現了,玉琬差點沒把她打死,還勒令三天不許吃飯從此之後她便再不敢靠近這裡了。

慕婉清搖搖頭,將負面情緒藏起來,她必須努力提升修為,她可不想再像前世那樣處處被莫雨柔壓一頭。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玉琬從未教過他們什麼,慕婉清一直泡在書閣潛心修鍊,蕭本熊帶着從書閣拿的劍譜偶爾到後山練劍,只有越瑤花終日無所事事,在珞芷峰轉來轉去。

一日邢毅嚴來尋玉琬,正巧看見正在抓蝴蝶的越瑤花和被迫一起的蕭本熊,便將他們狠狠訓斥一番。正巧被閑着沒事遛彎兒的玉琬撞見,心想:「這還得了,我自己的徒弟,自己還沒罵過呢,憑什麼你先罵。」

見玉婉走來,邢毅嚴更是瞪起眼睛怒喝:「你是怎麼管徒弟的,就讓他們玩兒?還有兩個月就是嬋微大會了,所有弟子都會參賽,屆時,你這個天下最強者的弟子卻墊底,你的臉往哪兒擱!」看着面前急的臉紅脖子粗的師兄,玉琬擺擺手:「師兄你太偏激了,我不在意這些。」

本以為邢毅嚴會再次狂轟濫炸,卻沒想到他竟將語氣放柔和了:「十八,自從上次你走火入魔醒了之後,就變了許多,你若是……哎,大可以和我們說,切莫損了心性。」

玉琬:走火入魔?難道我是在玉琬走火入魔的時候穿進來的?玉琬遇到什麼事兒了這麼一個清冷的人也會走火入魔?算了,反正我有了名正言順當「傻子」的理由。「師兄不必擔心,除了醒來之後忘了一些東西外並無大礙。」「忘了?你忘了什麼?」「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罷了師兄不必在意,對了,過幾日我打算帶他們幾個去山下遊歷一番。」見邢毅嚴又要情緒激動,玉琬趕忙轉移話題。

邢毅嚴:「罷了,下山走走也好,記得早些回來,切莫惹出什麼亂子。」說著在手中變出一個香囊,扔給玉琬便拂袖而去。玉琬安撫好二人便去林中躲清閑了。

剛走進去不久便看到慕婉清在練劍。身姿矯健,步態輕盈,翩若游龍,宛若驚鴻。獨屬於少年人的意氣風發在在她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少年站定,饒有興味的問道:「師尊,徒兒練的如何,師尊可偷看夠了?」那聲尾音微微上翹的「師尊」嚇的玉琬一哆嗦,彷彿下一秒反派就要衝過來廢了她的修為。玉琬收斂心緒,佯裝鎮定:「不錯,身法可以,但力度不夠,有待提升。對了,為師來是想告訴你,過兩日為師帶你們下山遊玩,記得準備一下。」說完便飛也似的逃了,反派的氣場實在是太嚇人了。慕婉清盯着玉琬的背影,眼中閃着玩味的目光。

兩日後,幾人收拾好便愉快的下山了,這讓平日一直苦修的眾弟子羨慕不已:憑什麼他們可以下山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