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我能看到氣運
反派:我能看到氣運 連載中

反派:我能看到氣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叫我做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叫我做夢 奇幻玄幻 蕭紫陌

一覺醒來,蕭紫陌發現自己穿越了,這是一個玄幻世界,這裡弱肉強食,強者一言可定生死,弱者如螻蟻一般命不由己
還好蕭紫陌出生在不朽仙族,一出生便是少主
他天賦驚人,十八歲便修至道天境,之後修為便再無進展
某天,他發現自己能看到別人氣運,潛意識告訴他,奪取氣運便能曾其修為
蕭紫陌看那一道道氣運,如同韭菜一般,等着自己收割
氣運之子?天命之主?擋我路者,都得死!展開

《反派:我能看到氣運》章節試讀:

第2章 沒有回應的老爺爺


剛戰勝王志的葯軒,正意氣風發。

抬頭看到高台上蕭紫陌正在發獃,不由憤怒道:「蕭紫陌,這下你可敢下來!」

這回其他弟子沒有再說話了,開玩笑,沒看到王志現在都擱那趴着嗎?

這可是能秒殺王志的狠人,即使有人認為自己比王志強一點,但也也打不過這位狠人啊。

正當全場鴉雀無聲時,天玄殿主開口道:「公子什麼身份,你哪來的資格挑戰他。」

這話本不應該由他來說,太掉身份了,有拍馬屁的嫌疑。

但沒人阻止,再這樣下去可就得罪蕭紫陌了,那後果太嚴重。

天玄殿主目光冷厲:「葯軒,你剛才已經自己捨棄天玄殿弟子身份,現已不是我殿弟子,請你離開天玄殿!」

「葯軒,這裡容不得你撒野。」

「你已不是天玄殿弟子,給我滾出去」

「……」

見殿主革除葯軒弟子身份,眾人紛紛下場,不留餘力的數落葯軒,力求能在蕭紫陌心中,留下點印象。

葯軒見狀,臉色瞬間慘白。

這情況不對啊,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討好蕭紫陌?

就連他為其出頭的夏嫣然,也一言不發。

不應該是他展現出絕世天賦後,眾人後悔莫及,然後出言挽留嗎?

現在這場景和他所預料的可完全不一樣。

蕭紫陌到底是什麼身份?

葯軒不由得有些煩躁。

而這時,一股涼意忽然從指間傳來。

葯軒有些煩躁的心,很快平靜下來。

高台上蕭紫陌,抿了口茶,目露興趣。

目光停留在葯軒手中的戒指上。

剛才那股力量應該就是從這傳出的,這應該就是葯軒外掛了。

戒指可是老爺爺的標配。

「蕭紫陌,你除了仗勢欺人以外,還會幹什麼?」

葯軒無比憤怒的盯着蕭紫陌。

如果沒有蕭紫陌,今天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沒有他,殿主就不會賣女求榮。

沒有他,他今天就會成為少殿主。

沒有他,他就能憑藉與夏嫣然一起共患難的經歷,率先獲得她好感,再憑藉少殿主的身份,假以時日他必能娶到夏嫣然。

一念至此,葯軒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般難受,恨不得將蕭紫陌千刀萬剮。

蕭紫陌依舊淡定垂眸飲茶,神色不變,旁人看不出喜樂。

但他心中卻是極為開心,這天玄殿主表現的不錯,得給他加雞腿。

他都還沒出手,氣運之子就眾叛親離,被掃地出門了。

蕭紫陌淡淡開口:「有意思,我都沒說過話,你就像個瘋狗一樣,對着我亂叫。」

「真當我蕭某脾氣很好嗎?你的無懼,是因為無知嗎?」

說著蕭紫陌起身向葯軒走去。

經過夏嫣然身邊時,對其輕語道:「你對葯軒似乎很有信心?」

聽到此話,夏嫣然平靜的眼神,終於有了一絲波瀾。

她的確對葯軒很有信心,他們之前共過患難,那次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就不亞於她,現在真正實力只會更強。

如蕭紫陌之流的紈絝子弟,怎麼可能打得過,她現在只是擔心等下如何收場。

蕭紫陌走到葯軒面前漫不經心道:「如你所願,我下來了,現在你可以懺悔了,跪下吧。」

話音剛落,一股磅礴而恐怖的威壓,自他身上升起,宛如天崩地陷,乾坤顛倒,周身空間都扭曲了,好似這方天地不能承擔起這股力量。

大殿內靈氣翻湧,掀起一股可怕的颶風。

一絲外泄氣息,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

「這是什麼境界?」天玄殿主面色凝重。

他知道蕭紫陌是上界天驕,卻沒想到他這麼強,自己居然連他是何境界都看不出。

他才多大呀?想到這,天玄殿主更加堅定要把女兒嫁給他,實在不行做個侍女也好,只要能進入上界就行。

噗通一聲。

葯軒伏跪在地上,臉色慘白,他雙手撐地,拚命想要站起來,心中瘋狂呼喊戒指中的師尊,卻無濟於事,戒中沒有傳來任何回應。

「就連師尊也拋棄自己了嗎?」

葯軒此時萬念俱灰。

「就這?叫囂了半天,就為了給我表演跪姿?我只能說跪的還不夠標準。」

蕭紫陌嘲諷道。

聽着蕭紫陌羞辱的話語,葯軒頭都不敢抬,恨不得立馬去死。

蕭紫陌低頭看着,如同死狗一般的葯軒,心中暢快:「跟我玩裝逼?你也配?」

「氣運之子?主角?不好意思,遇到我這個大反派了。」

蕭紫陌轉頭看向目瞪口呆的夏嫣然,輕笑道:「嫣然妹妹,你說讓他在這跪多久合適?」

沒錯,他要殺人誅心!

夏嫣然收斂表情,看也不看葯軒一眼,對着蕭紫陌道:「他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得罪公子,一切都是罪有應得,如何處罰自然全憑公子吩咐。」

她雖有心幫葯軒,但此時不能明說,畢竟男人的佔有慾可是很可怕的,求他放過只會適得其反。

她以退為進,將這個問題重新還給他,蕭紫陌為顯大度,極有可能會放葯軒一馬,這是陽謀。

不過蕭紫陌是誰?那可是反派角色,會在乎這點風度?風度能提升實力嗎?

「好,既然嫣然妹妹也覺得,他是罪有應得,那就讓他跪到失去意識吧。」蕭紫陌似非似笑的對着夏嫣然。

夏嫣然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彷彿整個人都被看穿了。

葯軒聽到夏嫣然說自己是罪有應得,再加上蕭紫陌,左一個嫣然妹妹,右一個嫣然妹妹。

他徹底失去理智了,對着蕭紫陌和夏嫣然破口大罵:「你們這對狗男女,不得……」

話還沒說完,蕭紫陌便用法術封上了他嘴。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蕭紫陌沒想到葯軒會說出這種話。

看樣子這個氣運之子還在起步階段,心性還沒得到磨鍊。

果然,只見夏嫣然臉色冰冷,這下她對葯軒那輕微的好感怕是都沒有了。

這要是平時,葯軒肯定能明白夏嫣然的用意,但恰巧覺得師尊拋棄自己了,再加上蕭紫陌的羞辱,他已經被憤怒沖昏頭腦,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話。

蕭紫陌看着葯軒那逐漸黯淡的氣運,內心十分開心。

離去時,還不忘給葯軒補上一刀:「嫣然,今晚來我房間,我有東西要給你。」

這話如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葯軒聽後,吐出一口血,徹底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