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身為半妖,不小心拯救了人族
身為半妖,不小心拯救了人族 連載中

身為半妖,不小心拯救了人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賣豆男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知魚 許地生

在一個被謊言編織的世界中,人類的命運,一開始便被上蒼安排,所在的世界與其他世界共存,形成相互依存的關係
某個滿月之夜,人跡罕至的大山深處,鎮壓已久的妖靈即將衝破封印,靈氣復蘇,試圖打破以上平行
在高度文明的社會中,潛藏着無數異類,他們是神明締造守護人族的妖孽! 在一個偏遠的山村,一位父親在彌留之際道出了兒子半妖的身世,便有了故事的開始……展開

《身為半妖,不小心拯救了人族》章節試讀:

第2章 捉個女妖做老婆


這羨煞了多少村裡的男人,八卦大隊的大嬸們,換了新話題,腦補許寧義和林俊蘭如何恩愛情節畫面,埋怨自家男人不解風情,不懂浪漫。

沒多久,林俊蘭便懷孕了。

妻子肚子一天天打起來,十斤以上的東西,許寧義都不讓她擰一個。

經過大風大浪,不能陰溝裏面翻船,六個月的時候,親自送林俊蘭到縣裡醫院做胎位健康檢查。

滿心歡喜回家,可是,上天再一次給他開了個玩笑。

快到家的山路上,他們坐的那輛電三輪出了意外,山上滾石,司機及時避讓,讓過了山石卻翻下路面。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許寧義抱起林俊蘭時,她的褲子已被鮮血浸濕。

連夜返回城裡醫院,林俊蘭大流血,不治而死。

許寧義如遇晴天霹靂,痛不欲生……

第二天,找了個三輪車拖了回來,村裡人為避晦氣,人人退避三舍。

上山前,許寧義挨家挨戶磕頭央求,才把林俊蘭抬上山,埋在了前四個老婆的旁邊。

今天拜別了老婆們,想到集市上借酒消愁去。

隆……

一聲電閃雷鳴。

蓋過了小鎮集市上汽車嘟嘟的鳴笛聲,小喇叭咿呀吵雜的叫賣聲。

十鎮九堵,趕集天鄉鎮堵成長龍是常事。

嘩啦……

這雨說下就下,頃刻間大雨傾盆。

趕集的人們四散避雨,許寧義一個人在街心步履蹣跚地走着,舉起酒壺喝酒,時不時仰天撕心裂肺的大吼兩聲,後面車上催促的喇叭聲和謾罵聲他怎會聽見。

他已不知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很快被淋成了個落湯雞。

他的怒吼好像感動了上蒼,不一會雨就停了。

避雨的人們重新回歸正常,許寧義踉踉蹌蹌的嘴裏罵娘,不一會,他便淹沒在流動吵雜的人群中。

街口。

一大群人,男男女女圍成一圈,一個算命先生正給一個年輕女人算命,女人皮膚白皙,風韻猶存,一看就是個經歷過故事的人。

「男女合婚大事情,年命納音看五行。再看四柱五行正,相生相合婚可成。」算命先生一手捋了捋下顎上的山羊鬍子,疑惑道,「不應該沒姻緣啊?手給我看看。」

蹲在地上的女人伸出手,算命先生捏了捏她白嫩的手,輕輕的撫摸掌上的紋路,目光卻遊離在那呼吸起落的地方。

圍觀的漢子們,也在心裏估算着溝壑到雙峰間的面積,眼饞得喉結滾動,直咽口水。

女人頓覺不好意思,拉了拉衣,臉上泛起一陣微紅。

咳咳…

算命先生頓悟的表情,放開手道,「怪不得啊,感情線太深長,不過不礙事,過了三十五歲自然遇到那個他了。」

就在此時,一陣酒氣熏天襲來,人群不由自主地騷動,讓開了一條道。

許寧義醉醺醺,濕漉漉搖步而入。

「給……給我算一下!」

許寧義把一張百元大鈔拍在小桌上,人們同時哦了一聲,頓時目瞪口呆。

算命先生搖搖頭,「這位仁兄,你的我不算。」

許寧義酒勁上頭,有點不高興道,「嫌少嗎?」

算命先生搖搖頭,「這不是錢的問題。」

啪!

「瞧不起人啊!你算不算?」

許寧義又拍出一張百元大鈔,眾人不由自主的起鬨。

「人家都給錢了,你就應該算。」幾個吃瓜群眾異口同聲嚷道。

「算……算,好吧,仁兄你算哪方面?」算命先生抬起頭,端詳着許寧義。

「算姻緣,從前和往後。」

算命先生閉目掐指,嘴裏丙寅丁卯的念念有詞,突然皺褶的眼皮一下打開,驚叫道:「從前過眼雲煙,姻緣天定,就在今天!」

「今天?」

吃瓜群眾異口同聲的驚出聲來。

「如果今天仁兄你沒遇到姻緣,下回來砸我攤攤!」

許寧義似哭似笑的轉身,「哈哈……今天……哈哈,下回砸你……還有下回嗎?

「不算了,今天不算。」

算命先生急匆匆收起了那塊寫着『指點迷途君子,喚醒久困英雄』的牌子,干虧了似的搖搖頭。

眾人嘀咕着散了。

「姻緣就在今天,算別人命,養你命……哈哈……」

許寧義花光身上最後兩百元,生無可戀,產生了結束人生的想法。

「哼,活下去!還有必要嗎?他媽的這酒,怎麼也喝不醉。」他在心裏道,隨即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去哪呢?他不知道,漫無目的來到人少的一條石子路上,不經意間目光落在一個積水坑裡,那裏面有一張熟悉的面孔。

許寧義看着倒影中的自己,那張冷峻臉消瘦不少,雙眼已凹陷下去。

「若是命運正常待我,我也不輸於人!」

整理了一下衣服,在起身的剎那,目光正好和算命那個女人打了個照面。

女人微微一笑,避開許寧義凌厲的目光,轉向同伴輕聲道,「這個人好帥,要不是個酒鬼,做我……」

「想什麼呢?你慌慌張張拉我來看,以為相中了如意郎君,」中年大嬸打斷了她的話,「他呀,你也敢嫁?」

年輕女人腦子裡播放剛剛面面相覷的慢鏡頭,好一會才道,「嫁個人有什麼敢不敢的,又不是沒嫁過人!」

大嬸瞄了許寧義一眼,神經兮兮地,「他叫許寧義,我們隔壁天門村的,接連剋死五個老婆,你沒聽說過?」

「沒聽過,五個老婆?怎麼回事啊?」年輕女人好奇地問。

「五個老婆都死了,有些話只能講給石頭木頭聽了,」大嬸講這話時有些後怕表情。

「人有旦夕禍福,生病死人很正常,運氣不好碰上了,我老公死了,有些嚼舌根爛母狗還說是我剋死的,想起就來氣人。」

「問題是,聽說他的那個……。」

「那個,什麼那個?」

「就是那……那什麼……」年長女人挨着同伴耳語了一翻,同伴表情從平淡漸變驚訝,耳語完,二人都咯咯笑了起來。

「講你的鬼話,又沒試過,誰曉得呢?」

「小爛柿,要不你去試一下嘛?」

「……」

說著,二人嬉鬧起互相調侃。

這種事許寧義早已司空見慣,不用聽就知道她們在說什麼,恰逢尿意又來,便在路邊噓噓……

曾經為了求證這事,他還為此進城,特意上了個人多的大號公廁,細細觀察了幾波人,自己各方面與他人別無二致,為此被人當成腦子有病,差點送進神經病院。

不禁酒意涌到頭頂,意識不受控制,「二位大姐,要不要看看有什麼不同?」

竊竊私語的二人猛一抬頭,發現前面倒背站着的男人突然轉過身。

「哎喲……」二人驚呼不迭,掩面而過。

許寧義打了個顫,抖了抖,很不屑的輕哼一聲。

二人走開十幾米,不由自主回頭翻臉朝他看看。

許寧義不以為然,生平這麼不要臉了一回,馬路多寬便走多寬,頓時心裏好受了些,藉著酒意加快腳步,特別好奇兩人還會說他什麼話。

二人沒聊他,便不再扭扭捏捏,聲音也變得明朗。

「最近求雨山鬧妖怪的事,你聽說沒,小桃?」

「大嬸,我還想問你呢,不知道說的真假,有的人說是妖精,有的人說是鬼。」

「昨天我家小叔子大姨夫來他家,他們寨上幾個男人去求雨山找蘑菇,只有一個人回來。」

「一個人回來,其他幾個人呢?」叫小桃的年輕女人迫切想知道答案。

「他回來都大半夜了,跌跌撞撞敲門,女人開門一看,媽呀,渾身是血,留最後一口氣講了幾句話就一命嗚呼了。」

大嬸說到這裡,回頭看見許寧義跟在後面,一時沉默不語。

二人的談話,讓許寧義想起很多志怪小說里的情景,期待着聽女人們的聊後續。

如果真有這等事,偶遇個女妖,哪怕結束自己人生,豈不快哉?

「最後一句講了什麼?大嬸。」小桃瞥了一眼身後許寧義,「別人要聽,他便聽,又不是說他。」

「講跟石頭木頭聽了,」年長女人上氣不接下氣模仿撞邪者的樣子語氣,「有妖……漂……亮的女妖,其……其他人都被……吸……吸了陽氣,死了。」

「男人,狗改不了吃屎,活該,以為遇到仙女呢!」

「哈哈哈,」許寧義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兩個女人反臉看他,這酒瘋子笑的樣子有些嚇人,於是加快步伐,不再言語。

許寧義追上去,攔住二人,「請問,你們說的求雨山真的有女妖嗎?」

年長大嬸唯唯諾諾地,「你……你問這幹嘛?」

「我想捉個女妖做婆娘!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