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星漢燦爛:成為兄控又何妨
星漢燦爛:成為兄控又何妨 連載中

星漢燦爛:成為兄控又何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久撕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不度 古代言情 沈清秋

成為凌不疑弟弟凌不度 堅定的火烈鳥cp 在完成主線同時體驗不同人生 創作需要情節會參照原著版本,人物設定為影視劇版 新人上路,請多關照展開

《星漢燦爛:成為兄控又何妨》章節試讀:

第8章 程府


程府

「人家父母可不覺着我心疼孫女呢,怕是猜疑咱們婆媳這麼多年,虐待她呢。也不想想十幾年,我們一把屎一把尿把個小嬰兒拉扯大。我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小娃娃哪有不生病的。不過是燒了幾日,就這麼雞飛狗跳,哭哭喪喪的你們不放心你們自己拿去養。」一個金光燦燦的老婦人捂着胸口

「老夫人可真會說笑,好像四娘子我家女君不願意養才留在家中的。這世上哪有願意拋棄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的,還不是有人給逼得。」

「賤婢,膽敢造次,來人,掌,掌杖。」

程始眼睛一瞪「造次什麼,難道青蔥說的有錯嗎,當初留下嫋嫋就是為了盡孝。如今卻說得彷彿我們夫妻不肯養育,反是不孝,煩勞了阿母。」

「家主家主,不好了,來了好多黑甲衛,把我們府給圍了。」程母剛想講話,就被衝進來的符堅的打斷了。

「什麼」程始和蕭元漪大驚失色。

程府前院

「大兄,你來就來,帶這麼多黑甲衛幹嘛。」凌不疑擔心的事凌不疑把他岳父岳母給嚇壞了。

「程家與董賦有故,需得敲打一番」凌不疑一本正經的回答。

凌不度沉默。

「可是凌將軍,藍田伯親臨」

「程校尉認得我們兄弟二人」

「凌將軍說笑了,咱們這些武將,誰不曾聽說過凌將軍與藍田伯戰無不勝的威名啊」

「程校尉,我今日奉命捉拿一位監守自盜貪墨軍械的賊人,不慎驚擾府中女眷,還望程校尉海涵。」

「監守自盜,此等敗類,就不該放過,凌將軍抓的好」

「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程校尉大義在下佩服」

「凌將軍此話怎講,莫非凌將軍認識我家嫋嫋」

「不認識,但也不能算完全不認識」

「額,凌將軍,藍田伯裏面請,裏面請」

幾人剛進入前廳,凌不疑就說

「把那蛀蟲帶上來,讓程校尉驗明」

片刻一個被捆縛住手腳的邋遢大漢扔出來

………(各位看官也知道下面的劇情了,到的我不再贅述)

夜晚宮城。

「大兄,聖上沒怪罪吧」

「今日凱旋,聖上說功可抵過」

跟在後面的梁邱飛忍不住出聲「少主公,聖上沒賜個手諭令牌什麼的,讓咱們想查誰就抄他家,大殺四方。」

「噤聲」凌不疑厲聲道

「阿飛,平日無事,多看看書」凌不度忍不住朝阿飛說了句,轉過頭來問凌不疑「軍械案呢,是個什麼章程」

「聖上的旨意是,再緩緩」

「那你呢」

凌不疑不由得緊握佩劍劍柄「偷換軍械乃我心中多年芒刺,緩不了」

梁邱飛在後頭悄悄問梁邱起「哎,你說,二公子讓我多看書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二公子覺得我天賦異稟,應該去當個學士,做個武夫展現不了我的才能。」

梁邱起白了他一眼「二公子說你蠢呢!」

「啊,是嗎,誒你等等我」

翌日,廷尉獄

一個門衛拿進來一個包裹

「將軍,程家四娘子託人送來一個包裹,說是給將軍的」

梁邱起拿過包裹放在凌不疑案几上

凌不疑打開一看,一個草窩圍着幾塊布料,凌不疑馬上想起了布莊

「這程家人,真是一個比一個孝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