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帝尊獨寵:逆天大佬又狂又拽
帝尊獨寵:逆天大佬又狂又拽 連載中

帝尊獨寵:逆天大佬又狂又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草莓熊暴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帝凜 沈如瀾

沈如瀾是某國的軍事大佬,實力吊炸天! 一朝穿越成了個廢物…?! 原想當個佛系大佬,這一個兩個不知好歹的在太歲頭上動土是什麼意思? 瀾姐表示:看來做人不能太低調
於是… 煉神丹,契神獸,煅神魂,一雙素手將風雲詭譎的局面攪的一塌糊塗,直接亂透了
只是,誰來告訴她,隨手救得小可憐怎麼變成了病態粘人的偏執狂? 她悻悻的看着面前臉色陰沉的男人,故作鎮定的說道:「那啥,好巧啊,你也在啊,哈哈
」 「瀾兒,你不乖哦…」展開

《帝尊獨寵:逆天大佬又狂又拽》章節試讀:

第7章 作弊神器


「什、什麼?你再說一遍?」沈煦慕追問。

沈如瀾聳聳肩:「其實你都聽到了,我就懶得重複,多說無益。」

沈煦慕伸手攬過沈如瀾,這是今天的第三件喜事。

沈如瀾輕推開沈煦慕,「需要另外請一個大夫來給…爹…看看嗎?畢竟我是個半吊子。」

「這件事我會安排。」

「哦對了,哥你知道這京城裡什麼地方除了典當能把寶貝換錢嗎?」

「你說的應該是墨澤拍賣行吧。」

拍賣行?應該是吧。

沈煦慕雖然對她問的感到疑惑,但卻什麼都沒有問。

沈如瀾想了解一下這世界的一些東西,好方便她搞錢…不對,應該是保護家人…

沈如瀾嘿嘿笑了兩聲,對沈煦慕說她要回去休息了,就走回自己的院子,出門時,天色已黑。

走了一會就到了,他們的院子是相鄰的。沈如瀾推開門,雖然早有預料,但…房間里的布置,讓她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一個房門拆下用來睡覺的破床,一舊桌,加個二手櫃,已是全部家當,就這居然比沈煦慕他們的房間好。

沈邵父女真是好樣的。

沈如瀾也不嫌棄,關上門後,直接躺在床上,每當這種只有自己的時候,她就不由自主的想念她以前的世界。

她今天已經露了個臉,許多人都知道她死而復生,明天大概街上會傳出消息,所以沈如芮不至於傻到今晚來殺的。

況且她今天還露了一手,沈如芮應該會對她心生懷疑和忌憚,會想別的法子來對付她,所以這幾天大概率會相安無事。

如今她已回來,第一步先搞錢,有錢就沒有那麼躡手躡腳。結果被漏風的窗戶一吹,嘆了一聲,看來有些任重道遠。

第二就是找到之前刺殺她的主謀,她可是很記仇的,睚眥必報!

再就是為沈家報仇。

沈如瀾躺在床上,翹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想,順便把人生都規劃好了。報完仇,養上幾個小奶狗,生活未來可期。

在回來的路上,她就想好怎麼搞錢了,那就是——拍賣!

修長的手一翻轉,一把袖珍手槍出現在手上,手槍小巧玲瓏,精緻漂亮,泛着金屬光澤。也不知道這麼一把東西能賣多少錢。

這想法一出現下一秒就被她否決了,這麼一把不能靈力催動就威力巨大的東西一出現肯定會引起轟動,到時候她的處境就麻煩了。

心念一動,意識進入武器庫,在裏面找了一圈,裏面都是殺傷力巨大的熱兵器和激光武器,隨便一件拿出來,都足以讓世界瘋狂。

她輕笑,沒想到她也有因為寶貝太多不知道賣哪一件而憂慮的一天。

正想退出武器庫,一處白光閃現吸引了她的視線,她循着白光走過去,只看到一塊類似於墨玉的寶石靜靜的躺在那裡。

她帶着疑惑把它撿起來,手摩挲了幾下,剛才還發光的寶貝現在反而毫無反應。

正當她準備把這東西帶出去仔細研究時,這東西脫離她的手,飄到半空中。沈如瀾突然感覺手一疼,低頭一看,原來不知何時,指尖上被割了一下,冒出的血珠好像被什麼東西包裹着,緩緩的飛向半空,一靠近那塊寶石,就被吸收了!

沈如瀾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寶石成精了?還是個吸血鬼?

腦海中隱隱約約響起「…契約成功」,一眨眼整個人置身在一個約莫幾百平米的空間。

沈如瀾愣了一瞬,霎時戒備起來。

入目一棵巨大無比的古樹,只是這樹葉子枯黃,看上去離死不遠了,一池泉水,泉水旁是一間兩層的木屋。

第一感覺歲月靜好。

靠近之後才發現木屋前還有一小塊地,種着一堆不知名藥材,重要的是這藥材還散發著巨大的能量。

沈如瀾站定在木屋前,不知道裏面還有沒有人,禮貌的敲了敲門,保險起見,敲完後,一溜煙跑出10米開外。

等了好一會,還是沒什麼動靜,她大膽猜測沒有人。

於是她又重新站在門前,小心翼翼的推門。門一推就開,裏面的景象讓她大吃一驚。

她剛踏進去一步,就被嗆得要死。這下她更加確定這裡沒有人,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多灰塵,都快把她嗆死了。

沈如瀾趕緊用衣袖捂鼻,這樣才好受一些。

環顧一周,這木屋空間不大,放的傢具也不多。這裡也就幾個木櫃,柜子錯亂有致的放着許多瓶瓶罐罐。她拿起一個,瓶身上寫着什麼洗髓丹,藥物嗎?打開一看,撲面而來的是濃郁的葯香,一顆顆棕色渾圓的丹藥靜靜的躺在裏面。

她打開幾個都是丹藥,這一層還放了一個類似工作台的物件,應該是用來煉藥的吧,上面放着幾本書,她隨便一翻,裏面密密麻麻都是關於藥物的筆記。

好奇心驅使她上到二樓,最顯眼的就是那張床,看來這應該是這木屋主人的卧室。

卧室陳設也很簡單,除了床,還有一套桌椅,一個梳妝台,一個衣櫃,但怎麼也比沈如瀾那間窗戶都漏風的破屋好上幾百倍。

她眼尖的看到桌上有張紙條,上面用龍飛鳳舞的字寫到:【先恭喜你,恭喜你這個世界上最漂亮最幸運的小美女。這裡是上古神器天問鏡,不要懷疑,既然你能看到這封信,那就代表你已經成為這件神器的新主人啦,這空間的流速和外邊不一樣,外面的泉水是靈泉,作用你試過就知道啦,好了這裏面的東西你都可以盡情享受!】

沈如瀾看完,這張紙就自焚了。

上古神器?流速不一樣?靈泉水?那不是妥妥的作弊神器,卧槽她運氣這麼好!

想當初,她還是在一次出任務時,覺得這石頭長得還不錯就撿走了,沒想到現在給了個意外驚喜。

原來一切都是冥冥中註定的…

既然說這裡的東西她可以隨意用,那她不就可以……嘿嘿。

沈如瀾真就開始摸索起來,先是打開衣櫃,裏面放着一床被子和幾套女生衣裙。

現在,她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原主人是個會煉丹的小可愛。

逛完後,沈如瀾奔向靈泉,她對這個感興趣。

其實,木屋前種的是已經滅絕的珍稀靈材,木屋裡的丹藥是萬金難買可以起死回生的天階丹藥,床是千年寒冰,被子是千年蠶絲,傢具都是金絲楠木打造的,就連衣裙也是天階法衣。

只不過,這一切沈如瀾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