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古穿今:傲嬌老祖今天打工了嗎
古穿今:傲嬌老祖今天打工了嗎 連載中

古穿今:傲嬌老祖今天打工了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樂的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池嫣 溫澈 現代言情

【精分又綠茶的神祗×傲嬌又口是心非的老祖×雙強×玩個遊戲吧,誰先動心誰認輸】 靈氣復蘇後的世界,變得格外危險,那個轉世為人的神祗時常在想:該怎麼做才能接近她,再殺死她... 處在金字塔最頂端的老祖穿越到小人物池嫣身上,尊貴的背景,牛逼的親戚,忠誠的舔狗...統統沒有,還好,她本身就是行走的外掛,不必依靠任何人,力量即是一切...展開

《古穿今:傲嬌老祖今天打工了嗎》章節試讀:

第8章 她在數:1234567


價格低的令人髮指,完全不值得她出手。

朱能苦笑一聲:「不怕你笑話,前年我在黑市上發佈了爛尾樓的委託,結果遇到了騙子,被騙了個精光。」

罷了,蚊子再小也是肉,畢竟它關係著協會的三個高級懸賞,一聽就很值錢。

今晚搞定它,天亮去協會領賞,接着賠付違約金,支付房租水電,給隔壁錢讓他們滾蛋。

池嫣心思百轉,不再多問,留下朱能的聯繫方式後,腳步輕快的離開別墅區,她決定現在就去朱能所說的西郊爛尾樓看看。

「師傅,到西郊爛尾樓。」在路口攔了輛的士,明天將有一筆巨款進賬,沒必要再節省開支。

「西、西郊爛尾樓!!神經病!!」聽到她的話,司機喉結顫抖,狂踩油門一口氣竄出幾百米。

接連幾輛全是如此。

池嫣:「...」

她能怎麼辦?繼續11路唄!

傳說中的西郊爛尾樓周邊極度荒涼,不見燈光,也不見人蹤,道路烏漆嘛黑,不過到了她這個層次,早已視黑暗如無物。

池嫣順着導航的指引,沿着雜草叢生的蜿蜒小路走了近百米,來到廢棄爛尾樓的正門口。

兩扇大門被生鏽的鐵鏈牢牢鎖死,隔着鐵柵欄往裡看,黑漆漆的小區內聳立着十幾棟破舊的高樓,彷彿一塊塊**地面的墓碑。

收回目光,視線上移,大門最上方懸掛着一面八卦鏡,下方則貼滿各類符紙,有的存在靈力的波動,有的單純就是張鬼畫符。

這樣誇張的陣勢下,角落那張發黃的A4紙顯得格外打眼。

重金尋高人,落款李先生:138×××。

池嫣毫不猶豫的撕下它,將它裝進兜里,不知道一個任務能不能領兩次賞...

不行的話,哪邊高領哪邊。

池嫣已把高昂的賞金視作囊中之物,不怪她如此自信,朱能提到的地獄云云,她做老祖那些年,區區地獄彈指可滅,即使現在修為流失大半,對付裡頭的玩意,依然手到擒來。

有個詞語叫什麼來着,降維打擊?

腳尖輕輕一點,輕鬆翻過大門,正式進入西郊爛尾樓。

相比門外,門後的溫度明顯下降,空氣中透出一股滲入骨髓的陰冷,池嫣卻彷彿感覺不到似的,她就像買票進場的遊客,邊走邊興緻勃勃的觀賞裡頭的風景。

小區里的植被缺少打理,枝蔓橫生,隔遠看,如同一隻只從黑暗深處探出的畸形小手,突然,她停住腳步,眼角捕捉到一朵嬌嫩的、血紅的,突兀盛開在灌木叢中的花。

有花堪折直須折。

池嫣彎腰折下了它,換個心智薄弱的覺醒者來此,必然控制不住的聯想起爛尾樓背後的血腥故事,從而背負上無形的心理枷鎖,哪裡還有心思欣賞花花草草。

此時竟說不清究竟是這片爛尾樓古怪,還是闖入這裡的遊客不對勁。

正在這時,靜寂無聲的小區忽然颳起一陣風,吹得草木搖搖晃晃,池嫣慢慢抬起頭,轉過腦袋,看向右邊大樓第五層左數第三扇窗戶。

月光灑在玻璃窗上,反射出點點光亮,而那朦朧、微弱的光芒後,緊緊貼着一張慘白的臉,也不知站在那裡看了多久。

察覺到池嫣的目光,它貼在玻璃上的臉忽然變形,兩隻烏青的手趴在上面使勁抓撓,似乎想從裏面擠出來一樣。

「幫幫我,幫幫我...」

「幫幫我...」

「希望我怎麼幫你?」它的聲音很小,但對方聽到了,對方的聲音同樣很小,卻完完整整一字不落的送入它耳中,它還是頭次經歷這樣的事,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送你投胎怎麼樣?」池嫣嘴角上揚,抬起右手。

砰!

整棟大樓的窗戶玻璃全部炸開,成百上千根白色冰箭穿過窗口,鑽入窺探者的眉心。

「一二三四五...十七隻。」

池嫣幽幽數完,順手將折下的薔薇放到鼻端,輕輕嗅了嗅,臉上浮現出嫌棄的神色。

美麗的花卻充斥污穢的惡臭。

「宿主大人,我們接下來幹什麼?」

池嫣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九點零三分。

然後,沒什麼表情的回道:「你不是已經說過了?」

「啥?」系統有點兒懵逼,忽然靈光一閃,反應過來,愕然脫口,「干...干就完了?」

「這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池嫣扔掉手上的薔薇花,再次前進,她的目的很明確,從進入爛尾樓的那刻起,她便已經展開神識,確定好自己的目標。

系統懵懵然:卑微系統在線求助,腫么才能看懂我善變的宿主?

它這邊鬱悶完,驀地驚覺不知什麼時候,一層薄薄的霧氣籠罩住了整片爛尾樓。

也就在它準備提醒池嫣的一瞬間,一隻血紅色的小手從旁邊的綠化帶無聲竄出,五指張開,朝池嫣抓去。

雙方只相隔幾厘米遠!

「小心!」

看到這一幕,系統尖叫出聲,它看見那隻血色小手成功抓住了它的宿主!不,準確的說,是它宿主主動握住那隻小手,反手一拽,拽出一根又粗又長的藤蔓。

沒有半句廢話,池嫣右掌亮起一點火光,剎那間,血手以及連接它的藤蔓迅速燃燒消融,灰飛煙滅。

「好,好兇殘!」它說的是它家宿主,不是樓里的魑魅魍魎。

池嫣對敵人兇殘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此時,神識再次捕捉到七八道黑影從兩邊的花壇竄出,試圖控制自己的四肢,勒斷自己的脖子。

「砰!砰!砰!」

輕輕跺跺腳,四面八方的血手便炸開了花。

與此同時,青光微閃,池嫣撐起一座小結界,硬是做到了腥風血雨過,丁點不沾身。

「接下來...」她朝天打了個響指,半空騰起十幾團深紅色火焰,隨着她的意識飛進周圍的花壇,引燃枝葉,劇烈燃燒。

「十八、十九、二十....四十二。」接着前面的數字繼續數道。

「斬草除根,片甲不留。」系統打了個寒噤,宿主兇猛,少惹為妙。

池嫣不清楚三件高級懸賞的具體內容,但只要解決掉所有麻煩不就好了?

順手清理幾波攔路虎後,霧氣逐漸變得濃郁,在這個過程中,一個獨臂男人從霧氣另一頭蹣跚走來,一步一步經過她的身前,頭都沒扭一下,好像壓根沒注意她的存在。

池嫣沒着急動手,因為她看到越來越多的身影,他們彙集的方向恰好與她的目的地一致。

濃霧下的西郊爛尾樓似乎產生了某種異變。

她思索的時候,樓棟拐角走出一個身披斗篷的人影,這道人影忽然側過身體,望向了她。感應到這道目光,池嫣視線移動,隨之看清對方的模樣,看見斗篷下的頭部位置空空如也,只剩下孤零零的半截脖子。

這時,這僅存的半根脖子上突然裂開一道口子,一條鮮紅的舌頭從裡頭伸了出來。

「你很平靜,跟那些人不一樣,我很欣賞你的勇氣,期待接下來的旅程你仍能保持現在的鎮定。」

沙啞,粗噶,不懷好意的聲音傳入池嫣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