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明朝做大俠
穿越明朝做大俠 連載中

穿越明朝做大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無名小小su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壬揚 無名小小su

喜愛攀登的古陽,在一次挑戰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之時,不甚失足跌落
原以為會摔的粉身碎骨,不曾想竟穿越到了600年前的明朝,還和大俠壬揚交換了靈魂
古陽聰明的頭腦和壬揚強健的身體乃是最完美的結合
動蕩的明朝,大俠的名聲,讓重生後的壬揚捲入了一場又一場陰謀險惡的案件中
憑藉著聰穎的智慧和高強的本領,且看壬揚如何將這些撲朔迷離的案件查個水落石出!展開

《穿越明朝做大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 1 章 穿越附體


昏暗潮濕的走道,李捕頭緊緊的捂着鼻子走了過來,身後還跟着一瘦一胖兩名士卒。瘦的這位人如其名叫王瘦兒,胖的那位叫二實。

「把門打開!」李捕頭悶聲道。

可王瘦兒拿出鑰匙哆哆嗦嗦搗鼓了半天也沒將牢房門打開。

「真是廢物!怕什麼!」

李捕頭奪過鑰匙一把打開,大步走了進去。

「確定死透了?」李捕頭踢了踢躺在泥地上的一名牢犯。

「李頭兒,仵作都驗過了,人應是今日丑時走的。」王瘦兒顫聲說道。

「這是喝了多少酒!酒鬼果然都沒好下場!」李捕頭一腳踢翻腳邊的大酒缸,又道:「這酒是你們拿來的?」

「李頭兒,不瞞你說,自我當差二十載,頭一回遇到沒轍的囚犯,就是我們用鞭子抽用火紅的鐵塊烙,他連吭都不帶吭一聲,就嚷着要喝酒,不給喝,他又跳又鬧的,這牢房都快被他攪翻天了。」

「那這買酒錢是你們出的?」

「哥幾個哪有這閑錢,都從他身上拿的,最後連衣服都拿去當了,就只剩一褲衩兜着,棺材本都沒留下。」

說著,王瘦兒就把嘴湊到了李捕頭的耳邊,「李頭兒,還剩了幾兩銀子,我特意留着孝敬您的。」

牢房光線暗淡,李捕頭也一直捂着鼻子,但還是能隱約看見他的嘴角往上揚了揚。

「既然連棺材本都沒留下,還留着這死屍做啥?趕緊找塊地方埋了!真是臭死了!簡直比豬圈還臭!」李鋪頭厭惡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就是不知道他還有沒有什麼親人朋友,要是有,嘿嘿,咱們還可以橫敲一筆!」

「這醉鬼都癱在這兒半年了,要有什麼親人朋友怎麼我們連一次面都沒見着?」二實插言道。

「我倒是聽說他還有一老母尚在,只不過已是多年沒有聯繫,而且……哼,真是沒想到曾經名震江湖的『風流小白浪』竟淪落到這等眾叛親離的境地,每天還要用酒來麻痹度日!」李捕快一轉身,又沉聲道:「那老母想必也有六七十歲的年紀,已沒有什麼油水可撈,倘若他還有什麼朋友,怕也只會躲得遠遠的。後山的枯井處就是一片墳地,隨便找塊空地埋了吧。」

————

月黑風高夜,烏雲蔽日。

兩士卒用小推車推着死屍往後山走去,王瘦兒本想讓二實背着,但他嫌臭嫌臟。

一路上兩人也不避諱,僅僅用一草席蓋着。路過的人就算瞧見了,一看是衙門中人,都會躲得遠遠的,生怕被一起捎上。

到了後山,月亮已完全被烏雲遮住,周遭一片漆黑,只有王瘦兒手裡打着一盞螢火般的燈籠隨風搖搖晃晃的閃動着。

到了枯井處,王瘦兒尋思着直接將死屍扔枯井得了。

「胖子,看這鬼天氣像是要下雨了,咱兩直接將這死屍扔井裡吧,早些回去休息。」

「來都來了,傢伙事兒也帶了,咱們還是挖塊地埋了吧。我娘說一個人死了都不能好好安息,安葬他的人可是會遭報應的。」

王瘦兒心想咱們這些當差的早就被老百姓從頭到腳問候多少遍了,哪還有什麼好報應。不過,這次他倒是聽從了胖子的建議。

「行吧,你手腳麻利點,你挖下面,我挖上面。」

冷風簌簌地吹過,圓圓的月亮終於露出了一角。透過林間的月光恰巧照在兩人挖的這塊墳墓前,也恰巧照在王瘦兒的後背上。

王瘦兒只覺後背一涼,手中鐵鍬滑落,卻剛好砸到了身旁的一塊岩石上。

「叮——」

尖銳刺耳的響音在空蕩蕩的山林間回蕩。

兩人環顧陰森森的樹林,不禁冷汗直流,當即甩開膀子,合力推着小推車將死屍往坑裡一傾倒,添了幾鍬子土,燈籠都沒撿,又忙不溜的推着小車往回跑。

就在這時,天空大作,雲層翻江倒海,猶如龍吸水般席捲而下,緊接着,一聲驚雷,一道閃電瞬劈而下,直擊二人所挖新墳,墓中頓時青煙四起。

二卒心中一顫,停下腳步,回頭張望,見那墳墓中的死屍竟已端坐而起。

「詐——詐屍!」

兩人霎時嚇得魂飛天外,王瘦兒更是直接昏死了過去。倒是二實頗有膽識,扛起王瘦兒連滾帶爬朝山下跑去。

再看那墳中之人,只見他不停撓着蓬亂的頭髮敲着腦袋,嘴裏還咕咕囔囔的,竟不知是人是鬼。

又是一聲驚雷,這人此刻已而站起,正撥開亂髮,四下端視,環顧一周後立又嚇得一跳一躥。

「我是誰?我怎麼會在這?我衣服呢?」

————

深夜,深巷的一家賭坊內。

一名外號「賴子」的男子因輸光了身上的銀兩還賴着不走,被**內的兩名彪形大漢像提鴨子一樣提起,又像扔垃圾一樣扔到了門外。

賴子悻悻的站起,暗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臉上——一對小眼,長鼻,尖嘴,外加細胳膊細腿和灰頭土臉的妝容,一看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死賭爛賭的賭徒。

賴子從兜裏面摸出一枚銅錢,又看了看賭坊內喝五吆六的場面,輕嘆了一口氣,「我還是留着你明早買個包子吧。」

一轉身,剛好和一個全身上下只用一條褲衩兜着的人打了個照面。

賴子還沒來及道問姓名,就被這人身上散發的惡臭熏得差點一口氣沒續上。

「請問這附近可有地鐵?」來人率先問道。

「什麼東西?地鐵是什麼東西?」賴子強捏鼻子反問。

說話間,賴子小眼大張,瞳孔放大,嘴皮不住的打顫,許久,顫聲道:「壬大哥,我終於見着你了!這半年來你讓小弟苦尋良久啊!」

「壬大哥?你是在對我說話嗎?」這人回首張望,身後並無他人。

賴子連連點頭,激動之餘竟不顧此人身上的惡臭,一把握住了其雙手。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並不姓——」

不等這位「壬大哥」把話說完,賴子打斷道:「不會錯的,我和壬大哥從小相識,怎麼可能會認錯!」

「那——」

「壬大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淪落到這般地步了?」

其實賴子自己的處境也不比對方好多少。

「我——」

「大哥,先不說這麼多了,小弟舍下就在附近,大哥請隨我來!」

————

賭徒的住所當然也就一間破屋,破屋裡當然也就僅剩一張床,因為桌子、椅子還有其他能典當的傢具都拿去賭了。

「壬大哥,我這邊還有套換洗的衣服,你我先去洗個澡,咱們邊洗邊聊,小弟有一肚子的話想對大哥絮叨。」

「等等,你先聽我說幾句。」

「小弟洗耳恭聽。」

「你是我小弟也好,我是你大哥也罷,首先我不姓壬,我真正的名字叫古陽。」

「壬大哥,你什麼時候改姓的?」

「我就沒改過!還有,你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我看這裡都是些古老陳舊的房子,莫不是個拍古裝電視劇的場所?」

「拍古裝電——電視劇?啥叫電視劇?還有,大哥你先前說的地鐵是什麼玩意?」

「地鐵就是——先不管這個,你告訴我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天子的腳下,大明朝的都城——京城。」賴子狐疑的看着古陽。

「北京就北京,還京城!那就沒錯了,我住的地方就是在北京。」

古陽長舒一口氣,可突然又意識到了什麼,猛的跳了起來,驚呼道:「你說這是大——大——」

「沒錯啊,大明朝的都城。」

「大——大明朝?」豆大的汗珠頓時從古陽的額頭沁了出來,「那我問你,今年可是2022年?」

「大哥,你別再逗小弟了,當下是永樂二十年。」

「永樂二十年是多少年?」

「就是永樂二十年啊。」

「明朝?永樂?那現在是哪個皇帝在朝?」

「哎呦,大哥,你小聲點,這可是殺頭的大罪!」

「你再不說老子現在就要了你的命!」說著,古陽一拳打向牆面,牆面當即被捶開了一個大洞,這一拳威力之大連古陽自己都大為驚訝。

「我說我說,是朱棣。」

「明成祖朱棣?」

古陽掰着雙手,嘴裏念念有詞,可隨即又大跳了起來:「卧槽!六百年前?」

見大哥咋咋呼呼瘋瘋癲癲的樣子,賴子不住的感嘆:「想必半年沒見,大哥已得了失心瘋!唉……」

「你他媽是不是在耍我!你當老子傻呢!」古陽一把拽住賴子衣領,大聲喝道。

「我哪有膽子戲耍大哥您吶!」

「你怎麼證明當下是大明王朝?」

「那隨便去大街上找個人問一下便知曉了。不過,大哥,小弟可得提醒你,當今皇帝的名字可提不得啊,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你少唬我!」

古陽剛要轉身,突覺頭腦暈眩,搖搖晃晃,幾欲跌倒。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在古陽的腦海里閃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