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越木葉之完美鳴人一生
穿越木葉之完美鳴人一生 連載中

穿越木葉之完美鳴人一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隨性而至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隨性而至 鳴人

熟悉的火影世界,不熟悉的主角旋渦鳴人
作為一個擁有現代主義思想、知道整個火影走向穿越者
鳴人的新目標:娶公主、救舅子、生崽子,沒事兒擼點二助子,過一個自己心中完美的鳴人一生
也給自己定了一套行為準則:能打絕不嗶嗶,不能打溜之大吉,先猥瑣打野發育,後期裝X帶人飛起
保留嗶嗶底牌,一嗶嗶保你回心轉意
展開

《穿越木葉之完美鳴人一生》章節試讀:

第7章 怎麼,想再來一發?


翌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木葉,鳴人醒了過來。

穿着睡衣推開窗戶,清爽的晨風撲面而來。

眺望遠處,唯美的晨光下一片生機盎然。

站在窗前的鳴人暗道。

「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人識貨?」

目光隨之看向屋內一角,小山一樣的捲紙成堆堆積,一旁還有現代的紙做比較。

苦苦鑽研一晚的結果。

昨日擼完二助,鳴人就心情通暢的回了家,開始閉門研發自認為可以致富的造紙術。

回家後的鳴人,經過數小時的研究,終於摸到了造紙術的竅門,雖然一個流程只有兩捲紙的量,但鳴人堅信,只要長此以往,兩捲紙就會變成四捲紙,最後變成二的N次方。

想到自己做的紙巾質量,鳴人又開始自信了,笑道。

「呵呵~沒有賣不出的貨,只有不合格的銷售員。」

腦中隨即又想到了即將到來的分班情況。

憑心而論,鳴人不想分到七班與櫻哥在一起,但老師是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心也就不得不選擇了。

三代猿飛日斬雖然周末會教導鳴人,但鳴人深知,三代距離領便當不遠了。

且三代每周末才教導,鳴人又沒有幾個時間在村裡。

只要是下忍,找狗及河裡摸垃圾等,時間都排得滿滿的,還別說出村以及別的任務。

與其靠三代教導,還不如跟着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學習。

反正跟着三代,也只是他的旗號能讓自己前期日子好過一點。

畢竟自己的全屬性查克拉,在今後裝X的日子,會慢慢的顯現出來。

「對不起,媳婦,只有先委屈你了,不能白天摸摸噠,晚上···

哎~」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閉上眼感受着迎面吹來的清爽晨風,鳴人心中的不愉快也隨之而去。

半晌,鳴人眼中又迸發出了自信,突然對着木葉一方笑道。

「我的公主,你的那擼脫哥哥就快來了,等着!」

······

轉眼,忍者學校。

今日學校的氣氛與往日比較,多了幾分不同。

尤其是學校剛畢業學生的教室,一片嘰嘰喳喳的討論聲以及爭吵聲。

討論聲不外乎今日分班,同學之間互相訴說著心中理想的隊友以及未來的導師。

而爭吵聲就不同了,一片花痴聲,且十分嘈雜,都向著同一個目標。

二助位置旁,畢業的女生將自己期待已久的木葉護額,綁紮的千奇百怪。

有的綁紮在腿上,有的綁紮在手上。

總之,都想在二助面前表現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和二助分到一個班級。

其中爭吵聲以櫻哥和山中井野為最,聲音一度蓋過了教室中的其她花痴。

只見櫻哥對着井野大聲道。

「我才是啥時給理想的隊友,你也不看看自己,整的就是一隻井野豬!」

整中井野也毫不示弱的回罵道。

「你才是豬,一隻寬額頭大象腿豬,不僅額頭寬,腿也是大象腿。」

·····

一旁還有其她花痴的爭吵聲,但與她倆相比,聲音和氣勢就明顯的弱了一個等級。

鳴人坐在最後面角落,神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這群花痴,暗道。

「你們喜歡的二助,都快被本太子擼到沒有脾氣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只有本太子才是最帥的,哈哈~」

臭美的又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小鏡,欣賞着自我感覺完美,且帥爆天的容顏。

越看越帥。

「那擼脫,你別看了,啥時給又看向你了。

你難道惹到他了?」

鳴人自我欣賞中,一旁志村少樹突然打斷問道。

從今早鳴人出現在教室裏面,志村少樹就發現二助的目光時不時的看向鳴人。

眼神中有不可思議,也有憤怒及說不出的興奮。

「看我?」

沒反應過來的鳴人一愣,隨即又大笑道。

「興許二助被人教訓了,又或者是感覺本太子太帥了。

哈哈~」

末尾肆無忌憚的笑聲,聲音瞬間吸引了周圍離他最近的目光。

尤其是二助,冷峻的眼神中充斥着難以言語的憤怒。

他這回頭一看,目光一個接一個的向鳴人聚集。

其中櫻哥,一見二助帶着憤怒的目光看向鳴人,心中就以為是鳴人在背地裡說了二助的壞話。

氣沖沖的上前質問。

「那擼脫,你是不是說了啥時給的壞話???」

對於櫻哥的質問,鳴人只是嘴角一撇,不屑道。

「本太子用得着說二助子的壞話?想什麼時候擼就什麼時候擼。」

「太子?擼?」

對於這兩個陌生的字詞,櫻哥和周圍其她女生一樣表現出一臉懵圈。

但很快,懵圈又變成了憤怒。

不管好聽與不好聽,在她們心中,這兩個字詞從鳴人口中說出來,就不是什麼好的字詞。

總之,鳴人和二助比較,鳴人哪裡都錯。

「那擼脫,你不要惹我家二助,小心我揍扁你!!!」

揚了揚握緊的拳頭,櫻哥還以為現在的鳴人是以前喜歡她的鳴人,也以為現在的鳴人是以前仍她罵,仍她打的鳴人。

可是!櫻哥想多了。

現在的鳴人,對於櫻哥的形象,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不否認,櫻哥有好的一面,但也有無數人厭惡的一面。

如果兩相對比,櫻哥讓人厭惡的一面,多餘好的一面。

具體就不闡述了,以免被櫻黑。

喜歡的就默默喜歡,不喜歡就別說出來。

將頭扭向一旁,鳴人也懶得與櫻哥計較。

這種事,贏了也當沒贏,還丟面。

坐在位置上二助,本就被鳴人擼了心裏產生了一股極大的落差,現在櫻哥幫他說話,內心直覺一股怒氣極速翻湧,根本不能壓抑。

這已經不是幫他,而是在打他臉。

「要你多話?」

憤怒歸憤怒,但二助裝X的本事還是極高的,呵斥櫻哥時姿勢及說話依舊酷酷的。

感覺不出憤怒,只感覺出異常冷漠。

「啥時給?」

也許習慣了二助多年來的冷酷裝X,櫻哥只是弱弱的喊了一聲,隨即不在言語。

沒了闊噪女生,二助眼神直勾勾的轉向鳴人,別人不知道「擼」是什麼意思,他怎麼不知道?

就算不知道,結合鳴人之前的表情,也能明白大概的意思。

眼神直勾勾的盯了鳴人好一會兒,二助又冷漠說道。

「那擼脫,贏一次不算什麼?一直贏才是本事。」

聽到這裡,鳴人頓時冷呵一聲,打斷道。

「怎麼?想在來一發?」

見不得二助裝×比自己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