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守夜
守夜 連載中

守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落刀888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浩 王琳

16年的時候,我成了一名網絡視頻博主,專門拍攝一些靈異的視頻,比如幫人守靈,看守墳地,住凶宅,闖鬼村之類,這一做就是六年,進入22後凈網行動的開始,我放棄了短視頻事業,閑暇時間我整理這六年的點點滴滴,將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一面以文字的方式講述出來……展開

《守夜》章節試讀:

第4章 地龍


黑煙飄散,那隻手縮了回去。

我下意識低頭朝着棺槨中看去,裏面的光線雖然黑暗,但還是能勉強看清楚裏面躺着兩個人。

王小飛的頭朝東,就是我在的這個方向,而宋麗頭朝西。

我看見王小飛雙眼緊閉,臉上還有痛苦的痕迹,從他重疊在一起的手上隱約還能聞見刺鼻的臭味,我頓時明白,之前那隻伸出來的手是王小光的。

「別發愣,快點將汁液滴在棺材角。」

聽到村長的大喊聲,我渾身一激靈,明白現在可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頓時回過神來。

將仙人掌肥厚的葉片用力撕開,綠油油的汁液順着就流淌出來,我連忙將汁液滴在了棺材左右兩個角上。

當黑漆漆的棺材角被綠色覆蓋,村長又呼喊我幫忙將棺蓋蓋上。

望着重新合上的棺槨,沒等我松上一口氣,突然,砰砰砰,似乎有人正在裏面瘋狂的拍打着棺材蓋。

棺材也隨之顫動着。

我嚇得臉色發白,大光要出來了嗎?

過來幫忙。

村長又喊我,只見他雙手上全都塗抹了綠油油的液體,正在朝着棺材與棺蓋閉合的縫隙抹去。

很快,長長的縫隙被綠色液體填滿。

我連忙照做。

將另外一邊的縫隙也塗抹了遍。

隨後我打算問村長下一步該做什麼的時候,只見村長靈活的一翻身,直接坐在了棺材蓋上,緊接着盤膝,雙手上舉,一臉莊嚴肅穆的模樣,直接把我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傢伙在搞什麼鬼?

別說,這個古怪動作還是有用的,棺材裏的動靜消失了。

這個時候,村長說話了。

「王浩,你現在去到院子中間挖一條食指粗的地龍,越快越好。」

地龍?

我一臉疑惑的問地龍是什麼玩意,村長說是蚯蚓,還說讓我趕緊去,要是晚了就麻煩大了。

聽村長說的這麼嚴重,我也不敢再問了,連忙轉身朝着屋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看到王琳人在外面,趴在門框上,手裡拿着dv正在拍攝。

這……

我無語了,都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在拍攝,看來這女孩腦子真有毛病。

懶得搭理她,我直接從王琳的身邊走了過去,這王琳竟然將dv對準了我的臉。

一個裝神弄鬼,一個拍視頻到走火入魔,這對父女絕對是神經病。

我回頭看了看,王琳在跟拍我,我也懶得去阻止她,反正又不是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拍就拍唄。

當然,最主要的是有人跟着就不那麼害怕了。

走了十幾步,四下望了望,我估摸着這裡就是院子的中間位置,這才到大門口拿了一把鐵鍬,開始在我找好的位置挖掘。

挖了幾下,突然一根手指粗的紅褐色物體扭曲着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是村長說的地龍,沒想到真有這麼大的地龍。

彎腰在地上隨便找了一個塑料袋,套在手上,將地龍從稀鬆的土中拽了出來,然後用塑料袋包裹嚴實,免得它逃走。

做完這一切後,我鬆了口氣,轉過身就看到王琳在拍攝我的一舉一動,鏡頭隨着我移動而移動。

啪嗒。

下一刻我剛往前走了三步,突然,王琳手中的dv掉了,臉色慘白,手哆嗦着指向我的身後,嘴裏無比艱難蹦出三個字,你後面,然後就發不出其他聲音了,彷彿是看到世界上最恐怖的場景,瞬間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別嚇我,我後面有什麼。

我渾身發寒,僵硬繃緊,那一瞬間我猛地轉過身,這下子我看清楚了後面的場景。

一個佝僂着身子的陌生老頭不知何時坐在大門口,之前我並沒發現他的存在,彷彿是憑空出現的。

老頭的雙手捧着一個圓滾滾的東西,雙眼專註的看着,像是在看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媽呀,這是人頭。

終於我看清楚了。

還清楚了人頭模樣,是王大光的頭。

王大光不是火化了嗎,怎麼他的頭還在。

我嚇得臉色發白,連連後退,就在這時王琳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似乎是到這個時候才知道恐懼。

幸好,經歷了之前的事情我膽子也大了些,雖然很害怕,但比起之前要強太多了。

拉着一旁的王琳,這次她沒有避開,我拉着她的手,轉身朝着靈堂瘋狂的跑去。

很快回到靈堂中,停下來,我喘着粗氣扭頭望去,那老頭還坐在大門口的地上,捧着王大光的腦袋,像一尊毫無生命氣息的雕像,一動不動。

怎麼了?

雙手不知何時放在膝蓋上的村長開口問我。

我大口大口喘着氣,等劇烈跳動的心臟稍微平靜點後,我開始說在院子里看到一切。

當聽到我說一個陌生老頭捧着王大光腦袋的時候,村長臉色大變,失聲叫道不應該,他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

啊。

這時,一旁王琳尖叫一聲,說dv掉在院子里了。

說實在我開始有點佩服王琳了。

老是聽說有人為了某種事情甚至願意付出生命,以前我不信,現在看到王琳種種表現,我信了。

「能幫我把dv拿回來嗎?」

王琳衝著我哀求道。

我就當沒看見,開玩笑,能活着回到靈堂中就不錯,別說是dv,就算是金疙瘩,也別指望我再出去了。

「爸,我的dv。」見我不搭理她,王琳轉換目標。

而村長臉色難看,也沒搭理王琳,嘴裏時不時還嘟囔着不對啊,時候不到,他來早了。

砰砰砰。

這時,漆黑棺槨再次劇烈的顫動着,差點沒把陷入沉思中的村長晃下去。

村長穩住身體後,稍微往棺材蓋中間的位置挪動幾下,隨後衝著我說,將抓到的地龍放在棺材上。

好,我不敢遲疑,連忙照做。

將包裹嚴實的塑料袋散開,手指粗的地龍扭曲着掉在棺材上。

動靜不大,啪。

緊接着,扭曲彎曲的地龍突然間不動了,隨後像是被神秘的力量操控着,竟然一點點彎曲,首尾相連,組成一個不規範的圓形。

保持圓形不動,十分的詭異。

坐在棺材蓋上的村長也在這一刻動了起來,只見他表情嚴肅的咬破右手食指,隨後將滴血的食指按在了地龍組成的圓形內的部分。

食指在其中划動,留下一道彎曲血痕。

血痕與圓形連接,竟然組成了一個類似陰陽圖的圖案。

與此同時,劇烈顫動的棺槨不可思議的平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