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爺的白月光:又撩又甜
傅爺的白月光:又撩又甜 連載中

傅爺的白月光:又撩又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遲遲717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桓琛 時挽 現代言情

【男主腹黑】【女主愛撩】小甜文 【男主暗戀女主多年】 時挽喜歡青梅竹馬顧勁辭多年,沒想到他竟然喜歡一個完全不如她的小白花?既然如此她就嫁給小白花的青梅竹馬也是顧勁辭的大學室友傅恆琛,因為她看出來小白花好像也對傅恆琛有點意思! 她以為傅恆琛喜歡小白花和她一樣愛而不得……沒想到某人藏得太深…… 結婚半年終於某人終於忍不住了…… 時挽:傅桓琛,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的清冷人設呢! 傅桓琛:我裝的……展開

《傅爺的白月光:又撩又甜》章節試讀:

第二章 拍賣會的插曲


難得是周末。

傅桓琛沒有去公司。

時挽今天穿了一件淡綠色的長裙,襯得她的皮膚更加白皙,也更有氣質。

時挽下樓的時候傅桓琛已經吃完早餐了。

他穿着居家服坐在沙發上看書,頭髮微微凌亂,卻絲毫掩飾不住他英俊的面孔,此刻的他,讓她覺得有些陌生。

他不像平日里那般冷漠,而是多了一股煙火氣息。

時挽有些恍惚。

傅桓琛看了一眼時挽就收回了視線。

將視線放到了書本上,隨意的翻了兩頁書。

「傅總今天沒什麼事嗎?」時挽走到餐桌前坐下,問傅桓琛。

"嗯,今天休息。"傅桓琛抬眸看向她,說道。

"傅總今天休息?那陪我去一個拍賣會可好?"時挽笑着說道。

「時挽,我們已經結婚半年了,你不必老是這般稱呼我。」傅桓琛皺眉說道。

「那我稱呼你桓琛?阿琛?還是小琛琛啊?」時挽笑眯眯的看着傅桓琛。

"隨你!"傅桓琛淡淡說道,語氣里沒有一丁點波瀾,耳朵卻有些泛紅。

"那……阿琛,今天陪我去參加這個拍賣會如何?"時挽笑眯眯的看着傅桓琛。

「嗯。"傅桓琛淡淡地應了一聲。

"那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時挽說道。

傅桓琛沒再說什麼,拿起一杯牛奶抿了一口,然後繼續翻閱書頁。

時挽見狀,也低着頭開始吃飯。

她要求傅桓琛和她一起去是有原因的,這場拍賣會有她特別喜歡的作家麥麗絲妮的一幅畫作,而拍賣會有一個奇葩規定就是必須是一男一女成對才可以進去……

時挽和傅桓琛來到拍賣會,現場已經有許多人了。

兩人一進去就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時挽的長相是屬於美艷張揚型,很有攻擊性,傅桓琛的長相是偏冷,一身西裝顯示出他的成熟、幹練,兩人站在一起顯得異常般配。

兩人一起坐在角落的位置。

沒過一會兒,時挽就看到了顧勁辭和蘇念朝他們走來……

"挽挽,桓琛,好巧。"蘇念看到時挽,便上前打招呼。

時挽看了眼蘇念,嘴角勾了勾,沒說什麼,看向顧勁辭說了句:「好巧啊」

顧勁辭點了點頭。

傅桓琛將他們的互動都盡收眼底……

蘇念自顧自的說著:「我和阿辭來這裡看拍品,沒想到碰到了你們,真是有緣分,不如一起吧。"

說著就拉這顧勁辭坐下。她今天就是故意拉着顧勁辭來的,時挽向來喜歡收藏畫作……

看到顧勁辭坐下,傅桓琛抬眸看了一眼時挽,見她臉色平靜,他才收回了目光。

很快拍賣就開始了,主持人開始介紹拍品。

"這幅作品是著名畫家米蘭達·布魯克斯先生的作品《風》,它的設計理念非常獨特,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現在拍賣的底價是五萬塊。"

很快底價就開始叫喊了起來,很快就漲到了十萬。

時間流逝……

蘇念的視線看向台上,她對這些作品並不感興趣,她只要麥麗絲妮的那幅《紅葉》。

拍賣會已經快接近尾聲了,蘇念見時挽遲遲沒有動靜,她忍不住看向時挽:"挽挽,還沒有你喜歡的嗎?"

"沒有。"時挽淡淡說道。

蘇念今天來一是為了花顧勁辭的錢,二就是為了搶時挽的東西,時挽看上的,她都要搶!

已經過了這麼久了,時挽還是沒有動靜,蘇念忍不住了,隨便拍了幾幅畫……

終於到最後一件了,時挽看着台上的畫,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本次拍賣會到壓軸品,麥麗絲妮的《紅葉》,該作品畫工精湛,畫面唯美唯美,起拍價八百萬。"主持人拿着話筒,激昂地說道。

"九百萬!"有人開始舉牌競爭。

"一千一百萬!"又有人加價。

"一千三百萬!"

"兩千萬!"

"兩千五百萬!"

......

"三千萬!」時挽也跟着叫價。

蘇念看時挽好像很喜歡這幅畫,也舉起了牌子:"三千六百萬!"

顧勁辭拉了拉蘇念,輕聲說道:「念念,你剛剛已經拍了幾幅了,這幅就留給挽挽吧!」

「可是我也很喜歡這幅畫呀,我可以把之前拍的都讓給挽挽,這一幅不行!」蘇念不依道,她一定要將這幅畫拍下。

時挽的嘴角勾起一抹諷刺,這小白花明顯就是故意的。

"四千萬!"時挽再一次舉牌。

時挽的話音剛落,蘇念也舉起了手中的牌子:"四千六百萬!"

時挽臉色陰沉,剛要舉牌,傅桓琛突然舉起了牌子:"八千萬!"

蘇念和時挽都愣住了。

"八千萬一次。"

"八千萬兩次。"

"八千萬三次!"

主持人鎚子敲下……

蘇念咬着嘴唇看着傅桓琛,眼裡閃爍着淚光,傅桓琛居然為了時挽出頭,她心裏很委屈。

不過她很快就調整了情緒。

「挽挽,我實在是太喜歡那幅畫了,不是故意要和你爭的,你不會介意吧?"蘇念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讓我扇你兩個耳光我就不介意!"時挽說完,狠狠地甩了蘇念一巴掌。

蘇念的頭被扇的偏到了另外一邊,明顯沒回過神。

時挽的手都有些麻了......看小白花那模樣,她真是不舒服,明顯就是故意和她搶的!

「時挽,你幹什麼!"顧勁辭站起身把蘇念拉到身後,憤怒地看着時挽。

"挽挽,你怎麼這樣啊,我們都是好朋友,你打我做什麼?"蘇念捂着臉,一副委屈無助的樣子。

蘇念站在顧勁辭身後眼睛裏含着淚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傅桓琛,希望能博得傅桓琛的同情。

「你盯着傅桓琛看什麼,她是我老公又不是你老公。"時挽冷笑着說。

傅桓琛聽到時挽的話,嘴角微微上楊,勾勒出一絲淺淺的弧度。

「時挽,你再胡說我就翻臉了!"顧勁辭瞪着時挽威脅道。

時挽明顯愣了一下。

傅桓琛的眼裡閃過一抹冷冽,站起來把時挽攬入懷裡,冷漠的掃視了一眼蘇念和顧勁辭。

時挽的手被傅桓琛握着,傅桓琛用力握緊,時挽吃痛,卻沒有掙扎。

"顧勁辭,不只是你會翻臉!」傅桓琛冷冷地瞥了顧勁辭一眼,牽着時挽離開。

「等一下!」時挽停下 ,轉過頭,對顧勁辭冷聲說道:「顧勁辭你真掉價!」

說完就被傅桓琛拉走了。

一路上傅桓琛都沒有說話,臉色很陰鬱。

時挽知道傅桓琛生氣了,但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 ,難道是她打了他的小白花?

「阿琛,你拍那幅畫是要送給我嗎?」時挽有些弱弱的問道。

「嗯。」傅桓琛語氣有些不好。

「傅桓琛,你生什麼氣啊!我不就打了她一巴掌嗎?」時挽小聲嘀咕道。

傅桓琛都要被她氣笑了。

「時挽,你到底有沒有心啊?」傅桓琛握着方向盤的手緊了緊,語氣帶着怒火。

時挽一怔,隨即問道:"我怎麼就沒有心了?"

「整天拿蘇念說事,我說我從未喜歡過蘇念,我喜歡你難道你看不出來嗎!」傅桓琛的脾氣一下子爆發了,他轉頭看着時挽。

時挽明顯愣住了,傅桓琛喜歡她!?

"你在開玩笑?"時挽不敢置信地問道。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傅桓琛反問道。

時挽看着傅桓琛深邃而認真的目光,她有點懵逼......

"時挽你眼光太差了,顧勁辭有什麼好的,他能給你的我也可以,你別再喜歡他了,回頭看看我吧!"傅桓琛的語氣帶着懇求。

時挽一怔......

「傅桓琛……我......"時挽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她之前一直以為他喜歡蘇念……

也不能怪她這麼認為,以前他總是跟在蘇念身後,她和蘇念吵架的時候他每次都幫蘇念……現在他告訴她他喜歡她?!

「挽挽……你也不用有什麼負擔,我只是表達我的想法罷了……"傅桓琛的語氣充滿了苦澀。

時挽抿了抿嘴,低垂着眼眸:"傅桓琛,我已經不喜歡顧勁辭了,但是我……」

「我知道,我不逼你,我等你!"傅桓琛看着前方,語氣堅定道。

"嗯......"時挽應了一聲,卻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