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年代文極品女配走上人生巔峰
年代文極品女配走上人生巔峰 連載中

年代文極品女配走上人生巔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尾魚朵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尾魚朵朵 沈嬌嬌 現代言情

沈嬌嬌穿越了,還是胎穿
她有一對極品父母,待她如珠如寶
沈爸:我家乖寶就是孝順
沈媽:我家閨女就是聰明
隔壁房的堂姐,總是找存在感
被系統逼瘋的沈嬌嬌,我不止要美,還要有文化
最後,沈嬌嬌發現綁定系統後除了「極品」人設外,還變成了人美心善小「戲精」
說明: 1、女主人美心善,有系統金手指,扮豬吃老虎
2、本文架空,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架空,架空,架空
3、男主後期出現
展開

《年代文極品女配走上人生巔峰》章節試讀:

第3章 沈嬌嬌的反擊


沈建民抱着他寶貝閨女,聽着閨女軟軟糯糯卻異常認真的話,心裏美的甜滋滋。

沈嬌嬌生下來就瘦小,從小就是沈建民兩口子的心尖尖,小心翼翼捧在手心裏長大的,無論她說啥,沈建民就覺得閨女真乖、閨女真好、閨女就是孝順......

門外的村民看老沈家的熱鬧津津有味,有的甚至捧着飯碗,「別看這沈建民就一個姑娘,這姑娘也挺孝順。」

「女兒再孝順有什麼用,還的是兒子,傳宗接代。」

「都說沈珠珠孝順能幹,這沈嬌嬌看來也不差。」

「沈珠珠能不孝順嗎?要是我吃的好,年年買新衣服,還不用幹活,我也孝順。」

沈老太聽着聽着,臉色越來越不對,「走走走,盡胡說八道,都回家吃飯去。」

村民們可不會聽她的,樂呵呵的看着老沈家的大戲。

「爸,分家吧。」沈建民沉聲道

沈老頭當場變了臉色,怒氣沖沖,「老子還沒死呢,父母在不分家。」沈建民驟然提出分家,在沈老頭看來就是咒他死。別說他不在乎這個兒子,就算是他在乎的兒子孫子,敢這麼說,他也會大耳刮子扇上去。

張翠蘭一聽這話,直接坐在地上撒潑起來,「欺負人了,老沈家欺負人,欺負我男人還不夠,都是姑娘,憑啥奴役我閨女啊!」

「混賬玩意,誰奴役你閨女了,照你這麼說幹活就是奴役,那啥都不幹活吃啥喝啥?」沈老太陰着三角眼嗷嗷。

一句奴役徹底嚇壞了沈老頭,他看過以前那些為富不仁的地主被批鬥的樣子,想想嚇出一身汗,低頭哈腰諾諾道「村長,我家祖上都是貧農,你也知道啥情況,可不敢學那些地主做派。」別看沈老頭好面子在家說一不二,但也就是在家裡,去外面他可不敢橫。

沈老頭說完,沈建國開口了「可不是,叔,你可是咱村子的村長,最公平公正的,這村子裏發生啥事能逃過您的眼睛,我家要是真幹了這事,你能不知道?」

「呸,你們大房好意思說這話?她沈珠珠幹活了,還是沈金寶幹活了,大房孩子不幹,二房孩子也成天玩,怎麼的,看我姑娘性子軟,背地裡總使喚她,你以為我不知道?」張翠蘭可不管家醜不可外揚,今天整好藉著閨女的事必須把家分了,要不然也不會悄悄讓人去找她爸過來。

能當上村長的也不傻,對老沈家的事多少也知道點風聲。老沈家也就三娃子是個好孩子,其他那兩個不說也罷,「嬌嬌,今天當著大家的面兒,告訴村長叔,沈家怎麼奴役你了。」

沈嬌嬌這時回想在這個年代沒恢復記憶時被欺負的樣子,簡直羞愧難當。

「系統,記憶里被欺負的死死的,不敢反抗的那個小女孩是我嗎?」

沈嬌嬌在現代就算不是霸王花,也不是任人欺負的主兒,恢復記憶前沈建民兩口子也特別護着她,只是農民都是要出去上工的,不然就沒有公工分,分不到糧食。

她爸媽上工就讓她在家玩,大房二房的孩子就會使喚沈嬌嬌,還嚇唬她,要是告訴大人,就打她。沈嬌嬌被爸媽嬌養的很單純,便信了,一直默默承受,直到她爸媽意外發現。

「宿主,那個挺傻的孩子就是你。」心愿簽到系統11號語氣堅定。

沈嬌嬌在心裏翻了個白眼,她還不知道那就是她?只是不太想看罷了,還挺傻的孩子,直接說她是傻子得了。

沈嬌嬌被她爸抱着,小臉雖然有些瘦弱,但是長相精緻,睜着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天真又無邪。「奴役?啥是奴役呀?哥哥姐姐說讓我幹活是為我好,我爸媽沒兒子,都得伺候他們,要不然等他們老了就扔出去,村長叔等我長大了我自己養爸媽,別扔他們。」沈嬌嬌小聲地抽泣起來,豆大的眼淚落到沈建民的手上。

沈建民看着自己乖寶哭的傷心,心疼的直抽抽,「乖寶,不哭,爸媽不要兒子,就只要乖寶,咱們一家三口不分開,不哭喔~」沈建民熟練的拍着他閨女的後背,一看這事就沒少做。

張翠蘭聽到她閨女的話,差點沒把自己氣炸,直接衝到馮桂花面前,拽頭髮,撓花臉,「你個賤貨,敢欺負我閨女,我打不死你,也你就把你家那憨兒子當個寶,挺大個男娃吃閑飯,還當有出息?可去你的吧!」

「行了,都住手吧,沈老頭你家到底想怎麼解決?」村長看不上沈老頭的為人,但是當村長的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解決他家的麻煩。

「村長叔,我們分家,不然實在過不下去了,要是還在一個鍋里,指不定哪天我姑娘被奴役的事讓公社領導知道了,那可怎麼好。」沈建民平靜的目光看向老沈頭,意有所指。

沈建民因為爸媽的偏心本就性格有些渾不吝,心裏也只有自己媳婦和閨女兩個人,要說還有誰,也就他大伯一家還有點面子。

沈建民看着偏心眼的爸媽,一顆心徹底涼了,既然看不上他,那他們就各自安好,他自己都不受委屈,讓自己的媳婦和閨女受委屈,那不看不起他么。

見三弟平靜又冰冷的語氣,沈建國心裏咯噔一下,「你啥意思,老三?」

「啥意思?意思就是你以後別想吸我們三房的血,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張翠蘭翻着白眼,撇着嘴看着虛偽的沈大哥。

沈老頭拿着煙袋心裏咯噔一下,看來是壓不住老三了,他爹娘活着的時候就想給這個三兒子分家,可那時候爹娘跟着大哥和他們已經分家,他和老婆子不同意,他爹娘也沒招,現在想不分都不行。

之前他不想分家,是因為心疼兩個兒子,心裏也確實想讓老三幫着哥哥們養兒子,雖然他覺得自己沒做錯,但是他也不傻,這話也不能和外人說。

「村長,我們分家。」沈老頭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如一道驚雷砸了下來,沈家其他人都驚住了,神色各異。

沈家大房二房沒想到他們爸能同意,一想到以後沒有免費的勞動力,幾個人心裏都心有不甘。

沈老太和沈老頭一起生活幾十年,再了解不過自家的老頭,既然他能答應,肯定是有原因,但也不想這麼便宜老三一家,「分家也行,唉,孩子大了,有了媳婦兒就不要父母了,但是我們這當爸媽的能怎麼樣呢?」沈老太唉聲嘆氣,彷彿自己是那個被兒子不孝順,傷心得老人。

戲精本精就是您吧。

沈老三看了眼沈老太,就知道他媽見不得他好,又要給他按一個不孝順的名聲,再抬頭時眼睛泛紅,「媽,你咋總冤枉我,我分家也是被逼的,我和翠蘭吃虧這也沒什麼,就當孝順爸媽了,可是你總給大哥二哥家孩子偷吃,啥時候給嬌過嬌嬌?三歲看大,五歲看老,你幾個孫子又懶又饞的,現在他們就懶成這樣,等長大了,你能指望他們?」

長輩們雖然覺得老沈家做得不地道,但畢竟這是人家家事,不過在農村,尤其這個年代,無論父母做得再不對,子女提分家,讓老一輩心裏還是不舒服,現在一聽沈老三的話,心裏暗嘆,老三這孩子得被逼成啥樣才不得不說分家。

也是,擱誰就一個寶貝疙瘩被欺負不說,大人幹活只有沈老三家孩子沒得吃,誰能願意。

「三叔,你咋能這麼說爺奶和弟弟們呢?爺奶操心一大家子夠辛苦了,咱們晚輩的少吃一口又不能怎麼樣?弟弟們還小,平時都很乖巧孝順,怎麼可能像你說的又懶又饞。」沈珠珠這時不知從哪冒出來,楚楚可憐指責沈老三,好像是她三叔做了多不孝的事。

看着沈珠珠白蓮花的樣,張翠蘭唾口唾沫,「呸,說的比唱的好聽,就大侄女的待遇比沈家二房兒子都好,誰家姑娘年年穿新衣,你再看看你身上的,誰家孩子有零花錢,你再看看你奶偷摸給你的,當我們三房都是傻子?

你孝順,你愛護弟妹,你奶給你吃的你給過自己妹妹嗎?站着說話不腰疼。就這還村裡人都說老沈家大姑娘性格好,幹活利索,愛護弟妹,可快別說笑話了。」

沈珠珠被說的臉刷的白了,她多年經營的好名聲可不能就這麼毀了,「三嬸,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明明是三叔先說爺奶和弟弟的,我只是讓三叔孝順爺奶,我要是不好,爺奶怎麼會這麼寵我?」沈珠珠委委屈屈,聲音微顫帶着哭聲。

看的其他人一臉懵逼,沒錯,要是沈珠珠不好,以沈老太重男輕女的性子怎會寵着她,感覺沈珠珠說得沒錯但又感覺哪裡不對,就是說不上來。

沈老太一直都覺得沈金寶是個有福氣的,不僅因為他是沈家的大孫子,還因為沈金寶剛出生那會正鬧饑荒,但這孩子仍然好好地活了下來。可為啥重男輕女的沈老太對沈珠珠好?

是因為沈珠珠五歲那年穿過來,在感覺這個家庭的重男輕女,就開始為自己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