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入世劫
入世劫 連載中

入世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借錢買褲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嵐 方如 都市小說

是很老套的穿越——方如是這樣想的 當了二十年的屌絲碰上了穿越這檔子事,當然他理所應當的認為自己是主角 苟起來準備發育的方如卻突然發現,穿越者好像挺多的 「一起穿越的人叫什麼,穿友嗎?」 迷茫的年輕人就這樣踏上了問心之路
展開

《入世劫》章節試讀:

第4章 月黑殺人夜


方如奔向前方,右手燃起青色的火焰,刺向剛剛偷襲他之人,眼中儘是冷漠!

那黑衣人一愣,沒有想到處於人數劣勢一方的方如居然敢率先發難。不過他的反應也是極為迅速,後退兩步,雙腮微鼓,吐出一口濁氣,迅速化為一塊白色的盾以阻擋方如的攻勢!

嗤!

方如的手就像穿過一塊豆腐一樣,毫無阻礙的穿過了對方所製造的盾,直取咽喉!

噗!

手掌猶如利刃,瞬間刺穿了面前之人的咽喉,鮮血飛濺!左手推開癱軟的軀體,右手拔出。

從方如暴起傷人到現在也才剛剛過去三秒,對方甚至連表情都來不及變化就已經被方如斬殺!

方如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麼就已經分出了生死!這就是真正的廝殺!攻敵所不備!

對方還剩四人!方如也已經衝破了他們的包圍圈!

此時方如身旁的兩人才剛剛拔出匕首,見同伴慘死,眼中凶光更盛,匕首狠狠地揮動,刺向方如的雙肋!

方如快速向前一步,躲開致命的兩刀,不過即便如此,這兩刀也給方如的背上增添了兩道血痕,對方的兇狠可見一斑!

兩人見揮刀得手,毫不猶豫,回身蓄力,兩記精準的側踢,招呼在了方如的身上。剛剛為了躲開匕首的方如,正處於發力空檔期,後背遭受重擊,竟是被兩人踢了一個踉蹌,差點倒地!

這兩人好默契的配合!兇狠、冷靜,一個照面就讓方如受傷不輕!

咻!

後方突然響起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這一下的時機極為刁鑽,方如紊亂的氣息來不及調整,根本無法轉身做出反擊或防禦的動作,只能借力向前翻滾。

而在廝殺時背對敵人是絕對的大忌,方如剛狼狽起身,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印在了他的後背,但卻並沒有痛感傳來。

「結束了。」黑衣人開口。

「什麼?」方如急忙轉身,想要觀察對方的動作。

只見處在最後方的一個黑衣人張開手掌,手心對準方如,緩緩握緊:「禁錮。」

此時另一個黑衣人也有所行動,手中的直刀擲向方如的面部,意欲取其性命!

方如來不及多想,側身躲過,伸出右手握住直刀刀柄,有兵刃了!方如鬆了一口氣。

他的動作卻讓對方一愣,那個遠處的黑衣人問道:「你是怎麼掙脫的?」

掙脫?難道剛才他是在試圖控制自己?

方如並沒有回答他,把直刀往身前一橫,說道:「塵世教的人?」

黑衣人也沒有回答方如,哼了一聲。

「不說就去死吧。」黑衣人再次張開手掌對準方如,而這次另外兩個人也緩緩向方如走來,看樣子是要在這一次交鋒中拿下他。

「等等。」

投擲直刀的黑衣人抬手制止了他們的動作,看他的動作和神態,應該是領頭的。

「這小子有點意思,我來試試。」

「是,刀藏大人。」

被稱為刀藏的人向方如走來,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他看着方如,就像是獵人發現了獵物。

刀藏右手虛握,一柄直刀出現在他的手中。

見狀,方如瞳孔微縮,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刀。憑空造物?刀是他具象出來的?

夜,又寂靜了起來,刀藏的腳步聲和方如的喘息聲成為了這裡唯一的噪音。

唰!

利刃再次襲來,這次的聲音卻更加刺耳!

左邊!

嘭!

清脆的碰撞聲傳來,代表着兩人的第一次交鋒,方如竟被震的連連後退!

好快的刀!好大的力氣!

刀藏的刀快到容不得方如多想,只能不斷的接下或躲避在他眼中不斷放大的冷光。

上、下、左、右都有。

刀藏的刀法好像一張遮天的大網,將方如緊緊包裹在中間,給方如帶來了數不清的傷痕。

方如甚至連還手都做不到,只能機械一般的抵擋!

太快了!稍微放鬆一點精神就會死!幸好他有【青】保護,不然就會被疼痛的恐懼吞噬,徹底崩潰!

是的,方如此刻就連疼痛都已經忘記,虎口被震裂,向外溢出鮮血,而方如渾然不知,戰意被徹底點燃!

刀藏揮刀的速度越來越快,心中的驚訝也是越來越多。

面前這個苦苦支撐的小子一看之前沒有用過刀,招式毫無章法可言,而且力量和速度都不如他,第一刀時就已經有些招架不住,之後的幾刀更是險象環生,只不過堪堪避開要害,刀藏本以為他撐不過十招,可現在何止百刀.......

「他越來越適應了....真是可怕的洞察力...明明不會刀,這就是天才嗎?」

刀藏的表情有了變化,露出了憐惜的表情。

但他落刀的速度卻絲毫沒有減慢!甚至更快!更狠!因為他知道,這樣的人如果活下來,一定會成長為塵世教的大敵!所以他必須要在這裡殺掉方如!

刀藏的刀法,是笑裡藏刀,並不會刀刀攻人要害,十刀中只有一刀會砍向人的弱點。

但,往往平靜中的風險才是最可怕的!這樣的對戰會極大程度的消耗對手的心神。

可方如就像一個不知疲倦的機器一樣,不停的揮刀抵擋,死死地守住自己的要害,抵擋住夾雜在刀藏暴雨般攻勢下的無窮殺機。

不知為何,刀藏看着面前瘋狂揮刀的方如,有些害怕,卻又很快回過神來,臉上多了一份猙獰:「我練刀四十餘年,又怎麼會怕你!結束了!」

說罷,攻勢一滯,眼神卻更加兇狠。

「秘技,燕返。」

殺招已出!

一瞬間,刀藏揮出兩刀劈向方如右側,分別對準脖頸與腰間,迅猛!又致命!

方如大驚!在他的感知里,這兩刀居然是同時揮出,沒有先後順序的兩道攻擊!

這意味着無論抵擋哪一刀,方如都會被砍中,都是必死的局面!方如沒有想到,刀藏居然能快到這種地步!

拼了!

這一剎那,方如雙手持刀,身體向左邊傾倒,竟是捨棄了平衡、用盡了自己全身力氣斜劈向刀藏!

這是方如與刀藏交戰的唯一一次主動出刀!也是方如的殊死一搏!

「他果然上當了!」

燕返,是刀藏刀法的極致,用最兇狠的方式發力,向最刁鑽的角度劈砍!

這個招式本來有三刀,第三刀會向對手的左心處劈去。但是他只揮出了兩刀!

剩下一刀的快速回防,擋在了自己身體的右側,用來阻擋方如的進攻!

他竟如此狡詐!他猜到了方如會殊死一搏,以命換命!

刀藏,這個刀術高手從始至終都沒有小瞧過方如!從始至終都沒有放下過對方如的警惕!獅子搏兔,亦出全力。這,就是刀藏的態度!

刀藏嘴角微微上揚。

他知道,自己已經贏了。方如拚死的一刀會被他擋下,然後方如就會死,而他甚至連傷口都不會有。

刀藏確實很可怕,他完美的預判了方如的動作。

可惜,他遇到了方如;

可惜,他遇到了【青】。

在兩柄刀即將發生碰撞之時,青色的能量忽然再次燃起,迅速順着方如的手掌向刀身傳遞!

覆蓋了【青】後,方如的刀如同神兵降世,將刀藏連人帶刀一併斬斷,摧枯拉朽!

刀藏,死!

用力之大,甚至帶起了一圈青與血紅的刀光!

同時,刀藏的攻擊也到了,砍向脖頸的一刀因方如的身體向左倒下而落空,砍向腰間的一刀命中!

鮮血噴涌而出!

一場生死對戰,兩人的博弈竟如此之深!

刀藏攻敵三分自留七分,燕返的第三刀故意沒有揮出,給自己留有一刀的餘地。

方如隱忍不發,傷痕纍纍也不使用自己的能力,只為了等待一刀斃命的機會!

終究是刀藏對方如失去了耐心,給了方如破局的機會,如果刀藏繼續壓制方如,那麼輸的一定是方如!

不過方如還是贏了。

雖然方如贏了,代價也很大,無力的跪在地上,右手拄地,左手捂着腰間近十厘米的猙獰傷口,正不斷向外流血,口中也是大口大口吐着鮮血。

還好刀藏沒有砍向方如的左側,不然脾臟破裂,他一定會當場暴斃!

「你居然能殺了刀藏!」其中一個黑衣人大叫。

兩人分出生死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刀藏的同伴甚至來不及救他。

刀藏真的很強。

不僅是對方如來說,對這幾個黑衣人也是一樣。

刀藏的能力是可以具現出刀劍,僅此而已,相比教內那些稀奇古怪而又強大的能力來說顯得很可笑。

可他是個刀魔,最初的劫難讓他選擇了手中的刀,於是對刀法便有了瘋子一般的執着。曾經教他刀法的師傅說他關於刀的天賦極差,一輩子都不可能練好刀法,可他硬生生練了四十年的劈砍,沒有一日鬆懈。

更是付出了大代價習得了東洋宗師佐佐木一郎的秘技,燕返。教內一些強者在被刀藏近身時都要吃虧。

可他現在居然死了?和別人拼刀的時候死了?

「殺了他,他已經油盡燈枯了!」

兩個黑衣人沖向方如,握緊手中的匕首,刺向方如。

「...爆燃!」方如低頭喝到。

瞬間青色能量從方如體內鑽出,以方如為中心,形成一道又一道的抗拒之環,向周圍擴散!

兩道人影躲閃不及,被青色的光環瞬間吞噬。

能量鞭笞大地,激起了大量塵土。

待煙塵散去,兩人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完整的,只有倒下的方如,和他身下的土地,還有刀藏被斬斷的軀體。

而方如擇因為把體內剩下的【青】一次性全部爆發出去,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情緒和身體的痛苦,劇烈的疼痛直接衝散了他的意志,昏了過去。

前來刺殺之人,僅剩一人!

可方如也已經無力回天。

又是一陣死一般的寂靜。

最後還站着的人似乎已經開始準備慶祝他的勝利。

活下來的黑衣人小聲說道:「真是可怕啊,一個二十歲剛覺醒的年輕人,居然差點讓我們全軍覆沒....」

他拔出匕首,走向方如。

如果方如還有意識,就會發現剩下來的黑衣人是那個試圖禁錮他的人,他居然連衣服都沒有破。

「方如,你到底是怎麼掙脫我的掌控的呢?」他看向方如,似乎是在詢問他。

他沒有發現,方如流出的血液,有一部分正緩緩向方如的右手手腕匯聚——手鏈正在吸收他的血液。

「都是刀藏那個蠢貨,非要單挑。不過也好,功勞我一人獨佔。」

匕首刺下。

一道道藍金色的符文忽然從方如的手鏈中飛出,將黑衣人的匕首彈開。

藍金色的符文源源不斷的湧出,在空中雀躍的跳動,相互勾連,融合。

最後形成了一個六邊形的藍金色符文之門。

「這是什麼鬼東西....」黑衣人靠近,想要仔細觀察一番。

符文之門中心有着漩渦浮現。

咻!

一道冷光從漩渦之中閃現,瞬間便洞穿了黑衣人心臟!

居然是被偷襲而死...他眼中滿是不甘,卻也只能緩緩倒下,掀起了一陣塵土。

至此,五名塵世教殺手全滅!

隨後冷光迴轉,再次進入符文之門的漩渦中,符文之門也漸漸的崩解,解離成一道道符文飛回方如的手腕上。

而小雅所贈送的手鏈則化為了細沙,被微風吹散。

夜色的寧靜再次回歸。

.........

「方如!你在哪!」

不知道過了多久,空曠的夜裡出現了李警官的喊聲。

「找到了,在這裡,受了很重的傷,已經暈過去了!快來人!」有人大聲求援。

..........

青山別墅區。

鴿子先生正在餐桌上享用它的晚餐。

「我說,為什麼鴿子要吃牛排啊。」白鴿對面的男人無奈的說。

白鴿吃下了最後一小塊牛排,說道:」你不是說你的人十分鐘就能完成任務嗎?這已經二十分鐘。對了,有紅酒嗎?」

「.....沒有紅酒。」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真是無禮的晚餐呢,影子。」鴿子先生的語氣比男人要優雅平靜的多。

它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純白的羽毛,說道:「叫你的手下藏好吧,今夜之後青山市**要下力度了。」

白鴿振動翅膀飛向了遠處。

「......」

「你倒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男人再次拿起方如的照片。

「那就讓你多活一段時間吧,聖童就要來了。到時候,青山所有人都要死......」