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太平詭事
太平詭事 連載中

太平詭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別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別客 吳晨 懸疑驚悚

黑夜降臨,隱藏在黑暗中的罪惡開始蠢蠢欲動
我叫吳晨,一個平平無奇的保安,只是我看守的地方有點特殊——一家醫院的太平間
自打我上班那天開始,身邊就不斷有怪事發生……展開

《太平詭事》章節試讀:

第3章 第一次收屍


「老劉,出來幹活了!」

一個中年人,滿臉的鬍渣,扯着嗓子從駕駛位走了下來。

等他走到保安亭,才看到坐在保安亭里的我。

這一刻他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我們倆四目相對了好一會,他才不耐煩地問道:「你誰啊?」

我撓了撓頭自我介紹道:「我是今天剛來試工的,我叫吳晨,大哥怎麼稱呼啊?」

司機朝保安亭里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麼。

「哦哦,對,換人了,你看我這記性。」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煙,還是十六塊的黃鶴樓。

「兄弟,來抽支煙。我叫劉鵬,城北這一片都是我在跑。」

我接過煙,自顧自地點上,有些疑惑地問道:「是鵬哥啊,以後還請你多照顧。你剛說的老劉是誰啊?」

劉鵬十分健談的樣子,他叼着煙說道:「還能是誰啊,上一個在這上夜班的傢伙唄。」

說著他還朝地上吐了口痰,我看到不免皺起了眉,這傢伙實在是太沒素質了吧。

「不過我說你們醫院也是,一個月不到,這太平間的夜班換了三個。我剛跟那老劉聊熟,突然就又換人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陳玄說的話。他也說過,在我之前,還來過兩個上夜班的。

劉鵬猛吸了幾口,就把煙扔到了地上。他走到車後方,把門打開。

「兄弟,膽子大不?你這第一天上班吧,待會可別嚇破膽,我可不想給你留下什麼心理陰影。」

我深吸了一口氣,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還行,不大不小吧,應該沒那麼容易嚇破膽。」

他聽完沒說什麼,把這次的屍體拉了出來。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真實看到,我還是忍不住胃裡一陣翻湧,最後在車旁邊吐了起來。

屍體下半身都被碾成了肉泥,和上身的連接處只剩下幾縷肉絲。上半身腐爛也很嚴重,只是依稀還能分辨出是個男的。濃重的屍臭味,嗆得我睜不開眼睛。

劉鵬沒說什麼,只是站在不遠處,看我吐了許久。

等我終於沒東西可以吐了,重新站起身的時候,已經感覺走路有點飄了。

「兄弟,你這心理素質也不行啊,還得多練練。」

劉鵬走上前,伸出手輕輕扶在我肩膀上。

「這人是徒步登山的時候摔下來的,倒霉的是下身正好被一塊石頭給砸到了。警方趕到很快就給出了結論,但屍體暫時沒人認領,所以就拉來你們這了。」

說起這些的時候,劉鵬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慌張,似乎就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吐完了就幹活吧。」

劉鵬說了一聲,我也重新調整好狀態,從保安亭里拿出了一身工作服。

說起這工作服,跟我大學時候進實驗室的時候穿的實驗服有點像。

全身白色的,還有帽子、腳套和手套。

也許你們曾經看過一些小說,裏面有講怎麼背屍的。但其實現在根本就用不上,準確的說是我用不上。

劉鵬拿來的時候,屍體已經平穩地放在擔架上了,我倆抬着擔架就往太平間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照顧我這個新人,讓我練練膽。他主動走在前邊,這就有了一個問題,我走在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躺在擔架上的屍體。

我盡量不去看擔架上的屍體,也盡量讓自己的呼吸稍微慢一些,因為屍臭味實在太重了。

「為什麼不給屍體蓋上一塊白布?」

這個問題在我腦海里一閃而過,我明明記得,電影里運屍都會給上邊蓋上一層白布。

剛來到太平間的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嘻嘻莎莎的聲音。

那聲音很奇怪,就像是半夜和小夥伴躲在被子里說悄悄話發出的聲音。

聽到聲音,我明顯慌了,手不自覺地抖了一下。劉鵬也感覺到了,不過他只是回頭瞥了我一眼。

接着他站在門口輕輕咳了一聲,敲了一下太平間的門。太平間里瞬間安靜下來,又過了幾秒,才推門帶我走了進去。

走進太平間,我環顧四周,所有停屍櫃的門都是關上的。

也沒有看到別人影,那剛剛的聲音又是怎麼回事?

太平間的停屍櫃,大半都是空的。我隨便選了個停屍櫃,就和劉鵬合力把屍體放了進去。

等忙完一切,回到保安亭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了。

「鵬哥,你剛那一下……」

我想起他在太平間門口的舉動,忍不住問了起來。

劉鵬依舊那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老弟,看你還年輕,哥勸你換份工作。」

可能是他看我剛才的樣子,覺得我不適合這份工作,稱呼也從一開始的兄弟變成了老弟。

雖然我一直強調自己是個無神論者,但剛剛太平間里的聲音着實有點詭異,我心裏也悄悄打起了退堂鼓。

他見我沉默不說話,最後還是無奈說道:「老弟,其實幹這行沒你想的那麼複雜。你之所以會害怕,是因為你把它們當成了和你不一樣的東西。有時候你只要給予它們本應有的尊重,它們也不會為難你。」

「就像我剛才做的,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裏面到底有沒有東西。我只是做到了平常心,進門前提醒一聲,我要進去了,就算裏面真有東西,想必也不會太難為我。」

「它們是指?」

雖然心裏已經有了想法,但我還是沒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

劉鵬只是斜着眼看了我一眼,接着緩緩說道:「在做這份工作前,我也是個無神論者,但有些東西,你可以不相信它,但還是要對它抱有起碼的尊重。」

跟劉鵬聊了很多,我的心情也緩和了不少。

如他所說那般,只要保持一顆平常的心態。就算太平間真的有鬼,把它們當做普通人就行。

想通了這一點,我頓時感覺茅塞頓開。

見我似乎領悟了,劉鵬也只是笑了笑,就坐上駕駛位準備離開。

坐到駕駛位上,劉鵬很自然地掏出一支煙點上,吸了一口後問了我一個問題。

「我來的時候,見你坐在那巴拉巴拉的好像在說什麼,你當時是在跟誰說話?」

我聽到這,瞬間身上又忍不住抖了一下。我有些惶恐地問道:「鵬哥,我當時在和值白班的兄弟道別啊,你沒看到嗎?」

「是嗎?」劉鵬回憶了一下,也沒再多想,只當是當時眼花了。

「既然這樣,等明天老葉來了,你記得幫我跟他說一聲,那傢伙還欠我兩百塊呢。上次說好了洗腳他請,結賬的時候人就跑沒影了,實在太畜生了。」

我聽完他的話,更加懵逼了。

「鵬哥,老葉是誰啊?值白班的兄弟叫陳玄啊。」

「啥?」

劉鵬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我說道:「你小子撞邪了是吧?你們醫院這棟樓值白班的傢伙不是葉雄文嗎?那傢伙在這都幹了兩年了,前段時間我還見過他,什麼時候白班的也換了?我怎麼不知道。」

我剛平復的心情,現在又被劉鵬的這一句給嚇得不輕。

我有些結巴地說道:「鵬哥……你……你別嚇我。」

劉鵬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深深地皺着眉看我。過了很久他才開口說道:「老弟,要不你還是換份工作吧。」

這一刻我的內心無比糾結,老實說今晚到現在為止發生的事,確實有點詭異。

見我糾結的樣子,劉鵬不好再勸下去,畢竟今晚只是我們倆的第一次見面。

「老弟,想吃這碗飯可沒這麼容易。」

說完劉鵬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我在內心自我安慰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繼續幹下去。

眼下交接班已經結束,因為送屍的事,我還沒巡邏。

想到這我拿起手電筒,就走進了矮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