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禁慾失控
禁慾失控 連載中

禁慾失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眼淚成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斯東 寧音 現代言情

【雙潔、甜寵、雙向救贖】【土掉渣、吃萌嬌軟小白兔vs腹黑寵妻痞帥賽車手】 土掉渣的醜女寧音立誓永不戀愛、永不結婚,可碰上將自己寵上天的婆家便立馬破誓
背靠婆家好乘涼,寧音不僅高攀嫁了京圈貴少南斯東,過上人人稱羨的恩愛生活,甚至還成了火遍全球的明星一枚
結婚前南斯東拒絕名媛:「婚戒在手,已有家室
」 人人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以為這只是他推脫女人的借口,根本不信
當南斯東攜土妞寧音示人的時候,一臉傲嬌拒絕桃花:「賢賢易色,此生不換
」待眾人不解時便煩躁解釋:「家有丑妻,不敢惹禍
」 這下,眾人更是不信
只是後來,不僅南斯東本人,就連南家婆婆和南家老夫人都親自下場替自家兒媳回懟,眾人才真的信了
南斯東確實早已娶妻,且妻子又丑又啞...... 【小爽文,女主前期弱小蠢萌可愛,背靠婆家美滋滋,後期強勢超A,虐渣不手軟,男主躲老婆身後裝病嬌】展開

《禁慾失控》章節試讀:

第2章 這次,他絕不會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南斯東對於韋開宇平時喜歡的鶯鶯燕燕一點興趣也沒有,煩躁地擺開手機,繼續悶悶的喝酒。

韋開宇也沒強求,雖然手機不再遞過去,可是嘴上的話可是沒停。

什麼閉月羞花,傾國傾城,婀娜多姿 翩躚而舞......

南斯東相信,韋開宇這不太靈光的腦子,把從小到大學過的溢美之詞全都說了個遍。

這讓本來就頭痛欲裂的南斯東更是煩躁異常。

他起身離開,走向洗手間洗個臉清醒一下。

經過冰涼的清水洗禮,南斯東看着鏡中的自己覺得陌生熟悉。

因為他看見她了...

那個染着紅髮,瀟洒肆意,總是笑着的女孩,此刻無比清晰的就在他的眼前。

和鏡中的他重合在一起,緊密不分。

不自覺的,唇角緩緩勾起,掛了一絲淺笑。

一如三年前,她一笑,他的世界都亮了。

他想,夠了。

今天的他已經足夠滿足。

靠着這一點片段,他應該可以好好回味,正常入睡了。

隨意整理了一下,便走回遠處的吧台想要叫韋開宇離開。

韋開宇果然還在痴痴地看着手機中的直播,而且明顯比剛剛還要興奮,一直尖叫聲不斷。

南斯東想這時候喊他走是對的,否則他真的跟着丟不起這個人。

「走了!」南斯東拍了韋開宇的肩膀一下。

沒想到這不大不小的一聲嚇了韋開宇一跳,一個不穩,手機掉了下來,正好砸在了南斯東的鞋上。

韋開宇明顯感覺周遭的空氣冷了幾分......

以南斯東平時的性格定會抓住韋開宇修理一番,可剛剛「見到」她的美夢令他脾氣緩和不少,懶得跟韋開宇計較,甚至還好心的彎腰去撿手機。

可剛低下頭,剛剛那張熟悉的臉又清晰的出現在了眼前。

他想:今天的酒真的是喝的夠多了。

都能,讓他這樣一次次出現幻覺。

一次次能擁有再見她一次的短暫幸福感。

他淺笑一下,撿起地上的手機。

屏幕上的彈幕不斷...

#果然是女神級別的#

#女神你怎麼這麼美#

#難怪之前一直戴面具,這顏值一出來,還看什麼舞蹈啊,只看臉了#

#這小姐姐太可愛了,忘記關直播了,這下暴露了#

#她可千萬別發現,再讓我欣賞一會兒美女吧#

......

一瞬間直播間就達到了上千萬人觀看,而彈幕也是目不暇接。

南斯東向來對這些沒有興趣,本想直接還給韋開宇,可是因為韋開宇可愛的粉色手機殼有些脫落,一向有強迫症的他便想要歸正。

不自覺便瞥了一眼手機屏幕。

正好看到主播一臉驚慌失措的來到鏡頭前,手上不知道在胡亂的按着什麼。

像是第一次操作手機般不知所措。

而這一切全部被南斯東看在眼裡。

他的手不自覺的抖了一下,心也跟着停了一拍。

是她!

南斯東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這又是幻覺,未免也太真實了。

「快還給我,別打擾我看女神!」

顯然韋開宇已經被美色沖昏了頭腦。

都能用這口氣和南斯東說話了!

手機被搶走的同時,直播間也同一時間關閉了。

韋開宇在大罵shit。

而南斯東還停留在剛剛的衝擊中沒有回神。

「還真以為你丫的百毒不侵了呢,看來還是得極品出現啊!」韋開宇遺憾的收了手機,用手肘撞了一下南斯東起身,竊笑,「怎麼樣,我說中了吧,這丫頭真的長得不賴!」

「她在哪?」

南斯東許久才擠出這句話。

韋開宇有點摸不着頭腦,「誰啊?」

「她在哪?」南斯東暴怒大喊,也是徹底的找回了理智。

韋開宇這才注意到南斯東眼神的狠厲,這種表情,三年前他見過。

遲疑了一下,也明白過來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誰。

「你說剛剛那個直播的丫頭啊?」

「我怎麼知道,我也是最近才開始看她的直播的,之前都是戴着面具的,今天她應該是操作失誤才露了臉。」

南斯東不想多浪費一秒鐘的時間,馬上拿出手機打了電話,「我要你馬上查一個人!」

一小時後,主播的相關信息資料便放在了南斯東的辦公桌上。

資料不多,僅僅一頁。

他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個人信息心生疑惑。

尤其是那張個人身份照片。

如果不是又返回查看之前的直播記錄,他真的相信是自己酒醉看錯了。

賬號和直播的主播不是同一個人。

「她在躲他。」

這是他第一刻冒出的想法。

怪不得這三年,他找不到她任何的蛛絲馬跡。

就連直播也是不露臉用他人的賬號。

如果不是今天直播失誤,他還真的不知道原來思念三年的人就近在眼前。

他看了一眼資料上的詳細地址,又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老式座鐘,顯示凌晨三點一刻。

手不自覺的攥緊,眼神堅定深邃。

這次,他絕不會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就算是綁,他也要把她綁在身邊,片刻不離。

另一邊同樣一夜沒睡的便是寧音。

她還在為昨夜直播露臉的事情心慌不安。

如果不是為了孤兒院的孩子,她是根本不會答應好朋友湯娜娜直播的。

可昨天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湯娜娜操作失誤,沒有把直播關閉就去了衛生間。

而不知情的她便沒有防備的把面具拿下來,她的真容也被公之於眾。

她怕極了。

從小到大,外婆便要她扮丑守拙。

為的就是不要出風頭像她媽媽一樣,最終飲恨終生。

可最終她還是沒聽外婆的話,惹了禍事。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賬號不是她的,平時她也打扮的土裡土氣,應該不會有人懷疑到她身上,可是她還是非常不安。

她怕自己被人挖出身份,更怕寧家的人不放過她。

她還遠遠沒有到可以和寧家抗衡的地步。

而且外婆每天都需要高額的醫療費,她真的不能失去寧家的助力。

所以,她不安急了。

還好,第二天所有的一切都和平常一樣。

她照樣凌晨四點起床。

和寧家的傭人一起,準備早飯,等待這個家的主人也就是她血緣上的的爹和名義上的媽用餐。

「這做的什麼鬼東西!」果然每天的挑刺環節正常上演。

焦麗文年過五十,卻依然用嬌滴滴的聲音說著最尖酸刻薄的話。

她把一碗未完全放涼的湯羹全部都丟在了默默站在一旁穿着傭人服的寧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