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除魔開始
從除魔開始 連載中

從除魔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原來是老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原來是老皮 許方平 都市小說

隕石墜落,妖魔現世,生死根本,欲為第一
暴怒,貪婪,色慾,懶惰,血與淚,欺騙與痛苦等肆虐着整個世界,從此秩序崩塌,規則泯滅
是你,你會如何選擇? 總有這麼一些人 於微末中閃耀,為後人點亮前行的燈
展開

《從除魔開始》章節試讀:

第2章 兩件事


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他只是突發奇想想把書包抖下來罷了。

許方平順勢把背包從頭上拿開,起身,拍了拍屁股,摸着頭憨憨的笑了笑。

沒摔到屁股,但不拍下就感覺少了點什麼,也許這就是儀式感。

三人眼睛瞪地像銅鈴,愣了幾個呼吸。

張風眨了眨眼,晃晃頭,讓自己清醒過來,接着大斥一聲。

「別再裝了,七喜動手!」

陰森黑暗的巷子陡然間有些光彩,對方的面貌也隨之暴露在光線當中。

中年男子,偏胖,留着邋遢鬍子。

許方平眼神迅速捕捉到光源的位置,是那中年男子的雙手正泛起一團火焰,閃爍而向上飄揚。

隨之而動的是中年男子,雙腳用力往後一蹬,借用慣性與身體的動力,猛地衝到了許方平跟前,一記攜帶着火焰的上勾拳破風襲來。

「嘭!」

「得手了!」位於後方製造屏障的瓜娃不由得大喜道。

「嘭!」

又一擊勾拳,又一聲巨響,無聲,嗓子像是被堵住了,發不出聲音,換來的是中年男子慌亂地倒退。

男子眉頭一皺,晃了晃麻痹的雙手,再次後退幾米,神情嚴峻地望着眼前的年輕人。

許方平咧着嘴,摩擦着下巴笑道:「還挺痛的。」

中年男子雙手合十,嘴裏念叨着什麼。

剎那間,大量靈氣匯聚其手中,化作比頭顱大小還大的火球。氣勢洶洶,周圍環境都出現扭曲之意,可見溫度之高。

似乎快要堅持不住了,男子雙手向前一指,火球向著許方平呼嘯而去。

見狀,許方平不退反進,向前奔去。

一個呼吸間,火焰已然臨近眼前。許方平雙手化爪,硬生生將火球撕成兩半。

不料,火球過後還有另一火球撲面而來,與其餘兩半火焰形成包圍之勢。

中年男子再次掐印頌訣,只聽轟的一聲,火焰直接爆裂開來。

火焰之強,將處於黑暗的巷子有了幾秒鐘的光明。溫度之高,將爆炸範圍內的垃圾,塑料,甚至於鐵塊都溶於地上,高溫瀰漫四周。

「這次真的得手了吧!」

看見中年男子兩擊火焰重拳都毫無成效,正在構起屏障的二人本已提到嗓子的心,現在又重新放下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同一時間呼了口重氣。

可是有人卻連讓他們喘氣的機會都不給。

爆炸的下一瞬,一道削瘦人影從中掠出,如有破風之勢,一記直拳狠狠地朝中年男子面門襲來。

男子慌亂中一邊後退,一邊雙手交叉護住頭部,大喊一聲:「張風,快!」

急促略帶呼救的叫喊將張風那口氣束縛在半途,後背的鱷龜圖案隱隱發光,雙眼緊閉,一道無形屏障立於拳風之前。

轟的一聲,屏障劇烈晃動。

許方平眼神一凝,連續直拳。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咔擦!」

屏障只堅持一呼吸間就破碎了。

破碎的屏障如同玻璃碎片無二,非但沒有掉落在地,反而化為利刃,劃破風流,向著許方平奔襲而去。

一個沉膝下蹲,盡數閃躲過去。

藉由這麼些時間,中年男子也已退到幾米遠,正喘着大氣,用手擦了擦汗,神色異常凝重。

地面火焰還在燃燒中,明顯有些熱氣撲面而來,這也證明着時間很短,可是少年的身影卻讓三人的心重如千斤,墜於心淵。

「混蛋,你帶了什麼怪物過來,最強防禦被打破,最高攻擊毫無作用,這還怎麼打?」

瓜娃意識到了這個本以為能輕而易舉到手的獵物,可是擁有着將他們三人撕裂吞噬的爪牙,話語都顫動起來。

張風也不得不承認這次的獵物如此強大。

該死!心裏暗罵一句,果然走過荒野的人就不是我們能惹的。

他非常清楚眼前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有多強的實力,單單瞬秒他的屏障就足以證明,畢竟他曾用此擋過災難異魔的襲擊。

很顯然,不是他們能招惹的狠角色。

張風看着那個年輕背影,從懷中拿出那個表,誠懇低頭:「小兄弟,這次是我們的錯,我們也只是為了生存而已。這塊懷錶是我們最值錢的東西了,換我們命,你覺得如何?」

說完,與中年男子對視一眼,又用只有他與瓜娃能聽見的音量,「準備B計劃。」

許方平扯下幾根捲毛,在手中揉了揉,呼的一口將其吹向空中。

望着隨風飄散的灰燼,聳拉着臉,嘆氣道:「真無語,竟然燒了幾根。」

說完轉身向他們走去,笑吟吟地說道:「這塊表什麼東西,能值幾個錢?」

張風拿着表,悠悠道:「這表是我不久前從黑市淘回來的,剛開始以為就是塊普通懷錶。後面才發現它具有尋寶功能,或者說靠近「好處」就會發熱發光。」

許方平露出玩味的笑容:「喲,聽起來不錯,不過你這可是有三人呢!」

話音剛落,三人眼神交流一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撲通!三聲!三道人影各撲一邊,五體投地,一句大俠饒命衝破天際。

「我上有89歲父母,下有三四歲孩子,也是沒辦法才出來做這事的。」

「我家人生病了,急需要錢…」

「……」

你一語,我一言,眼淚不禁往下流。

愣了,許方平愣了,愣了許久。

好傢夥,這一手真的好傢夥。

趴在地上的三人見這麼久沒聲音傳來,也不敢起身,唯一能動的就是面部表情還有眼球。

此刻三人正在天人交戰。

你去看看。

我不去,你去。

我小,你去。

我老,你去。

我軟,你去。

……

望着地上三人的臉正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變換着,時怒,時哀,時喜等。

雖說這麼不堪趴在地上,但手勢一直沒變,隱於身體側邊。

乖乖,這都把我晾在一邊了,許方平一副無奈的表情。

接着蹲在了張風面前,伸出手,「拿來!」

聽到此話,瞬間轉喜,趕忙將懷錶遞給了許方平。

沒有絲毫的猶豫,即使再不舍。

許方平玩弄着懷錶,背起書包向著巷子的盡頭走去,在三人的視覺中慢慢消失。

殘留的火焰消散殆盡,巷子重歸於黑暗,那盞忽明忽暗的燈也不再閃動,似乎剛剛就不曾發生過什麼。

三人不再趴着了,坐在地上,如同斗敗的公雞聳拉着頭,中年男子說道:「張風,是不是被下套了。」

張風習慣性地在口袋摸索着什麼,才想起自己戒煙很久了,拍拍襯衫上的泥土,沉思了一會,苦笑着:「啊!應該是的,他一開始的目標好像就是我們。我就說這一路走的這麼順,毫無戒備地在陌生城市相信陌生人,怎麼可能阿,反倒是我放下戒心了。哎!」

恐怕早已對他們幾人的底細調查的一清二楚。

其實他們都知道,平時最為冷靜的人犯這種低級錯誤的原因。

他們是真的需要錢,急需,迫在眉睫。

現在,他們似乎做了什麼決定,拿起地上的一袋錢,堅定地離開這陰森的巷子,走向遠處。

許方平在拿起背包離開時,留下了這麼一些話。

第一:給我收集羊城各大勢力的情報,越詳細越好。第二:發展你們的勢力,別再小偷小摸了。記住了,情報越詳細越好,勢力越大越好。不然,你們就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