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反派早逝白月光
穿成反派早逝白月光 連載中

穿成反派早逝白月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月春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三月春熏 古代言情 秦錦兒

秦錦兒穿越了,成了親娘早逝,後娘面甜心苦,受了不少磨礪的小白菜
好在運氣不錯,碰上了疼愛她的奶奶和大伯一家
雖是農家生活,但也是有滋有味
只是偶然撿到的小乞兒,明明說好了長大就離開, 怎麼越長大還越纏上她了呢?展開

《穿成反派早逝白月光》章節試讀:

第2章 第二章


即使記憶里已經看過好幾次了,秦錦還是忍不住驚嘆。

這三間大瓦房,實在是太像她前世的老宅了。

一個年輕的姑娘早早的等在門口,見到秦婆子抱着她,眼睛一亮,喊了一聲就撲了過來:「小錦,素素,我是姑姑,還記得姑姑嗎?」

秦錦兒還沒說話,就被秦婆子打斷了對話:「別叫什麼素素,我看就錦兒挺好的,之前改了名,三天兩頭的生病,真是晦氣。」

小姑娘聽了這話,吐了吐舌頭:「我也說是叫錦兒好,素素,女兒家的名就該錦繡點。」

兩個人說著話就往屋裡走,屋裡沒有什麼人,正當午的時候,只有桌子上擺着的一盤子野菜和一大碗乾飯和一抽屜野菜窩窩頭。

「老大媳婦不在家?」轉了一圈沒看到想找的人,秦婆子問着自家閨女。

「大嫂做好飯就帶着孩子回了一趟娘家,說是回家裡拿兩塊肉,晚上回來做肉圓丸子給錦兒送過去。」

秦家大房大房媳婦是屠夫的閨女,家裡從小不缺肉,但人長得削瘦,生了三個孩子都是小子,因此也就特別偏愛二房的小丫頭,聽說今日婆婆要去看秦錦兒,早上做好飯就回家拿肉了,想着晚上送過去。

秦婆子點了點腦袋,將秦錦送到原來二房的屋裡,又給鋪好了被子讓她再睡會,然後就和閨女坐在院子里,有一下沒一下的編着籮筐。

秦婆子的小姑娘叫秦月秋,因為是八月十五齣聲的,得了這個名。可能真的是月亮娘娘的照拂,從小就和旁的人家不同,眼明心細,畫個花樣字,綉幾張帕子都能賺點銀錢,雖然不多,但長年累積下來,也足夠體體面面的出嫁了。

現在她就在一邊拿着個圍圈,一邊繡花,一邊和秦婆子說著話。

也沒說幾句,就看到秦家大房和秦家老爹推門進來了。

從打好水的缸里舀了兩勺子涼水沖洗了一下,才看着秦婆子:「錦兒那丫頭你去看了,怎麼樣了?」

秦婆子將手裡的框收尾好才站起來,一臉的怒氣:「可別說了,要不是我去的早,估計錦兒那丫頭能活生生被那個腌臢玩意作踐死。」

「咋回事?」秦家大房直起身子,一臉震驚:「老二怎麼照顧的,現在就找他去。」

「大哥你別忙去,娘將侄女帶回來了,現在在屋裡睡着呢。」秦月秋攔住拿鋤頭的大哥:「你這脾氣也該收收了,等錦兒醒了,我們再問問。」

「不用錦兒醒,光我今天去就知道這丫頭過得不好。」秦婆子又想到那碗雞蛋茶,氣的不行:「前些日子我送去的雞蛋,錦兒估計一個都沒吃到。當著我的面,那混小子就敢罵自己的姐姐是賤丫頭,這要不是沒人教,一個幾歲的孩子能說出這種話?!」

「我今天非得去打一頓老二。當初他鬧着要娶那婆娘。當時我就說了,娶可以,但是錦兒得留下來,不然有後娘肯定就有後爹,他非不願意,說是那是他親閨女,現在好了,這後進的都敢指着前面罵了。」

秦月秋在一邊點着火:「可不是,那小子可是足月生的,誰知道那是不是我們秦家的,要是和外面哪個」

「月秋!」親老爹喝住閨女剩下的話,「姑娘家家的,說這些渾話做什麼。」

秦老爹原來也上過幾年學,自覺自家和旁的人家不同。止住了話頭,才轉身往屋裡去:「我去看看錦兒,你們先吃飯吧。」

「我也去看看,我媳婦最疼錦兒了,要是知道我放着錦兒自己去吃飯,那回來還不得削了我。」秦家老大跟着老爹身後竄了進去。

左右飯已經放了好一會兒,剩下兩個人也不着急吃,跟着一起進去了。

現在天熱,秦錦兒身上蓋着一床厚厚的棉被,但身上還是冰涼無比。此時的她正陷入一場噩夢之中。

在夢中,秦家大房打聽到了事情的原委,為了不讓這種人糟蹋自家侄女的清名,連夜去找了奸臣想要告密,結果被討好秦家老二的賊人知道。

遞出去的信被攔截了下來,沒有幾天,秦家老宅就起了一場大火,秦婆子和秦老爹跑的慢,當時沒了性命。

秦月秋因為去賣花樣子逃過一劫,等到回去之後,想要去報管,走到一半就被賊人掠去,生死不知。

平民怎麼和官斗,夢的最後,秦家大房全部都被黃土掩埋,而秦家村也徹底沒有了這戶人家。

夢裡的場景很真實,秦錦兒彷彿一一親身經歷了一樣,哭的不能自己。

「誰來救救他們,救救他們」

「爺爺,奶奶,你們快跑啊,快跑啊!」

「姑姑,放開我姑姑,求求你們放開我姑姑啊」

「嬸嬸,快跑。叔叔,別回來啊」

「誰來救救他們,求求你了,救救他們」

秦家老爹一進屋,就看到小人無聲的哭着,夢魘了一般,嘴裏碎碎念着什麼。秦家老爹側耳聽了一會兒, 臉色巨變。

這丫頭到底夢到了什麼。

「錦丫頭,丫頭?是爺爺啊。」

秦錦兒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當大房最後一個哥哥也被追兵查出砍死的時候,她再也受不了的尖叫出聲,雙目赤紅,手緊緊的握拳:「秦山,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

房間里安靜無聲,半晌,秦月秋才哆嗦的看着秦老爹:「爹,侄女這是怎麼了,怎麼要……」怎麼要弒父了啊。

秦山就是秦家老二的名字。

秦老爹沒有回話,扶着喊着這句話就又暈過去的孫女,給她蓋好了被子,才若無其事的說道:「許是受罪太多,夢魘着了。等會兒讓老大去買兩貼退燒藥喝了就好了。忙了大半天了,抓緊吃了飯,下午我帶老大去鎮上買葯。」

幾個人應着聲往外面走。秦老爹跟着幾個人身後,直到推門的時候,才忽然回頭看了一眼秦錦兒,然後才落下帘子,跟着出去。

秦錦兒心跳的很快,她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說的夢話,都被秦老爹聽到了。

古代都是最忌諱鬼神之說,也不知道秦老爹會如何對待她。暈暈沉沉間,她又沉沉睡去。

這一睡就到了月上樹梢才醒。

一個溫柔的婦人端着一個陶瓷碗,見到她醒了,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喝些湯水再睡。」

秦錦兒暈暈沉沉接過碗,裏面躺着兩個雞蛋和一個小肉圓。她咽了咽口水,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肉難得,不知道該不該吃。

秦大娘子看出來她的遲疑,眼圈一紅,還是溫聲說著:「好錦兒,家裡還有許多呢,這是單屬於你的,等你吃飽了,嬸嬸給你做紅燒肉,給咱們錦兒喂得肚兒圓圓的才好。」

一提到紅燒肉,秦錦兒就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小姑娘的夢太真實,好像她也跟着走了一遍一樣。往常看不上的紅燒肉,現在都成了難得的珍饈。

幾乎是狼吞虎咽的喝完這碗湯飯。

秦大娘子站在一邊,眼裡的淚再也忍不住了,多好的孩子,怎麼就被折磨成這個樣子了。

剛才她只粗粗的看了一下。

秦錦兒腿上胳膊上都是青紫一片的,穿得鞋子還是冬天的鞋子,捂得腳上起了不少的紅疹。往日弟妹還在的時候,什麼時候讓閨女受過這個罪。那賤人真不是好相與的,好好一個孩子禍害成這樣。

下午的時候,秦老爹是帶着醫師來的。

醫師一把脈嚇得都不清,說是再晚一些,怕是命都沒了。

一想到這,秦大娘子聲音更溫和了些:「可還再用些膳食?」

秦錦兒搖頭:「謝,謝嬸子。」

「你跟嬸子客氣什麼。」秦大娘子摸了摸她的頭,給她蓋好被子看她睡熟了才出去。

第二天一早,秦家的人難得沒有早早下地。秦大娘子一出門就看到外面秦老爹正捻着茶葉在嘴裏嚼,看着她出來了,讓她在家照顧好秦錦兒,自己則是帶着大房和幾個孩子拿着鋤頭準備去找秦家老二。

秦家二房此時也正準備出門。

小秦氏一邊給他整理衣衫,一邊勸慰道:「等會兒見了錦兒,你可別再說她了。她就是因為娘親沒了和我鬧脾氣,小可憐見得,我擔些污名沒什麼的。」

秦山嘴裏哼了一口:「真是她娘的反了天了,讓老子給小的道歉,就是說破天也沒這個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才不會去看她呢。」

小秦氏嬌羞一笑,拍了拍他的胸口,嘴裏說著:「行了,別說這些了,咱們早些去,別等到爹下地了家裡沒人。」

秦山應了一聲,看着一身乾淨卻簡單的衣衫,皺眉道:「幺兒不是好多衣服嗎?給他穿這種衣服幹什麼,看着皮膚都錯紅了。」

「那些衣服昨日不小心撒了些水,也就這身了,咱們先去抓緊回來再說吧。」小秦氏發現秦山注意到這個衣服,胡亂說了兩句轉移了話題。

正準備出門,就看到村口愛看笑話的婆子跑過來,一邊跑,一邊嘴裏還叫着:「秦家的,你爹帶着人來打你嘍,你還不抓緊躲起來。」

秦山身子一僵,倒是沒想到他爹居然忽然找上門來。不用想都知道是為了那個小丫頭。說起來也是邪門,他爹和她娘包括大哥那邊,都疼這個丫頭,因為這個丫頭,和自己吵了好幾次了。也就是因為這個,上次那丫頭生病就沒給他爹那邊遞話,誰能想到,他爹居然就能帶人找上門來了。

想到小時候他爹打完他哥打的畫面,秦山還真的想躲一下。

小秦氏聽到那婆子的話,心裏也是一滯,但臉上不願讓人看了笑話,依舊溫溫柔柔的說道:「只不過是公爹來看看孫子,什麼叫打呢。」

「你可別放屁了。」婆子忍不住笑出聲:「誰不知道隔壁村的秦家最疼的小孫女讓你折騰的差點沒命了。現在人家拿着鋤頭找過來了,不是來打你,還能是給你送禮的?」

聽到自家老爹拿鋤頭來了,秦山再也撐不住了,放下兒子就要往屋裡跑。

看的婆子更是樂開花了:「有些人啊,平常就會裝,自家人都心虛了,還在這汪汪。」

「你……」才是狗。小秦氏差點沒忍住對罵起來。

可是她知道秦山愛的就是她這種讀書人的模樣,到嘴的話轉了一圈還是壓了下去,只是臉上的笑有些僵:「你莫要胡說。我們最疼愛錦兒的,昨日錦兒被她奶奶帶走了,我們正準備出門去看錦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